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昆仑麾下,强者齐聚

    陆江河踏入武仙境界之后,可以说是膨胀上天了。

    他之前一直都把四大魔尊的位置当执念,当然现在也是执念。

    只不过成就武仙之后,他的实力甚至要远超昔日的四大魔尊,在有执念的同时,陆江河本身也是自信心爆棚。

    楚休还让他别丢人?他陆魔尊今天便要好好教教这些秃驴,昆仑魔教可不只有楚休一人实力强大,他血海魔尊陆江河也不是吃素的!

    天罗宝刹那边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看到陆江河冲了过来,这让他们顿时一愣。

    昆仑魔教那边竟然如此激进,此人莫非是楚休麾下第一高手?

    天罗宝刹那边,一名赤着上身,身材精悍的中年和尚对虚云问道:“此人是谁?莫非是楚休麾下的顶尖高手?”

    他乃是天罗宝刹韦陀院首座济盛,武仙二重天,虽然跟济善禅师等人是一个辈份,但却是属于天罗宝刹这一代中较为年轻的首座。

    虚云轻哼了一声道:“什么高手?此人是五百年前独孤唯我麾下的堂主,好像是因为某些事情被封禁了元神,五百年后才被放了出来,投入楚休的麾下。

    五百年前他连魔尊都不是,五百年后自然也算不得是什么人物。

    小心吕凤仙,他是跟楚休同时代的龙虎榜俊杰,曾经得到上古魔神吕温候传承,巨力无双,天赋惊人。

    还有那商天良,不知道是楚休从哪里找来的强者,虽然老朽,但却战力惊人,十分的难缠。”

    虚云的话可没有用传音,而是就这么直愣愣的说了出来,这顿时让陆江河无比的狂怒。

    什么叫不是魔尊就算不得人物?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五百年前的无心魔尊和战武魔尊一起来了,他也能够吊打!

    当然红莲魔尊他是打不过的,他也不舍得打。

    无边的血海在陆江河身后翻腾着,向着天罗宝刹的武者狂涌而来。

    济盛厉喝一声,一步踏出,手捏佛印,瞬间佛光炽盛,一尊天神法相浮现在他的身后。

    护法韦陀,降世降魔!

    随着那一印落下,整个天地都好像在这佛印之下震颤着,乃是力量的极致。

    无边的血海被这佛印给镇压,顷刻间就被撕裂,化作无数血丝飞舞着。

    济盛轻轻点了点头,看来虚云所说的不错,这陆江河果真不是什么厉害人物。

    虽然是武仙,但力量底蕴却太低了一些,构不成威胁。

    看其模样甚至还只是刚刚踏入武仙境界,还没有彻底熟悉自身的力量呢。

    不过下一刻,那些四散的血丝却是突兀的在济盛的周身凝聚着,猛然间化作一个巨大的血茧将他包裹在其中。

    陆江河手捏印决,嘿嘿冷笑了一声:“秃驴,去死!”

    随着他话音落下,那血茧突兀的律动了起来,犹如心脏脉搏跳动一般。

    被困在其中的济盛和尚,他全身的气血都跟那血茧连接在了一起,随着那血茧在律动着,最后突兀的爆发着,心脏都好似要炸裂一般。

    他后方那些天罗宝刹的武者感觉到不对,连忙一起出手想要击溃那血茧。

    但就在他们出手的一瞬间,血茧却是主动爆裂,将济盛给轰飞了出去,鲜血四散洒落,济盛的面色更是苍白无比。

    “这就是你所说的,并不算什么人物的家伙?”

    济盛怒视着虚云,若不是因为济善禅师吩咐过了,要对虚云和罗摩这种后加入的武者态度良好,笼络人心,他恐怕现在就开骂了。

    虚云张了张嘴,但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陆江河在楚休麾下的这些人当中,名气的确不是最大的。

    放到五百年前,大家会记得独孤唯我,会记得四大魔尊,但当初昆仑魔教有多少个堂口,多少个附庸,多少个魔使?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九了。

    就算陆江河是这些人当中最强的一个,但他的名气也的确是很难传到后世来。

    不过这却绝对不代表陆江河就是平庸之辈。

    他一身的血魔神功其中八成是自创,两成是来自于独孤唯我的指点改良。

    可以说他一身的武道都是来自于自我发掘,走出来一条绝对独立的武道,放在哪里都是能够开宗立派的人物。

    而大罗天武道虽然昌盛,但实际上大部分的武仙所走的,却还是别人的武道呢。

    陆江河身后血海翻腾,他指着济盛等人冷笑道:“尔等记住了,本尊便是血海魔尊陆江河,省得等下被斩了秃头,却不知道自己是死于哪位强者之手!”

