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28章 神牢没落的原因

    “嗨~我苍青八戒最喜欢交朋友,妖族这个恶心的东西本就该死。”迟疑了片刻,苍青八戒开口说道。

    自己这次随机应变可还行?

    夏拓已经看出来面前的身影,似乎神智也有点问题。

    等等!

    为什么,他第一个念头用‘也’这个字。

    苍青八戒眉心处那团乱糟糟的线团,简直要将精神意念给吸进去。

    反倒是巧儿看到光团的时候,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好似看到了一头猎物一样,两只小手不断的揉搓,蠢蠢欲动。

    “等等。”

    苍青八戒再次开口,先吐出了行事录看了一眼,马上又给吞了回去,自己刚刚提前出手,也算是帮人族雪中送炭了。

    没错,应该是这样。

    “阿叔~”

    夏拓刚要开口,巧儿已经来到他身边,轻轻晃了晃他的胳膊,精神世界中听到了巧儿的话语,道:“阿叔,这猪~人身上有无数命运线,我感觉对我修行命运大道很有作用。”

    闻声,夏拓瞬间打定了注意,笑眯眯的说道:“对对,我大夏族同样喜欢交朋友,特别像是阁下这样的朋友,不瞒阁下,就在刚刚第一见到阁下,夏某就被阁下的滔天霸气给震惊到了,甘拜下风。”

    “额~”闻声,苍青八戒一怔,接着又将行事录给吐了出来,简直了,怎么不按套路说话,接下来我该说什么。

    将行事录收了起来,八戒开口说道:“谬赞了谬赞了,可是大夏族主当面,我是一个可怜人,如今孤苦无依四处流浪被逐出了族群,可以叫我八戒。”

    “八戒~?”夏拓一怔,这名字…应景!

    片刻后,他开口说道:“这次多亏了八戒兄,放心不就是气运嘛,等夏某处理完这里之后,返回族群就引动族运酬谢八戒兄,既然八戒兄四处流浪孤苦无依,那就暂时在我大夏歇歇脚吧。”

    还孤苦无依、四处流浪,还逐出部族,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被逐出了王部,这头猪也是王者的初代嫡血。

    拉回去拉回去,先拉回去在说。

    语罢,夏拓给了巧儿一个眼神,巧儿顿时心领神会,开口说道:“我乃是大夏的祭司,请跟我前往大夏城吧。”

    巧儿的大眼睛深处压抑着兴奋,这么好的玩意,可不能让其跑了。

    “你是命师。”

    苍青八戒看了巧儿一眼,眼中有着一丝胆怯,身子朝后退了退,白胖的身子还在打颤。

    “我不是~”巧儿眉心处的盈光收敛殆尽,笑眯眯的说道。

    “骗猪~”苍青八戒猛摇头,他虽说脑袋不灵光,但对命运大道最熟悉不过了,想当年那该死的牵机上人,差点没把他搞疯了。

    “没有,我真不是~”

    巧儿眯着眼睛,小手朝着前方虚空微微一抓,接着莹白的小手中浮现出了一条白色的线条,蜿蜒曲折眨眼间就和苍青八戒眉心处的线团给缠在了一起。

    “走吧~我给你去取线团。”

    就这样,巧儿牵着苍青八戒朝着远方而去,看得夏拓几人一愣一愣的。

    “神将立刻回去将族中巫阵师调回来,修复这座血祭大阵,我和神侯在这里坐镇,防备妖族的报复,螺调动暗影卫,洞察疆土,有丝毫外人进来一定要尽快报上来。”

    眨眼间,螺和昊海神将消失在了王城废墟。

    王城废墟中,血色妖气弥漫,撕裂的血祭大阵,宛若一重重碎裂的镜面,支离破碎、倾倒无数地方。

    安排好了老神侯坐镇废墟王城,夏拓再次进入了陆吾神牢。

    “呔那邪魔,快到牢里来。”

    刚刚踏进府殿内,夏拓就被一声惊喝给吓了一跳,鼓灵已经浮空到了石案后的石椅上,小身子坐在石鼓上,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快将邪魔给我看看。”

    说着,夏拓摊开手,万法门飞起,化为一团浓郁的紫气,紫气中玄妙重重,有着无数的门户,苟天巨就这样在无数的门户间乱窜,每当撞开一个虚幻大门后,就会进入另外一座门中。

    鼓灵瞪着眼睛看着紫色的异兽,片刻后失去了性质,撇嘴说道:“嗨,我还以为多厉害的邪魔,没想到是天狗,还是杂血的天狗。”

