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给靳小天戴上项圈…

    “……我长的这么好看,你忍心对我做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吗??”

    靳天抖成筛子,瞪圆了明亮如宝石的眼睛。

    下一秒她举手投降,“獍哥,错了错了,我错了……”

    “再也不敢了……”下次还敢。

    “再也不皮了……”下次还皮。

    “再也不浪了……”下次还浪。

    “嘤嘤嘤,你可饶了我吧……”下次继续……

    靳天佯装哭腔,“我细胳膊小腿的,经不起折磨啊……”

    当然,无论她怎么喊怎么叫怎么哀声,都没有任何人闯入主卧,甚至主卧的廊道上,绝对没有人徘徊。

    因为下人们都清楚枭少阴晴不定的脾性。

    主卧也不是谁都能进的。

    他们又不是嫌命太长,敢擅闯……

    所以……

    刚刚靳天少爷呼救了吗??

    一群人戏精上身,没听见,不知道啊,没有吧,肯定是错觉……

    各值本位去,不能在这瞎晃……

    靳天:“……”

    被压制在床头的靳天,突然收到了赫连枭獍疼惜怜爱的一吻,这一吻亲在了额头上,十分的虔诚。

    赫连枭獍虽然听不进去靳天叫什么,但能感受到她的极度恐慌和不安。

    想着,他倾身又吻了吻靳天的额头。

    靳天微张嘴巴,惊愕住,也不叫了。

    这突如其来的温柔缱绻叫她有些措手不及。

    额头上还残留着酒香温热。

    这种感觉似乎还不赖……

    被赫连枭獍的霸道温柔给俘虏了下心房,靳天鬼迷心窍的对着面前人道:“还要……”

    这两字,赫连枭獍听进去了。

    他以为靳天是要法式吻,于是朝着她的殷红菱唇席去,可是很快他就被某个小鬼又推了推脸,某个小鬼撒娇闷气,“不是这……”

    赫连枭獍清醒几分,一手捧住了靳天的脸,吻住了靳天的额头,“嗯……”

    靳天眯了眯眼睛,慵懒表情,些许被蛊惑到,她没有看到的是,赫连枭獍另一只手在抽屉里取了一个黑色皮制的项圈。

    更加没有看到的是,抽屉里,满抽屉羞耻度百分百的用具。

    例如:银色手铐……神秘眼罩……捆版棉绳……黑色小皮鞭……黑白羽毛……铃铛夹子……吊手带……

    等等等等,一系列不可描述,不可言说,视觉刺激的物品……

    赫连枭獍此刻手上拿着的项圈,里边一层是柔软的皮毛,有防止颈项受伤勒出痕迹的作用。

    一般项圈的中间会吊着猫铃铛,但这个项圈不太一样,看着十分昂贵不菲。

    黑色皮质项圈的中间镶嵌着一块拇指盖大小的翡蓝色宝石,瑰美如妖姬,蓝宝石的两侧有蝶翼的装饰,漂亮至极。

    一个项圈都那么精致。

    赫连枭獍认真的给靳天佩戴上,“咔哒——”

    项圈戴在了靳天颈脖上,分外好看,与她身穿的女装也格外相衬。

    靳天懵逼了,她的手下意识摸上项圈,错愕的呢喃,“静……静哥……你给我戴这个……干什么……”

    赫连枭獍深邃着脸孔,一脸痴汉似的表情,黯哑道:“……好看。”

    靳天:“额呵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