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不好惹的鹌鹑

    靳雨鑫目光放空,那一瞬深不可测,她斜睨过来,凝视着野心勃勃的两人,“没兴趣,我并不打算与靳天为敌,你们的提议的确是很诱人,只不过一切皆是痴心妄想,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永远都拿不走。”

    靳雨鑫转身将瓷砖地上的物理书捡起来,就要离开。

    靳嘉琦怒不可遏的叫道:“你别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靳雨鑫我告诉你,你以为你能置身事外吗?”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靳嘉琦狞笑了下,双目紧紧的盯着靳雨鑫,种种的将这几个字重复了两遍,那笃定的模样像是抓住了靳雨鑫什么致命的把柄。

    很快她将把柄道出,“别忘了,当初靳天的高烧就是你给传染的!你说我要是告诉夏侯老爷子,或者是靳家二老,又或者是父亲,那个女人夏侯腾箐!还有……靳天?你说会怎么样!”靳嘉琦激动的说着,目眦沁了血丝,看上去着实可怖。

    闻言靳雨鑫果然顿住了脚步。

    看着她这反应,靳嘉琦的得意的笑了笑,居高临下的看着靳雨鑫,“我奉劝你,最好识时务!”

    靳雨鑫猛地看过来,掠过的风拂起她的发,那浅棕色的眸子深暗至极,变得恐怖,浑身在一刹那爆发出煞气来,只听她的声音犹如巫女的诅咒一般,阴冷的很,“你们大可去说,只不过在说之前,希望你们还活的好好的。”

    “我只想不争不抢,平平淡淡的活下去,安安稳稳过这一生,如果你们偏要与我为敌,触犯我的底线,那么我靳雨鑫奉陪到底!”靳雨鑫眸光嗜血,说完她抱着那本物理书转身离开,模样与平时一样低眉顺眼,像个很好欺负的鹌鹑。

    靳嘉琦和靳志鸣被她惊骇的背脊都发凉,冒了丝丝冷汗,有那么一霎那,对方给他们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一百种一千种方法悄无声息的弄死他们似的。

    “这个……这个不识好歹的贱人……”靳嘉琦嘴唇哆嗦了下,“……等着瞧……”她说是这么说可越来越没有底气,靳雨鑫让她感受到了恐惧。

    ——

    专属更衣室。

    所谓的专属更衣室,就是只为给京城举足轻重,权势滔天或者位列罗德尔学院股东身份的世家子弟开设。

    与学院西餐厅六楼是一个规矩。

    熊甲,汪亿,顾槟,顾酊守在更衣室门外。

    林黛毓率先脱下了上衣,露出发育较好的硬朗身形,六块腹肌的弧线恰到好处。

    他随意的将衣服丢到黑皮金色边沙发上,正要打开衣柜,就感受到了一道强烈的视线,极为直勾勾。

    嘴角抽搐了下,林黛毓额头冒了豆大的井字,“看够没,傻逼靳天!”凶狠的视线扫过来,林黛毓瞪了靳天一眼,着实是被靳天这混蛋看得浑身不自在,仿佛他自己什么都没穿似的。

    抖了两下,林黛毓鸡皮疙瘩都来了。

    被逮住的靳天丝毫不害臊,反而痞子气十足的吹了声下流的口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