    鼓灵老气横秋,紧接着身影一下子从鼓面上消失,撞进了紫气玄妙众门之中。

    “你是谁!”正在门头乱撞的苟天巨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娃子,露出了大惊神色,虽说心中很慌,但却依旧有些狂傲,骂道:“卑贱的人族,还不放开我,我乃是天狗族血裔,伤了我你们将要付出血的代价。”

    鼓灵来到苟天巨面前,小手指一指顿时苟天巨身子被禁锢住,他掰住其嘴巴,将上下颌给掰开,打量了一下牙齿根部,淡淡的说道:“牙根中连点至阳气息都没有,肯定没吃过金乌。”

    “这毛发怎么黑中带紫,血脉太差了,纯血天狗是纯黑,或者纯白色的,有杂毛一看就是杂种。”

    噗~

    一根尖细的骨刺刺进了苟天巨的身体内,鼓灵摇了摇头,说道:“太弱了,筋骨皮差了太多,天狗要是知道有你们这样的后裔,肯定会找一头金乌撞死。”

    将苟天巨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连两根后腿间被细密的鳞甲和绒毛包裹的蛋蛋,够掀起了腿看了看,品头论足了一番。

    “啧啧~小了这么多~”

    “我要杀了你~”

    浑身紫黑色的苟天巨,眼中说怒火不是怒火,说羞愧不是羞愧,堂堂妖族天狗辟地境第三步的大能,别人看了蛋蛋,这太羞耻了。

    还让不让狗活。

    “来,看这里~”

    玄妙门之外,夏拓手中闪烁着盈光的巫简盈光灼灼,正对着狗天道,上一次烙印虎贲卫行凶时留下来的巫简,他这里还有一块。

    看来,这玩意时常备几块还是非常有用的。

    苟天巨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挣扎,然后都是徒劳,任凭他如何咆哮、挣扎,都无法摆脱鼓灵的禁锢,就这样被鼓灵像是看牲口一样,将自己给打量了一个遍。

    鼓灵从玄妙门中踏出,拍了拍小手,对着夏拓说道:“这就是你抓的邪魔,这种小杂血,骨爷当年在皋陶爷坐下的时候,每天打喷嚏都不知道吹死多少个。”

    “骨爷威武。”夏拓瞬间随声附和了一句,这可是目前的靠山,伺候好了在说。

    “嗯,小威武,皋陶爷才是大威武。”对于夏拓的恭维,鼓灵很是受用。

    左:“他在谄媚你。”

    “右:“胡说,咱本来就威武。”

    “啊呀呀~找揍是吧~”

    ……

    “反正就是这家伙在给你灌迷魂汤!”

    鼓灵脑袋里左边的小娃子,被压在底下胖揍之后,嘴巴依旧很硬,一副坚决不改口的样子。

    “走吧,将其压入神牢中。”摇头晃脑了一会,鼓灵接着开口说道:“接下来你要跟在我身边,若是不小心掉进神牢中,本鼓灵可不负责捞你。”

    白白的小手轻轻一挥,石鼓飞了过来,鼓灵坐在鼓面上,朝着府殿外飘去,当年他被皋陶炼制成的时候,就已经立下了规矩,若无意外不能离开府殿。

    这种押送邪魔入神牢的事情,自然不该他管,但是整个神牢如今喘气的就夏拓这个家伙,还是刚刚招上来的,他引着牢卒将邪魔镇压进入神牢,就算是皋陶帝在天有灵,也不会怪罪吧。

    古老时代,凡是杀戮人族的生灵,统称为邪魔。

    这抓进来的天狗族小崽子,根本不用上人族业障台,他一眼就看出来这狗子没少霍霍人族。

    夏拓收起了万法门,跟着鼓灵离开了府殿朝着远方昏暗低沉的地方飞去,足足飞了小半日四周依旧一片荒凉。

    “以前这里可不是这个样子,而是有草木的,不过没人搭理都死翘翘了。”鼓灵坐在鼓面上在前面飞,伸手指了指四周的荒凉,面露感慨说道。

    “你知道为啥成为神牢的镇守者,需要修炼气运金身吗?”

