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怎么才能出去?慕慕,醒来了【1更】

    她还真的没有从冰雪银原中走出来。

    从最开始到现在,她还一直都在冰雪银原之中。

    只是这一次的假象太过真实,让她一时也无法分辨真假。

    但终归,还是假的。

    长瑕被这两个字说得愣住了,他困惑道:“你在说什么?”

    而另一旁的长熹看到长瑕停住了,急切地叫了起来:“大哥,你怎么不动了?快杀了她啊!”

    看着那一地的尸体,周围的众人也都不禁对着紫衣女子怜悯了几分。

    眼下听见她这么说,摇了摇头道:“疯了……”

    “我说——”君慕浅手撑着地,慢慢地站了起来,她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泪,眉目冰寒,“假的。”

    重重迷雾,终于在这一刻破了开来。

    长流说,数万年来,都没有一个人能成功地走出冰雪银原,出来的人也非死既疯。

    她虽然自诩能力非凡,但她并不认为,她就能冠绝天下。

    所以,她不可能在经历了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之后,就出了冰雪银原。

    此疑点一。

    并且,她在冰雪银原中遇见的那个一级灵皇,精神明显崩溃,可她却安然无恙,甚至没有任何损伤。

    此疑点二。

    接下来,就是长依的出现了。

    她也确实一直在想,长依就是她的亲生母亲,真是潜意识中也这样认为的。

    然而,长流说神族中人身上都有血脉之力,她却没有,那么长依,有着八成可能不是她的母亲,时间线也完全对不上。

    但是长依却在她将要被南冥杀掉的时候出现,就像是按照她内心所想一般,做她娘亲。

    此疑点三!

    君慕浅冷冷地笑,还让她疑惑的是慕影的举动。

    在之前,慕影就已经和她说,他不会为了报仇,去丢掉自己的性命,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若是这么做,会更加让父母不得安宁。

    可是,慕影却那么死了。

    此疑点四。

    君慕浅这时亦能记起来——彼时长流还说过,他要将他们兄妹二人带回去,这就证明神族不是那么的残忍,并不会牵连无辜的后代。

    长瑕却要杀掉他们,还是君上默许了的……此疑点五!

    至于他人,君慕浅根本不信,苏倾璃、扶苏会那么鲁莽,此疑点六。

    慕暖被风迟看得好好的,更不可能从东胜神州来到这里,此疑点七。

    七个疑点,足够她看破这里的假象!

    好啊……好一个冰雪银原!

    难怪那么多人都无法走出去,单单是这一幕,都能把人逼疯。

    虽然已经知道是假的了,但君慕浅还是疼痛难忍。

    谁能眼睁睁地看着至亲至爱至近之人一个个死在自己的面前,还能保持平静?

    恐怕,若非她识破了冰雪银原的诡计,她在方才就会因为这些事情心神剧烈,生出心魔,灵魂直接崩灭。

    “你果然是疯了。”长瑕看着她,又叹了一口气,“就让舅舅,来送你最后一程吧。”

    “等一等。”君慕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缓缓道,“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冰雪银原不会凭空给她生成这么一个假世界,如同先前她见到魅一样,肯定会告诉她什么。

    闻言,长瑕拧眉,他负手淡淡道:“看在你还和我有着那么一点血缘关系的份上,我成全你。”

    “咳咳……”君慕浅咽了一口腥甜,抬眸微笑,“为什么,这么想杀我?”

    长瑕又是一愣,眉心拧得更紧:“你说什么?”

    君慕浅盯着他,眼尾笑意加深:“我可没有展现任何天赋,你们为什么想杀我?”

    这时,有人开口了,不是长瑕,而是君上,她的眼眸睿智而犀利:“因为,你对于一些人来说,不得不死。”

    君慕浅的眸中赫然爆发出了一道流光,她笑了:“原来是这样。”

    她应该知道,她的身世会给她带来不少仇人。

    但这个仇人,却不一定是神族。

    只是她在没见到长流之前,又因为长熹的事情,潜意识就认为神族是她的死敌。

    所以冰雪银原才会以她最熟悉的神族,来告诉她这件事情。

    “我明白了。”君慕浅阖了阖眸,旋即,她又睁眼扫向长瑕,笑意冷凉,“最好真的你别做出类似这种的事情出来,否则,我必杀你!”