    陆江河这话可是太过吸引仇恨了。

    天罗宝刹的人瞬间被激怒,他们就从来都没见过如此嚣张之人。

    随着济盛面色阴沉的一挥手,所有天罗宝刹的武者周身也是闪耀着佛光,冲了出去。

    商天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很好奇陆江河被封禁那五百年是不是光睡觉来着,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不过眼下陆江河已经成功吸引到了仇恨,他们也只得冲上去。

    商天良等三人虽然只是刚刚踏入武仙境界,但他们都算是根基底蕴深厚,所以并没有发现任何力量不稳的情况。

    吕凤仙手持方天画戟无双,周身漆黑色的魔气凝聚成了战甲,九霄炼魔金身被他施展到了极致,长戟砸落,竟然不由自主的牵动着力量规则,无限接近于神通。

    他面前也是一位天罗宝刹二重天的武仙,但在力量之上,却是被吕凤仙打的丝毫都没有还手之力。

    怒喝一声,那名武者周身金色的梵文浮现,笼罩在周身,那赫然是不灭金身,虽然没有修炼到大成,但也已经不算弱了。

    就在这时,吕凤仙周身所有的气血凝聚着,灼热的气血犹如烈焰一般沸腾燃烧,那股力量凝聚在他的双臂当中,使得九霄炼魔金身那漆黑色的魔气都被浸染的通红。

    下一刻,一戟落下,半空当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剧烈的嘶吼,空间被撕裂震颤,那股极致的力量甚至都已经撼动了这座容纳两座遗迹的小空间,使得外界一阵颤动。

    那名施展了不灭金身的天罗宝刹武者面色一变,手捏卍字佛印拦在身前,但下一刻,在那极致的力量面前,在那堪比神通的无双一戟面前,卍字佛印碎裂,不灭金身也碎裂,他整个人都被吕凤仙这一戟给硬生生的抽飞了出去。

    那名武者一路上鲜血喷涌而出,吕凤仙的双臂也有点点的血迹露出,不过他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这还是他第一次动用武仙境界的力量,有些控制不住,出手太狠了。

    另外一旁的商天良看到这一幕不禁摇摇头道:“后生可畏啊。”

    吕凤仙的实力在商天良看来,已经算是年轻一代当中顶尖的出色人物了,甚至就连他都为之汗颜。

    当然商天良没有去拿楚休做对比,在他眼中,楚休这种变态已经没有对比的价值了。

    不想被小辈给比的太差,商天良一步踏出,周围一股奇异的韵律在发生的变化。

    他的枯荣领域在踏入了武仙境界之后,所影响到的竟然是时间跟空间。

    一拳轰出,他对面那名武仙竟骇然的发现,他的力量在不断的消散着。

    准确点来说不是消散,而是他周身力量的流逝竟然要比其他人快上十倍甚至是几十倍。

    刚刚出手,他的力量就已经在时间的流逝下开始消散,最后直至力量变得衰弱无比,甚至没有任何的威胁。

    而商天良的那一拳却是扭动着虚空,让周围的规则都开始扭曲变幻,使得那名武者的身形都好似被禁锢在了其中,无法挣脱。

    “给我碎!”

    那名天罗宝刹的武仙厉喝一声,周围的磅礴的气血直冲云霄,身后佛陀法相浮现,但却夹杂着一丝血色。

    既然规则已经扭曲,那就索性不动用规则,直接以单纯的力量挣脱这一切!

    商天良摇摇头道:“现在的武者脾气怎么都这般暴躁呢?刚上来这就准备拼命了?”

    随着商天良的话音落下,他手捏印决,一股奇妙的力量绽放盛开。

    花谢花开,四季枯荣。

    商天良从绿洲出来之后就开始种菜,这不仅仅是对绿洲那种环境的怀念或者说是执念,更是他一直以来所坚持走的武道之路。

    没有冲天的罡气云霄,也没有强大到引动规则之力的恢宏力量。

    仿佛就是这天地大道中的四季枯荣,降临到了那天罗宝刹武者的身前,让他无从挣脱,也找不到挣脱的目标。

    在那股力量之下,他刚刚凝聚出来的那强大的佛陀虚影开始碎裂着,也开始消散着。

    一瞬间那名武仙的目光变得极其的骇然,这股力量不像是属于商天良的,更像是属于这方天地的。

    人的力量可以抵挡,可以逆转,但天地的力量,拿什么逆转?

    短短几招的时间,商天良等楚休麾下的武者便已经占尽了上风,可以说是将天罗宝刹的武者全部压制。

    此时那空间的外界,楚休好整以暇的看着面色有些难看的济空,淡淡道:“济空大师,你的赌运并不怎么好,这一次,你又输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