    鼓灵的这个问题,夏拓还真知道,他第一次进来神牢的时候,就被獬豸给判了刑罚。

    跟在鼓灵身后,走了许久面前出现了一道大裂谷,这条裂谷实在是太大了,晦暗的雾霭蒙蒙,夏拓看不到对面的景象,绵延不知道多少万里。

    “当年人族定鼎中土的时候,天地间的邪魔太多了,数不胜数,甚至还有天外一些稀奇古怪的邪魔,为了大地靖平,帝尧下令建造了陆吾神牢,可惜等到神牢初步建成的时候,已经到了帝舜时代。

    边荒处于九域边缘,靠近荒夷之地,那个时候还没有多少人族迁徙过来繁衍,所以就将神牢建在了这里,借助边荒地脉为基,打造了永恒工事。

    当年最鼎盛的时代,这里囚禁过天地真灵,合计天下大邪魔十万八千之数,小邪魔数不胜数。”

    “这么邪魔,为啥不杀了?”夏拓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

    闻声,鼓灵转过头,看了夏拓一眼,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道:“你觉得你比五帝三皇都厉害?”

    “算我没问。”夏拓摊了摊手。

    “有些杀不死,有些杀不得。”鼓灵话语幽幽,接着说道:“那个时代人族刚刚占据大地主流之地,但实力还不是很强,不断有强大的存在兴风作浪。

    极北之地的浑身长满尖锐银毛的老猴子无支祁,引动大水直接淹没了一域之地,这样强大的奇凶,杀得了吗?

    东方汪洋中的龙族,想要占据荒土九水大泽,大泽两岸人族繁衍之地尽成泽国,那个时候龙族很强大,先天真血浓郁,从降生开始就可以呼风唤雨,打了小的出来老的,更不要说你杀了,龙族的后裔敢杀吗?”

    “来跟我跳。”

    话音刚落,鼓灵带着石鼓直接朝着大裂谷跳了下去,夏拓先是看了一眼大裂谷,果然深不见底。

    进入大裂谷后,本来阴寒呼呼的虚空,逐渐开始变得灼热起来,穿过厚厚的雾霭,夏拓的眼中被赤红充盈。

    无边无际的火焰,赤红色的火焰灼烧,上面漂浮着紫色、蓝色、黑色、白色的神焰,每一缕都给他一种可以烧干净心神的感觉。

    “小心点,跟紧我,要是被烧死了,不能赖我。”鼓灵挥手间,一枚枚虚幻的符文隐现,接着在火域中开辟出了一道通道。

    通道四周火焰狂舞,数不清的流光在火种穿梭,隐约可见一些火兽、火凤、火龙隐现,这些都是精纯的火焰,散发着浓烈的热气。

    夏拓小心的放出了一缕精神意念,感知中火焰中有着数不清的灵动气息,都是一些处于萌发的火焰精灵。

    “这是天地火阵,此地叫做琉璃火域,是当年皋陶帝猎了一头金乌扔进来打造成的,是神牢诸多牢狱的一处。”

    噗~

    这边鼓灵的话语还没说完,夏拓放出去的神念就已经被火焰给烧个干净。

    不仅如此,炽盛的灼热顺着他的意念冲刷而来,直接让元神感受到了一股炽盛,激发了气运金身护住了元神。

    有了这个教训,他自然不敢在乱放出精神意念,毕竟在外围的火焰都这么厉害,何况深处的神焰,他可不会找刺激。

    顺着通道,进入了一座赤红色的火焰空间,这座火焰空间十分的宽广,足有百里大小,立着一根根赤红色的石柱,每一座石柱上都刻画着一尊人形。

    “嗯~”

    夏拓仅仅朝着离着自己最近的一座石柱上打量了一眼,顿时心神颤动,气运紫金神花环绕元神滴溜溜转动,好一会方才稳住了心神。

    “没事别乱瞎看,神牢为何这么坚固,这么多年都没坏掉,就是因为每一个地方,都有人族诸‘帝’遗留下来的印记镇压,这些赤红色石柱上就是‘帝’印。”

    闻声,夏拓小心的打量着这些石柱,果然,每一座石柱都看不清楚,外面蒙着一重红蒙蒙的气流。

    这座空间中,不断有大片的雷霆轰鸣,火兽咆哮,炸开的火焰映红四方,夏拓紧跟着鼓灵来到了一座石台前。

    “好了,将那个杂血的家伙扔上去吧。”

    夏拓拿出了万法门,朝着石台上抛去,中途打出一道法印,万法门上紫光大盛,虚幻的大门碎裂,苟天巨从其中掉落下来。

    瞬息间,苟天巨就要跑,然而他的身影直接被禁锢在石台上方十多丈。

    哗啦啦!