    眼前的光亮,迅速就是一暗。

    “呼。”

    “呼呼——”

    寒风的呼啸声,再一次在耳边回响着。

    这一次,似乎更冷了。

    紫衣女子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她颤抖了一下,身子瑟缩成一团,被大雪覆盖着,像一只绒毛白狐狸。

    但是旋即,她却感觉有人将她拂去了她身上的雪,抱了起来。

    胸膛的温度让她的身体逐渐回暖,淡淡的娑罗花香也萦绕在她周围,让她剧烈的心跳逐渐平和。

    头顶上,是熟悉的微凉嗓音,几近叹息,其中蕴含的疲惫让人心疼不已:“慕慕,醒来了。”

    君慕浅的眼睫动了动,很长一段时间之后,她才终于睁开了眼。

    而率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熟悉的绯衣。

    “轻美人?”君慕浅怔怔地看着那张惊心动魄的瑰丽容颜,一瞬间竟有种要流泪的冲动。

    这是她喜欢的人,哪怕她不说,他都能在她需要他的时候出现。

    原来,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人,值得她喜欢,独得她喜欢。

    “是我,慕慕。”容轻握住她的手,重瞳却沉了几分,“你果真是从来都那么任性不听话。”

    听此,君慕浅愣了一下。

    她看着周围的雪景,脑子慢半拍地转了一下,她出来了?

    君慕浅抬头,很是困惑:“轻美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虽然摆脱了冰雪银原制造出来的假象,但是却还位于冰雪银原之内,容轻又是怎么找到她的?

    还这么巧,就在她突破第二个假象之后?

    “不是说过——”容轻眼睫微动,他轻笑了一声,眸中微光流转,“不管慕慕在哪儿,我都能找到。”

    君慕浅盯着他看了半晌,点了点头:“嗯,不是雪灵变出来骗我的。”

    雪灵的变幻,也是有着诸多漏洞。

    它们只能复制三天之内的记忆,而容轻所说的这句话,是很早之前了。

    何况,君慕浅也并不认为雪灵能够变成容轻,毕竟,它们连她都变不了。

    “可你……”君慕浅还是有些不能理解,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不是去闭关了吗?”

    “万事可败。”容轻将她拥得更紧,“但慕慕,只有一个。”

    顿了顿,偏头道:“我赌不起。”

    君慕浅心头蓦地震动,她垂了垂眸,声音微哑:“我没有那么好。”

    她不值得。

    “又说傻话。”容轻的声音冷了下来,“等出去,我再和你好好算账。”

    君慕浅不言声了,有几分心虚。

    终归这件事情是她办的不妥,她只是探测了一下冰雪银原,就被拉了进去,还连累了慕影和泠音。

    而且……

    “等等,轻美人!”君慕浅忽然抓紧了他的衣襟,“哥哥他们也在这里。”

    “先把你送出去。”容轻的口吻不容置疑,罕见地强硬,“只要我晚来一秒,你现在就是一具尸体了。”

    君慕浅一噎,她微哼了一声:“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话罢,她也冷笑了一声:“那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在闭关的时候出了什么事情,我就得守寡?”

    彼此半斤八两,他还好意思说她?

    “嗯——”容轻却是慢慢道,“天穹境中无法成亲,不过慕慕想,也不是不可以。”

    “谁说我要嫁你了?”君慕浅挑了挑眉,“我先前还和哥哥说,我要甩了你,去找我的第二第三春。”

    让他先前把她气个半死。

    容轻的手臂骤然收紧,唇微扬了起来:“那慕慕大可试试。”

    君慕浅轻咳了一声:“不了,我觉得,你还能再当一段时间的正宫。”

    随着时间的流逝,风雪也越来越小。

    直到阳光再一次落在了地面上,路才到了尽头。

    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离开冰雪银原。

    君慕浅看着那光,恍惚觉得有些不真实。

    容轻低头:“慕慕,饿么?”

    “有一些。”君慕浅声音很低,唇却勾了起来,“不过,你做的我可不会吃,会死人的。”

    靠着的胸腔微微震动了一下,她知道他在失笑。

    沉默了有一秒——

    “轻美人……”君慕浅微笑,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她轻声道,“其实,我还没有走出去对不对?”

    抱着她的人,动作就是一滞。

    ------题外话------

    我发誓,今天就出去了。

    我害怕尊主还没崩溃你们先疯了。

    顶锅盖跑QWQ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