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3章 被你打死,死外面,跳车被车撞死也不会和你认错!…错了

    赫连枭獍:“你认不认错!”

    靳天:“……不,就不!”

    ——

    越忍越痛,越忍越委屈,忍到后面靳天终于绷不出的大哭出声,那声音是要多惨有多惨,要多可怜兮兮就有多可怜兮兮,听在人的耳朵里心生怜意,于心不忍,要叫人好一番心疼。

    “啊啊呜唔……嗯呜……哈啊……”

    “呃……啊呜呼……呜……”

    “嗯嗯嗯哼……”

    “呜呼……啊啊……”

    赫连枭獍确实心疼的不行,打靳天的同时,他自身要承受高出百倍的痛,那颗跃动的心脏都好像被穿了上千个窟窿似的,血淋淋的疼,被挖空的疼。

    趁着靳天哀声这会儿,赫连枭獍勉强伪装住冷血无情,可若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那张不苟言笑,冷若玄冰的脸有龟裂的迹象,那眼底也有松动的波澜,满腹疼惜。

    他的声音低哑中不可察的放软,“错了没?”

    靳天期期艾艾,眼泪跟金豆子似的吧嗒吧嗒掉,不是砸在地上就是流在赫连枭獍的西装裤上,小模样别提多招惹怜爱,“嗯呜……错……错了……”

    赫连枭獍眼底的玄冰一点点的消逝,“错哪了?”

    靳天悉悉索索着,鼻翼翁颤,眼睫毛被泪水打湿,眼泪纵横,殷红的唇瓣嘟嘟囔囔,“哪儿都……都错了……”

    赫连枭獍松开了禁锢住靳天的双手,边松开的时候他边给靳天轻轻揉着。

    双手得到自由,靳天缩着手,将手攒藏到胸前,手指扒拉着赫连枭獍的西裤,整个人像树懒,当然了,树懒慵懒,她就像是个受气的小哭包,浑身微微发着抖,可怜的不要不要。

    赫连枭獍:“还要不要顶嘴了?”

    靳天先是憋了口气倔强的看着他,随即过了好半响,艰难的吐字,“不……要……”

    赫连枭獍:“下次还敢不敢?”

    靳天细微的摇头,“不呜……不敢了……”她不想在体会被打屁股什么的了。

    赫连枭獍心彻底给他软下来了,将他抱起来的时候先揉了揉他湿哒哒的碎发,碎发翘起,发梢撩人的可耐。

    将人抱在怀里,赫连枭獍很有耐心的给靳天揉发胀发痛的屁股,一如第一次打靳天屁股的时候。

    沉沉的叹了口气,赫连枭獍紧紧的抱着软绵绵的靳天,空出一手来轻轻的拍着他的背部,垂眸深谙道:“知道后果,以后就不要再犯了。”

    “我也不想对你动粗。”

    “你今天是真的气疯我。”

    “作为你犯错的弥补,这个星期六赴约,有没有意见?”

    靳天扁着嘴巴,眼里在眼眶里打转转,蓝色的眸子水润水润的,澄澈剔透,也凄美的很。

    反正就是委屈死了,靳天:“没……呼……没意见。”

    赫连枭獍瞌上有几分疲惫的眼,将头埋在靳天颈窝处,压沉嗓音柔和道:“听话……”他在平复内心的暴戾嗜血,直到那嘶吼狂躁的野兽被关回玄冰囚笼,不得释放。

    靳天趴在赫连枭獍怀里,赫连枭獍的下巴抵在靳天瘦弱的肩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