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什么煞笔玩意儿

    从来都是颐指气使,嫌恶欺辱,又怎么有资格要求现在的靳天与他心平气和?那这张嘴脸可真是有够大的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有资格让本大爷怎么对待?”靳天讽刺一笑,眉眼轻蔑的睨视,眼里一片薄寒冷霜。

    南川骏喆向来心高气傲,唯我独尊,被以前的小靳天宠的更是不知好歹,不可一世,当下可是被靳天说的恼羞成怒,一张脸已经戾气了起来,眉宇紧皱,很快的他又联想到什么似的,忍了下来,“我知道你恨我,现在在和我闹变扭,所以我不会和你计较这些。”

    靳天:“……”呵呵。

    要不是特别注意自己形象,某天天现在是只想翻白眼,妈|的,什么煞笔玩意儿。

    故意在吃饭前来恶心她??

    南川骏喆看着没什么表情的人,从以前的百般讨好,小心翼翼,穷追不舍,到现在的对他冷漠不屑,极大的反差叫他心中微微抽痛,他干涩的开口,“和我一起吃个饭吧,靳天。”

    靳天是真不想听他废什么话了,抬步就走。

    这副不把人放在眼里的态度,可是激怒了一旁忍耐不住的南川家仪。

    南川家仪快步挡在了靳天前面,双手张开,一脸怒遏的表情,一副说什么也不会给靳天让路的架势,她咬着牙骂道:“你这个人,以前缠着求着要和我哥一起吃饭,现在我哥答应了,你倒是矫情起来了,做给谁看呢,给脸不要脸!!”

    她似乎是忘记了演讲大赛那天的事情,现在依旧趾高气昂的,说话不经大脑。

    陈子豪站在一边抿着唇看着这一幕,他是很想走的,是真不想得罪靳天这个恶魔了,奈何南川骏喆是他兄弟,他顾自的走了那叫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话都说明白,脸皮也都撕破了,明明南川骏喆也很厌恶靳天,靳天现在也不喜欢南川骏喆,明明该是没有什么交集了,见到就和陌生人一样,可南川骏喆一反常态的开始找靳天?!

    主动去堵靳天的路?

    陈子豪是真不明白了,南川骏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因为觉得丢了面子丢了自尊心想找回场子?

    可是这话说出来怎么的都不像是要找麻烦啊……

    且不说,现在的靳天可不是他们吃罪的起的,更别谈找他什么麻烦了。

    有了南川家仪这一举动,本来就对靳天充满恶意的靳嘉琦和靳志鸣这时候又开始作死了。

    连连附和南川家仪。

    靳嘉琦双手抱胸,姿态刁蛮,眼睛跟淬了毒一样,“靳天,南川大少都开口了,你不要不识抬举。”

    靳志鸣眯了眯眼,目光逼视,“欲拒还迎的把戏,玩多了也就玩脱了。”

    听着这些自以为是的话,林黛毓可真是气笑了,他的脾气是最火爆的,听不得别人说他兄弟的不是,当即心底就点燃了一团火,要炸开来。

    “你们他妈……”林黛毓咬牙嘴唇一张一合,说出来的字眼发狠,满身迅速蔓延的火气,那一脸桀骜不羁,是要打人的前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