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想去秦先生房间

    他的几个朋友赶紧跑过去扶起了霍尔。

    此刻的霍尔半张脸都肿胀了起来,而秦飞站在一旁忍不住笑道:“贵国还真是野蛮,我们应该讲道理才对啊。”

    “fuck!”霍尔气急,但自知不是秦飞的对手,一时间一言不发。

    “你瞧瞧,还说脏话,简直太不文明了!”秦飞义正言辞的说道。

    “对!太不文明了,我对你这种行为进行谴责!”景天纵在一旁同样认真的说道。

    “咳咳。”卡洛琳干咳了两声,“秦先生,咱们回屋吧,我还想听你讲故事呢。”

    “好,不跟这种野蛮人待在一起。”秦飞微微点头,随后便和卡洛琳回了屋子。

    这一讲,便是整整一个下午,而卡洛琳时不时发出的爆笑,让门外的霍尔脸色愈加难看了起来。

    “这个混蛋小子,这个混蛋小子!”霍尔狠狠地拍着桌子说道。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打开门后,便看到夏年璐和景鹤手里拎着礼物,在门外站着。

    “请问卡洛琳小姐是住在这里吗?”夏年璐态度恭敬的问道。

    霍尔打量着他,说道:“你是哪位?”

    “我叫夏年璐,是贺家的人,约过卡洛琳小姐”夏年璐连忙说道。

    霍尔恍然大悟,说道:“卡洛琳不是已经给你们治过病了吗?”

    夏年璐苦着脸说道:“我们不小心得罪了卡洛琳小姐,她拒绝为我们治病”

    “对了,秦飞在吗?要是在的话,劳烦让他出来,我有点话想跟他说。”景鹤尴尬的说道。

    “秦飞?”霍尔脸色一变,“不在!”

    随后,他狠狠地把门给摔了上来。

    夏年璐和景鹤站在门外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给你哥打个电话,让你哥帮忙求求情吧。”夏年璐叹气道。

    景鹤皱眉道:“这我实在说不出口啊”

    “说不出口?难道你要让你爸就这么忍受痛苦吗!”夏年璐痛骂道,“景鹤,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这种时候要看清楚大局啊。”

    景鹤叹了口气,说道:“我给我爷爷去个电话吧”

    “天快黑了,我们出去吃饭吧?”房间里,卡洛琳笑着说道。

    秦飞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也有点饿了。”

    刚从房间里出来,景天纵便走到了秦飞面前。

    他苦笑道:“秦飞,你猜刚刚谁给我打电话了?”

    “景老爷子?”秦飞笑道。

    景天纵一愣,说道:“你小子这都知道。”

    秦飞笑道:“如果我没猜错,景老爷子一定是让你替贺家求情,是吧?”

    “是啊。”景天纵苦笑道,“你也是国医,你应该也知道那批国医的脾气,他们可以不要钱,但绝对不会放弃声誉,所以”

    秦飞挥手道:“景大哥,这次真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但我真的不能答应了。你弟弟景鹤,用到我的时候便态度恭敬,用不到了,便翻脸不认人。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我要是再去,那我岂不是太贱了?”

    景天纵自知景鹤理亏,所以他摆手道:“那就算了,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吧。”

    “嗯。”秦飞点了点头,“我们去吃饭吧。”

    从酒店里出门后,景天纵便给景老爷子回了个电话,并且把秦飞的原话转告了他。

    景老爷子听完后,不禁沉着脸叹气连连。

    “哎,这要是沈成安还活着就好了。”景意智忍不住感叹,“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算什么大事,就怕用钱也解决不了。”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们和秦飞的关系不至于沦落于此!”景老爷子有几分痛心的说道。

    当初是他们景家率先与秦飞结识,却不料不但没把握住机会,反而沦为了仇人。

    吃饭的时候,霍尔的眼睛一直瞪着秦飞。

    “哎哟,我的脸好痛。”他每吃一口,都要哀呼一声。

    “活该。”景天纵淡笑道。

    霍尔瞪了景天纵一眼,随后说道:“武力是改变不了现实的,就算秦飞打了我,我依然不会承认他的医术。”

