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张小同的咖啡厅生意不太好,这年头,大家都被星巴克热闹的杯子和卡片吸引,很少有人愿意等待现磨和手冲的咖啡了。张小同办出去的会员卡不少,回头来积印花的客人却寥寥无几,只有一位超级VIP,几乎天天都来打卡。这位VIP人不错,次次都按价目表上的数字给现金,唯一可以算是臭不要脸的举动就是,他连张小同送他的咖啡都要积一个印花章。张小同干脆把印章丢给他,随便他自己盖多少,VIP柳青阳先生却仍然只是盖满当天喝掉的份额,当然,包括不要钱的几杯。

    今天的柳青阳不一样,他坐在咖啡厅角落的位置,不但没有要求加免费咖啡,就连刚买的这杯都忘了盖章。桌上喝了一半的咖啡已经冰冷,张小同重做了一杯放过去。

    柳青阳露出一个半死不活的表情:“这么好,白给?”

    “是人话吗?”张小同说,“你要死死外边去,我生意已经很差了,晦气——哎哟!”他使了个眼色,柳青阳顺着他的眼光看去。

    窗外,陈一凡穿着漂亮的深蓝色西装裙,正朝着咖啡厅走来。

    柳青阳跳起来就走,却被张小同按回了椅子上:“难得人家主动来找你,装什么装?之前天天在我这儿发疯似的哔哔,‘我要追她’‘你说她是不是对我有意思’‘我真的特喜欢她’,人家真来了,你蹿得跟耗子似的?德性!”

    陈一凡走到柳青阳面前:“这儿有人吗?”柳青阳耸耸肩,别过脸:“你坐呗。”张小同非常识趣地离开了。

    陈一凡开门见山:“你为什么放弃?”

    柳青阳想到张小同的话,忽然表露真心:“对你,我从来没有放弃。”

    陈一凡对他的荒唐感到无奈,站起来要走,张小同狗腿子似的端上果汁,然后狠狠踩了柳青阳一脚,又把纸巾和小点心放在陈一凡面前:“他不说人话,你就揍他,我不会报警的。”

    柳青阳愤怒地翘着咖啡杯:“刘念故意整我,你也帮他?”

    陈一凡哼笑一声:“流程上他没有错。策划案你看都不看就拿去邀功,难道我能帮你?我帮你就是对的?”柳青阳被戳到痛处,闭紧了嘴。陈一凡从包里拿出通行证,放在柳青阳面前:“就算要走,我希望你正式提交辞职报告,有理有据,堂堂正正地离职——老板,果汁能打包吗?”

    “能!”张小同拉长语调,“不能也得能!”

    陈一凡温柔地笑了笑:“我要四十五个大杯橙汁,五杯去糖去冰,八杯去糖,送到明德大厦前台,就说是我请APP开发部的下午茶。你不需要记下来?”

    张小同一脸鄙夷地瞧着柳青阳:“我不像某些人!你放心,一杯错不了。”

    柳青阳盯着桌上的通行证,仿佛能从里面看出电影来。

    陈一凡走了之后,张小同也要去给明德送果汁,嘱咐柳青阳帮他看店,柳青阳就跟死了一样毫无反应,没办法,命苦的咖啡店老板只好把他的发小反锁在店里,寄希望于这人不要闲极无聊把他几万块的咖啡机弄坏。没想到,等他从明德大厦回来,柳青阳还坐在那里,姿势都没变。

    张小同过去踢了他两脚:“跟你说死外边去,怎么不听话呢?”

    柳青阳横了张小同一眼:“我的思路被你踢走了,你赔得起吗?”

    “您还有思路呢?”张小同呸了一句,“就您这个脑子?”

    柳青阳罕见地红了脸:“行了行了,你们羞辱我没完没了,我也是要脸的,行吗?”

    张小同说:“听我一句劝,该放手则放手——”

    柳青阳跳了起来:“我不。我凭什么?我想通了,我得争这口气!”

    “你说什么呢?”

    “我说策划案的事啊?我必须给弄出一个惊天地泣鬼神史无前例的,没古人没来者,没有任何人能赢过我的。”

    “我说的是陈一凡。”张小同嗫喏着。

    柳青阳闭上了嘴瘫坐下去。他喜欢过不少姑娘,有好看的,有酷的,有个性鲜明的,但是又好看又酷又个性鲜明的,只有陈一凡。说真的,他看到刘念和陈一凡的照片,真心实意地嫉妒,他也曾幻想过,如果他当年好好上完大学,如果老柳的公司红红火火经营下去,他也是拥有企业的小少爷呀,不比刘念差,何况,他还会飙车呢。刘念站在会议室听他读策划案时候的哂笑,他永远也忘不了,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他喜欢却追不到的好姑娘——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为他开了一个VIP的门,他却笨得连把手都找不到在哪儿。某种程度上,“柳少”被激怒了,不仅因为有个好看的姑娘他拥抱不到,更因为,这个姑娘随时随地可能会成为别人的老婆。

    “我不!”柳青阳再次跳了起来,“我非要追到她不可,我就是喜欢她!”他觉得自己的身姿都因为这个目标而伟岸起来,“大不了……我追到她,再把她甩掉!”

    张小同抡圆了给他的屁股一记猛击:“你敢甩了她?那我第一个打死你!”

    柳青阳心里是暗爽的,他要是追到了陈一凡,就要给陈一凡的车换上最快的动力系统,买最酷的头盔,跟她骑到宇宙尽头去。

    当然,这个堪称伟大的目标,他是没有胆子告诉陈一凡的。他灰溜溜地回到明德销售部去上班之后,确实刻苦钻研了几天,写了一个策划案,并且悄悄拿给了陈一凡。没想到陈一凡看完就放进了碎纸机:“明德要宣扬的是一个对社会负责任,有担当的集团形象,理想国是上百亿的地产项目,代表着地产界的一个大地震——你写的什么?一百辆摩托车环城暴走?夜总会开张啊?”

    柳青阳示意她小点声:“要脸,要脸……那……那怎么办啊?”

    “可笑!”陈一凡冷冰冰地看着他,“怎么办?重写!”

    柳青阳二话没说,扭头就回工位。陈一凡被他气得不轻,一低头看到碎纸机正在吃最后一张纸,她顺手拽了出来。纸上赫然写着:“策划人:明德集体销售部销售员柳青阳。”她笑了笑,把这张纸片塞进了抽屉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