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柳青阳双手撑在办公桌上,死盯着刘念,咬牙切齿地问:“为什么?”

    刘念的表情很痛苦:“我不能陪你再玩下去了。柳青阳,这是你交来的第六份非常不靠谱的策划案,我想,这足够证明你的能力有限了。就算看在一凡的面子上,我也不能给你第七次机会了。”

    “可你上回还说我进步了!”

    “进步,不代表合格。”刘念接过春雨递给他的一大捆文件,沉得让他手臂一酸,“你看,这都是我要看的东西,我不能再在你的垃圾策划案上多浪费哪怕一分钟——我希望你,给一凡留个台阶,尽快辞职。”

    柳青阳脸色铁青。首先,这个人说他的策划是垃圾。其次,这个人管他喜欢的姑娘亲昵地叫一凡。叫了两次。最后,这个人提到了“台阶”,“台阶”简直是比面子还要丢面子的词,一个人要很失败很失败很失败,才需要一个滚蛋的台阶。

    “别抬出一凡压我。你不就是看不起我吗?没关系!二十四小时内给不出让你满意的策划案,我求陈总当众开除我,让你笑个够。”柳青阳说完,转身就走。刘念的脸色也像柳青阳一样难看了。首先,这个人在挑衅他。其次,这个人管他喜欢的姑娘亲昵地叫一凡。要不是因为和三大集团有太多合约要审,刘念真的想跟他决斗。

    而一凡本人是第二天下午才听说二十四小时军令状的事的,春雨说,刘总桌子上搁了一个倒计时电子屏,现在上面已经只剩分钟那格有数字了。本着关心下属的态度,陈一凡冲到销售部,打算看看柳青阳是不是正在破罐子破摔。没想到柳青阳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陈一凡一把抓住他的肩胛骨,利用推手借力使力的方式,将他硬生生拉了起来。

    “我要被你整吐了!”柳青阳揉着眼睛,“我二十四小时没睡了!”

    “写出来了吗?”

    柳青阳摇了摇头:“没有。”

    陈一凡沉下脸来。

    “但我想出来了——用嘴说不犯法吧?”

    “取决于内容的滑稽程度。”

    “真挺好的,我觉得。”柳青阳打了个哈欠,“我现在就说吧,别一会儿忘了。”

    陈一凡又好气又好笑,把他推进了小会议室。

    柳青阳说:“明德集团一直都在做慈善,是创始人梅道远定的规则,每一年都会将一定比例的利润投入公益事业,理想国可以在这上面做文章。既然理想国是给年轻人的项目,就不妨从年轻人的周边开始考虑,年轻人本身不需要慈善服务,但是这代独生子女的父母中,却有很多失独老人和独居老人。”

    陈一凡的眉头稍稍展开一点,她嫌弃地小声说:“捐款捐物?公益广告?老龄化社会的主题我们已经做过三次了。”

    柳青阳差点翻白眼:“你们是个地产公司!没错,地产公司是很有钱,但是除了大把撒钱之外,你们还能做什么?盖房子啊!做你们的本行啊!”他用手比画着,“设想一下,如果有这么一栋楼,不是你们买来的,而是真正由集团的成员,一砖一瓦地盖起来的——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由明德集团员工亲手建好老人院!有人做过吗?”

    陈一凡的眼睛亮了,“没有。”她和柳青阳异口同声地说。只不过柳青阳的声音里明显带着邀功请赏的骄傲。陈一凡想了想:“宣传活动的周期有限,买地新建是来不及了——”

    “郊区建国路那个商场西北角,有个叫夕阳红的老人院,哎哟,真的破得不成样子,我都看不下去了——”

    “你都找好了?”陈一凡惊喜地问。

    “那是!”柳青阳打开手机,“我把定位共享给你。”

    陈一凡一把箍住他的腕子,柳青阳挣扎了两下,完全没有甩开,陈一凡借力把他推出去:“快点,立刻上楼!”说着竟然比柳青阳还快几步地朝刘念办公室走去。柳青阳快步跟在后面,没忘记给张小同发信息:陈一凡跟我拉手了!

    第一梯队的组长刚讲完他的方案,刘念看了看倒计时电子牌,在上面的数字显示剩九分钟的时候关闭了电源。“我以为你已经走了。”他说。

    柳青阳耸耸肩:“嗨,来都来了,随便讲讲呗。”

    “第一梯队做了问卷调查,理想国活动人群以年轻人为主,明星的推广能力显然要大于其他,他们选了性价比和号召力都是最好的两位明星,并且有一套完整的推广方案了。你呢?”刘念问。

    柳青阳挠了挠头:“指望追星的小屁孩买房不现实吧?他们买个演唱会门票还要跟爹妈要钱呢,能买得起明德的楼盘?我的方案,做慈善。”他把刚才跟陈一凡叙述的内容重复了一遍——他终于用上了自己把人侃晕的技能,尤其是这些话已经跟陈一凡练过一遍,说得越发有条理了。

    刘念站了起来。

    “还有,明德买了地,钱花完了吧?”柳青阳嘿嘿笑着。刘念看了陈一凡一眼,陈一凡立刻瞪了回去。柳青阳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赶紧找补:“哎哟我可不是窥探商业机密啊,刘总,是这样的,我家就破产了,我就猜的,地王家里也没有余粮了吧?”

    “少贫嘴!”陈一凡呵斥。

    “你们想,一个资金匮乏的公司怎么会在自己的危急关头去做慈善?这刚好堵住了外界关于明德资金链断裂的传言,就意味着会有更多有信心的人把资金注入到理想国项目。这比找明星划算多了!”

    办公室陷入了一阵宁静。刘念抿着嘴唇站了一会儿,突然坐下,摸出一张纸写了一会儿,又把纸妥帖地折成了三折,攥在手里。“大家辛苦了,”他说,“理想国的事情,以后还要仰仗各位工作,销售部从明天开始享受带薪休假四十八小时,内部值班你们自己安排。”说着,他把纸递给柳青阳。

    所有人都走出去了之后,柳青阳冲了回来,挥舞着那张纸:“什么意思?”

    刘念微笑着:“你不识字?”

    “兹派销售部员工柳青阳,就老人院修缮事宜与工程部协调,请予以接待支持。”柳青阳念了一遍,抬高声音,“不是逗我吧?”

    刘念摇了摇手,示意春雨可以拿要签字的文件过来了。春雨关上了门。

    走廊里传来柳青阳放肆的大笑,刘念尽量不去想陈一凡的表情和动作。

    事实上,陈一凡也没有什么表情和动作,只不过柳青阳抱她抱得太紧,她在考虑什么时候出手打他才不算过分。

    “谢谢你,一凡。”柳青阳终于松开了她。

    陈一凡看着他的笑颜,往事又在眼皮下不安地耸动了,她迅速挪开目光躲进办公室,只留下一句“谢你自己吧”。

    “你真是了不起!柳青阳!”柳青阳手舞足蹈地大叫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