    紧随着,伴随着声响,石台四周一道道火焰神链浮现,将其身子给洞穿锁住,这些神链直接穿透了身体,锁住了五脏六腑、全身骨头,想动都动弹不得。

    火焰神链上燃烧着赤红色的神焰,化为了一座虚幻的赤红大鼎,将苟天巨给包裹在里面,剧痛让苟天巨剧烈的挣扎,撞击的火焰鼎砰砰响。

    “啊~”

    一道道火焰沿着神链,不断击入苟天巨体内,其神色狰狞,身体抽搐,这个时候,夏拓发现苟天巨身上浮盈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在火鼎上方浮现。

    黑色的雾气越来越多,在火鼎上化为一重黑色的云朵,长出了一朵朵长着獠牙、荆棘的黑色恶花,摇曳间虚幻的人族魅影在哭喊嘶吼。

    一时间,黑色的云朵越来愈大,将苟天巨都给包裹住了,黑云中不断浮现的人族虚影,面容狰狞,想要朝着苟天巨身上扑,却有着胆怯,不敢行动。

    “业障都满了,该杀!”

    看到被黑云包裹的苟天巨,鼓灵神色变得冷冽起来。

    “不能杀!”同一时间,夏拓摇头。

    “怎么,这邪魔杀了这么多人族,怎么不该死了。”

    这一刻,鼓灵身上的气息有些清冷。

    夏拓眼珠子滴溜一转,本来妖族死了就死了,他才懒得搭理,就像是山槐妖侯,但天狗不一样,天狗族就是疯狗,杀了这家伙谁知道会不会有老家伙来报复,鼓灵不怕,他怕怕啊。

    所以天狗族的武者或者,对目前的大夏来说,比死了有用。

    一时间,他似乎明白为何陆吾神牢没落了。

    陆吾神牢建立于诸‘帝’时代,那个时候人族放眼四方,都是大凶,单打独斗谁也打不过,只能团结起来。

    但随着人族逐渐的强大起来,驱逐大凶,独占荒土之利后,没了外面的对手,内斗自然不可避免。

    神牢判刑,是以气运和业障来论,就这么说吧,在如今的荒土上随便扔一块石头,砸道一个武者,拉到神牢中来上了这个台子,也能榨出业障来。

    这也就说得通,他第一次来为啥獬豸要弄他了。

    按照陆吾神牢的运转秩序,杀人有罪,这是一个彻头彻尾以屠戮人族为罪,守护人族为勋的地方,这样算下来如今荒土上没罪的人不多了。

    荒土上的部落,谁会没事给自己头顶安一个枷锁。

    “这狗东西杀了这么多人,杀岂不是便宜他了,生不如死才能告慰死去的人族血裔。”看着鼓灵朝自己看来,夏拓眨眼间就想好了说辞。

    他不是圣人,连脚下的蝼蚁都不会踩死,这些年来杀人越货、偷鸡猫狗、坑蒙拐骗、屠族灭部的事情没少干。

    陆吾神牢这种追求纯粹的守护人族的秩序,从一开始建立的时候,就注定了不可能实现。

    因为,人有贪念,有欲望,有野心。

    当然,这些东西说好听点就是大志向大气魄,伴随着大气魄,往往有杀戮伴随左右。

    想当年,他接手大夏的时候,大夏族是连部落名字都没有的小流民聚集点。

    大家整天混吃等死,缺乏开拓进取的理念,最重要的是靠天赏饭吃。

    石殿大夏没有一座,水井一个没有,连兽袍破破烂烂,跑起来胯下都露鸟,就这样族里的汉子们还人手分不到一件。

    他去找巫老头商量,巫老头怎么说?

    以后他就是头领了,巫老头什么都没有,就老命有一条,看他老命值几根矛,你夏拓有能耐当头领,就要有能耐让大家吃饱穿暖、人人有甲有矛。

    他等的就是这句话。

    这才几百年,大夏什么都有了,部落成了侯部,神兵、药圃、灵宫、巫院,手里有人,腰杆子就硬,要是没这些家底,他敢跟妖族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