    “不需要你承认。”景天纵哼声道。

    秦飞摆了摆手,示意景天纵不要在意。

    “对了,明天我们要去海城医学院做演讲,到时候你要一起吗?”卡洛琳笑道。

    秦飞连忙摇头道:“我不去。”

    “海城医学院怎么会邀请中医呢。”霍尔借机嘲讽道,“人家邀请的是我们国际顶级团队,而不是什么中医。”

    “少说两句。”卡洛琳皱眉道。

    秦飞笑了笑,没有说话。

    霍尔说的或许是真的,以现在的大形势来看,中医早就不受待见了。

    正在这时候,秦飞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来电人居然是段会长。

    “卡洛琳小姐,我去接个电话。”秦飞欠身致意,随后便拿起手机走到了一旁。

    “段会长,时间定下来了吗?”秦飞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段会长笑道:“校区还没建起来呢,我们这几天也一直在到各大学校演讲招生。”

    秦飞笑道:“情况怎么样?”

    段会长叹气道:“不太好。报名的人倒是不少,但这些人目的不纯,很多都是抱着国医人脉这一项来的。而真正对医术热爱之人,更多选择了国外的知名院校就读。”

    秦飞诧异道:“段会长,您不是去中医学院招生吗?”

    “是啊。”段会长说道,“但你也知道,国医里面还有6位西医呢,总不能把他们抛下不管吧?”

    说到这里,段会长不禁感叹中医的没落。

    “对了,我这次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段会长话锋一转道。

    秦飞笑道:“段会长,您有什么事尽管说,我能帮上忙的一定帮!”

    段会长问道:“你跟卡洛琳是不是认识?”

    秦飞一愣,疑惑道:“认识,而且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呢。”

    段会长闻言,顿时兴奋地说道:“那太好了!是这样的,我们明天要去海城医学院做演讲,我听说校方还邀请了卡洛琳的团队,你看能不能让他们把时间延后一下?”

    “这个好像没什么必要吧?”秦飞不解的说道。

    段会长说道:“怎么没必要啊,卡洛琳在国际上的名声比我们可大多了!尤其对于这些医学生来说,卡洛琳的地位不亚于知名歌手,要是在同一时间演讲,万一没人来听我们的怎么办?”

    “这”秦飞略显尴尬,他担心的也不无道理,现在的年轻人多半不会选择中医。

    “那我试试吧。”秦飞说道。

    扣掉电话后,秦飞便转身回到了餐桌前,并且把段会长的意思转告给了卡洛琳。

    卡洛琳还没说话呢,霍尔便忍不住哈哈大笑道:“秦飞,你看见了吧,连你们自己都不相信自己,凭什么和我们竞争?你们的民族自信心呢?”

    秦飞眉头一皱,这时候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随后笑道:“霍尔先生,要不这样吧,明天我们一同演讲,如何?”

    “好啊!”霍尔心里一喜,连忙说道:“那再好不过了,我正想见识见识大辫子的医术呢!”

    秦飞笑了笑,说道:“霍尔先生,如果你想嘲讽我们的话,我希望你多做做工作,我们华国只有一个朝代留辫子,而那时候,并非中医的鼎盛时期。”

    “他怎么会懂呢,再往上数几个朝代,他们还是未开化的野蛮人呢!”景天纵笑道。

    “好了好了,吃完了吗?吃完我们就赶紧回去吧。”卡洛琳连忙起身说道。

    随后,他们一行人便回到了酒店里。

    “卡洛琳小姐,您能来我房间一会儿吗?我有几个医学上的问题想请教请教。”刚一回到酒店,霍尔便连忙说道。

    “这”卡洛琳略显尴尬,“要不明天吧,我今晚上想去秦先生房间,听他讲故事呢”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