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靳小天,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车内本来还是零点的气温,骤然以一种很凶猛恐怖的速度往下降,直到寒气弥漫,冷涩入骨。

    穿着西装校服的靳天都不由自主的搓了搓自己的手臂,麻蛋,好冷啊……

    某个皮皮天不提这事儿赫连枭獍还勉强能压制住自己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可他一提就立马坏事。

    赫连枭獍满腔怒火蚀心灼肺的烧着,血液像是化作岩浆从血管里爆裂开来,炸个鲜血淋漓,片甲不留,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暴虐肆意着,狂躁的要将眼前没心没肺之人吞噬殆尽!

    他眼里瞬间张狂的着极深极让人恐惧的黑色火焰,犹若亡灵的深幽,一双冰冷的金色眸都变成了阴霾聚集的深暗金色,那形成小型黑洞的眼瞳,仿佛要将靳天给卷肆进去,将她榨干榨尽!

    “砰——”赫连枭獍一手暴戾的撑在了靳天耳后的玻璃窗上,这力道遒劲骇人,高材质的防弹玻璃窗都被撼动的猛然震颤。

    靳天一悚,斜睨着眸光看向脸侧的手,“静……静哥哥……是玉珊姐和你闹不愉快了??”

    “闭嘴!”赫连枭獍阴森森的沉喝,两个字眼直接要让人坠入地狱里去,永世不得超生。

    靳天抿了抿唇瓣,眼睫头抖了一下,身子往后小小挪一挪,一只手偷偷摸摸的摸着开车门的门把,“静哥……你……”不会是要打她吧这架势??!一看就很不妙,她还是先跑路比较好,等静静小哥哥冷静下来后再说……

    “你还说!”赫连枭獍狂暴低吼,暗金色的眸底沁了红,他嚼骨嚼肉的磨牙,像是撕扯猎物的饕餮,猛悍无比,“是谁准你这么做的!”

    “靳小天!回答我!”

    靳天被吼的皱起了俊脸,脖子往后仰着,不太懂夜枭獍小哥哥的意思,好吧,她就是被对方吼的耳膜嗡鸣了下,暂时没法思考了,也没有过度关注对方对她的称呼不是靳天而是靳小天,明明很亲密的加了个小字,可是现在被赫连枭獍喊出来就是很渗骨……

    靳天现在就想从车内出去……

    她摸到了门把,然后扭动了几下,“咔嚓咔嚓——”

    注意到某个小鬼的举动,赫连枭獍更是气怒了,一张脸黑的能和泼墨的暗夜相较,“你想逃?你做错了事不好好给我认错你想逃?不知悔改!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靳小天,不要做梦!”别说是这辈子,往后永生永世都别想逃!

    这话就像是远古魔鬼的诅咒,阴恻恻的暗含邪术一般。

    “啪——”地一声赫连枭獍一把扣住靳天纤细白皙的手腕,下一秒将人翻过来,扯在了大腿上,狠狠禁锢住!

    “啊呀……”靳天一下子扑到赫连枭獍大腿上,下一秒就被按住了背部,压得她根本起不来,心中不断打响着警铃,有极其强烈的不好预感在喧嚣,“獍……獍哥你要干嘛?!”倒抽一口凉气,靳天瞪眼回头,满眼都是惊恐的不可置信,心跳打鼓的没有规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