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林妹妹试穿婚纱

    靳天:“你杀了她不是吗?”

    “我......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靳雨鑫惊恐难止,心神顷刻间崩塌,断断续续话不成句。

    靳天倾身过来,“没有?需要我帮你好好回忆一下吗?”

    女人嘶厉的尖叫,却只留一片像是被沙石磨砺的粗哑,“......不要!”

    靳天居高临下的睥睨她,如浩瀚大海的眼眸清寒涩骨,“我倒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在当初脱离靳家的时候要求将你母亲带到你眼前来,不过短短数月,你便嫌弃自己母亲是个累赘,残忍杀之。”

    “啊......”靳雨鑫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嘴里不停的溢流着血,整个人生不如死的模样。

    斜睨了保镖一眼,清冽的声音满腹威慑,“带下去!”

    接收到命令,保镖立马将靳雨鑫拖离众人的视线。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殷池以及李霆轩赶了过来。

    看到的一幕就是靳雨鑫被带走。

    殷池脚步不停,倒是李霆轩顿下,皱了下眉峰,没有了其他表示。

    靳雨鑫努力的撑起一丝光来,见到李霆轩的时候,染着血的手奋力的伸出。

    像是在说救我......

    李霆轩冷漠的别开视线,只留一个无情的背影给她。

    心脏咚的一声。

    靳雨鑫知道自己彻底玩完了......

    也听过一点关于红十字监的事情,那里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

    在一瞬间所有的悔恨都汹涌上来,顷刻将她吞没......

    如果......

    如果当初没有自恃清高,自认不凡,自以狂傲的脱离靳家,那么她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

    靳天快步逼向喷泉雕塑后的泳池,她身后跟着数名保镖,玲珑曼妙的身姿凌厉,像个女王一样霸气侧漏,微移的视线像是在巡睨着自己的领土。

    赫连枭獍抱着小海豚阔步跟上,眼神寒的像是万年玄冰。

    想要害小海豚的怂恿者,如何能轻易放过?

    ......

    远远的就看见李朵雯站在泳池边,像个疯子似的,指着虚空说着恶毒的言语,咒骂不堪。

    说着要让靳天尝尝骨肉分离,锥心沥髓的滋味。

    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直到靳天凌冽的逼近的时候才看过来。

    看到靳天的时候李朵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你怎么会?靳雨鑫呢?”看着那浩浩荡荡的人群,赫连枭獍抱着完好无损的小海豚,凝视过来的眼神充满了死亡的嗜血味道,不见靳雨鑫的身影,霎时面容狰狞扭曲到了极致,“靳雨鑫背叛了我?她竟然敢!!”

    靳天可没有什么耐心听她在这里废话,凌厉的一脚直接向她袭去,一脚将她踹下冰冷的泳池。

    女人在寒气弥漫的泳池里扑腾,溅起层层浪花,尖叫声被水淹没的有些含糊,她一头发披散凌乱,被水浸没后,在水里如同水鬼一般。

    “这一次就待到这双腿废了为止。”一句话定下李朵雯的命运,靳天转头恐怖的威压碾上李霆轩,“李二少没有意见吧?”

    李家在李朵雯丑闻漫天的时候就已经暗暗放弃了她,彼时又意图伤害赫连紫君。

    兄妹之间的感情本就凉薄,李霆轩断不会因为一个弃子与靳家交恶与靳天交恶,深邃着眸光睨视了泳池里的人一眼,沉静的说道:“全凭靳小姐做主。”

    靳天深深的盯了他一眼,确定他的态度之后,才收回视线。

    ......

    小海豚的满月礼除开这个小插曲,总的来说还算圆满。

    她啊呜啊呜的吹了根蜡烛,笨拙的切了蛋糕第一刀,收到了无数的祝福和礼物。

    ......

    日子平静的过去半月。

    小海豚与霍言爵之间熟稔起来。

    那件事过后,霍言爵的警觉心更加强了,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小海豚,这种情况绝不会有下一次。

    作为小海豚的玩伴,霍言爵想着法子在靳家住了下来。

    殷池时常会以看小孩子的借口前来拜访。

    每每这个时候,赫连枭獍便待在靳天身边寸步不离,脸色又黑又冷。

    他的占有欲已经强烈到一种发指的地步。

    靳天身边除了他不能出现一个异性,有时候靳天笑着摸霍言爵的脑袋,他都醋的不行。

    ......

    这半月除了陪伴靳天和孩子,赫连枭獍也没闲着。

    他正筹备着一场盛况空前的世纪婚礼。

    他要给某个小鬼所有最好的!

    现在红本本有了,孩子有了,就差婚礼了!

    他的靳小天一定会是最美最耀眼的新娘!

    ——

    “阿毓,帮我试试这件婚纱?”翼隽森推了下自己金丝边眼镜框,看着眼前收工的白色婚纱。

    婚纱极美,淡淡的白色光晕投射过来的时候,更是惊艳出尘,给你的感觉就好像是在森林深处遇见白色的仙鹿。

    视觉的冲撞,撞上了心脏,叫你心上小鹿,乱撞不止。

    这婚纱,集保守,性感,圣洁,优雅,绝丽,纯白完美的融合。

    上身采用**透明的蕾丝花样点缀,肩部两侧散开着白色枝叶,腰部纤细,裙裾华丽而繁复,带点古欧时期的宫廷味道,又不乏奔跑于林间的迷雾纱笼之感。

    “他妈说了多少遍了,别叫我阿毓。”林黛毓偏头向一边,面颊绯红一片,他单手捂住大半张脸,斜睨过来的眼神像狼崽子一样奶凶奶凶。

    “老子又不是女人,要穿你自己穿去!”

    翼隽森无奈了下,镜片下的眸光却是宠溺至极,“我这身高体型怕是要撑坏了婚纱,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人选了。”

    眼中掠过腹黑的暗芒,继续说道:“与靳天约定的日子没差几天,没有人试穿的话就不知道具体效果,假若到时候婚礼现场和酒店都安排好了,可就差婚纱可就难办了......”

    “你想看她失望的模样吗?”

    “我......”林黛毓表面上凶巴巴的,可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外加傲娇的不行,说到底他为人最是仗义,答应过的事情绝对会做到,要他令靳天失望,他做不到。

    婚礼当天没有定制好的婚纱,可以想象到的灾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