第319章 谁比谁高贵?

    胸腔里积压着浓重的郁气无法发泄,靳志鸣和靳嘉琦猛地想到了那个唯唯诺诺的靳雨鑫,于是满怀恶意的找了过来,对付不了靳天,他们还对付不了一个鹌鹑吗?!

    “靳雨鑫你这个阿谀奉承的女人真够下贱的啊!”靳嘉琦还没到靳雨鑫的面前,那尖锐的嗓子就扬了过来,她双手抱在胸前,踩着绿茵地过来,眉眼不屑的睨着,像极了一只耀武扬威的孔雀。

    坐在树下的靳雨鑫面色淡然,目光认真的看着物理书,连眼皮都没抬一下,过不了多久就要月考了,她需要复习。

    靳嘉琦扭曲着脸骂骂咧咧,“又是讨好夏侯老爷子,又是讨好靳家二老的,靳天让你跪你就跪,谄媚的嘴脸可真叫人恶心至极!”

    靳雨鑫仍旧没有理会她,甚至安安静静的将物理书翻了一页。

    意识到自己被无视彻底,靳嘉琦当即勃然大怒,狠辣着脸色一把夺过了靳雨鑫的物理书,嚣张跋扈的甩手,物理书哗啦啦的就被甩飞出去,然后“啪——”地一声砸落在平坦的瓷砖地面。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当我不存在?!”靳嘉琦胸口剧烈的起伏,又阴恻恻的说:“你活得就像一条哈巴狗一样,我要是你早就去死了!”靳嘉琦冷笑,对靳雨鑫十分鄙夷。

    “那好啊,你去死吧。”靳雨鑫抬起头来,浅棕色的眸没有任何波澜,字字平静且凉薄。

    靳嘉琦被她吓到,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平时像只鸵鸟一样的靳雨鑫,竟然会顶嘴?!

    一只没有开口的靳志鸣也心中暗惊,这个靳雨鑫和往常好像不大一样。

    “你说什么?”靳嘉琦狠狠磨牙,眉眼间都是毒辣,“你这个贱人!”

    靳雨鑫缓缓站起身来,走到靳嘉琦面前,突然嘴角牵出一抹诡谲的笑,靳嘉琦被她看得心底发悚,禁不住的退了一步,就听到她说,“贱人?同样是私生子女谁又比谁高贵?”

    靳嘉琦最痛恨别人说她是私生子女,顿时怒极,“你!”那双眼睛恨不能吃了靳雨鑫。

    靳志鸣要比靳嘉琦理智一点,他拉住靳嘉琦,对着靳雨鑫说道:“不错,我们同为私生子女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们应该和和气气。”靳志鸣眼里闪过算计。

    听了他的话,靳嘉琦忍下了那口怒火,对着靳雨鑫抬了抬下巴,神情骄傲,施舍,“你刚才的话我不和你计较,我哥说的有道理,我们应该合作!”

    靳雨鑫面无表情的站着,整个人看上去平平淡淡,清清冷冷。

    靳志鸣见此,立马说道:“靳家和夏侯家根本没有将我们当回事,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金钱和权利迟早都只会落在靳天一个人的头上,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你难道甘心吗?”靳志鸣暗地里观察靳雨鑫的神色变化,紧接着抛出了诱惑的筹码,“不如搏一把,事成之后,我们三七分,你三……我们七,怎么样?”

    周边的空气霎时凝住,三人间的气氛极其微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