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离开明德集团的机会马上就来了。

    为了理想国的地王开发,明德集团决定提前开盘旗下的几个地产项目,柳青阳所在的销售团队也忙碌了起来。他研究了一下销售部门的末位淘汰制度,决定消极怠工,让自己顺利地被淘汰,不给陈一凡再“照顾”他的机会。

    小组讨论的时候,柳青阳一言不发,抽选的客户来参加宣讲的时候,柳青阳开始玩手机。陈一凡看不过去把他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跟他说了半天,他只是笑着说好好好,行行行,陈总放心。弄得陈一凡十分尴尬,毕竟,他不能当那个表白没有发生过,其实她也不能。

    柳青阳甚至在选择销售任务的时候,故意选择了陈一凡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别碰的7号楼1001到1004室——当时的施工队出现了严重的失误,后续虽然进行了整修和弥补,问题依然很大。

    然而陈一凡就是不想让他走,跟私人感情无关,她知道柳青阳需要这份工作,也在这一段时间的相处里,了解了柳青阳的为人和能力,她相信只要给他时间,他确实可以成长为不逊于她或者刘念的优秀人才,对明德来说,也是好事。

    她花了很多心思,甚至动用了自己的资源,给他介绍了VIP客户,一个叫曹菲的女孩。她家境优渥,还在读书就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了,有实力,买房子据说是为了当画室,怕吵想要几个连续的单位,马上要出国读书所以不会常住,因此也不太介意1001到1004室的暖气管线需要重新改造之类的麻烦……怎么看,只要柳青阳努力,曹菲是很有可能买下那几个单元的。

    可是柳青阳就是不努力,他一点也不想带曹菲看房,被主管骂了一顿以后,才勉勉强强地去了,毕竟他现在还是明德的员工,做人得有始有终。然而他一点也没有像正常的销售人员那样,舌灿莲花地把普通的房子吹上天,破房也能说成好房,反而十分实诚地把所有的问题都指给曹菲看:“这房子在中间层,屋子里全是管道,装修的时候很麻烦,格局也不太好。你看这个窗户,几乎没有对流,夏天会很热的,厨卫的通风也不好。”

    曹菲倒是看得很认真,十分有兴趣地走了好几圈,还拉着柳青阳的手,问他这几个单位能不能打通。柳青阳倒是看过图纸,便负责任地告诉她,有些是承重墙不能动,但是应该可以在楼道那边安装一个防盗门,这样的话四个单元也算能连在一起。

    “那就好,帮我安排签单好吗?”曹菲笑起来很甜,大眼睛忽闪忽闪,带着一种艺术家特有的纯粹和天真,柳青阳总觉得她有点像老柳出事之前的自己——有钱任性,总想帮助别人。没错,就是帮助,尽管她没说出来,可是柳青阳明白,他们一起搭工程电梯下楼的时候,他忍不住说:“别买,那房子性价比很低,我介绍其他同事带你去看好点的楼层好吗?”

    “我其实无所谓的,也不常住。”曹菲对这种四面都漏风、悬挂在室外的电梯有点害怕,她小心翼翼地扶着柳青阳,“你为人这么坦诚,我相信你。”

    “你是傻吗?”柳青阳忍不住瞪她,却在她吓得往后退的时候赶紧捞住了她,“小心,掉下去会死的。这个房子有问题,你相信我,那你为什么还要买呢?”

    “你签了单不就能有提成吗?我没关系的,真的,也不是很多钱。”曹菲发觉自己刚刚差点一脚踩空,不由有点腿软,半个身子几乎靠在柳青阳身上,还有点微微发抖,“谢谢你。”

    “你不要这么天真,买房子不是买件衣服买双鞋子,不喜欢了随时可以扔掉。”柳青阳扶着曹菲下了电梯,一字一句,“可能我比你还傻,如果你只是为了帮我才买这几间破房子,那对不起,我放弃这部分的提成,请你不要把我的名字填在销售单上,我是认真的。”

    曹菲的脸又红又白,她看着柳青阳,却又露出了那种天真甜蜜的笑容:“看来陈姐说的一点都没错,你确实跟大家不一样。”

    果然是陈一凡,柳青阳暗自咬牙,他知道不应该生气,毕竟陈一凡是好意,是真心实意想要帮他,可是另一方面,他作为男人的自尊被刺痛了,被拒绝的愤懑让他扎心得难受。他苦笑着看着曹菲,摇摇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曹菲看着他,很认真地说:“你是个好人,我们能做朋友吗?”

    “我没法跟可怜我的人做朋友。”柳青阳几乎毫不犹豫地说,他说完才意识到他根本不是在针对曹菲,而是还想着陈一凡,他连忙缓和了语气,对曹菲说,“那房子真的不行,而且……我们有缘见面,就已经是朋友了,不是吗?”

    他一路把曹菲送出了明德大楼,然后搭电梯回去,直接把辞职书放在了刘念面前。

    刘念显然已经从孙思明那里知道了曹菲的事:“有钱都不赚?柳青阳,这点你让我刮目相看。”

    柳青阳对老人院那件事始终耿耿于怀,虽然他知道明德除了重新翻修了原来那栋房子之外,还捐了一栋楼给老人们居住,是认真地在给老人们送福利,不仅仅是做个样子,但他还是无法原谅刘念偷偷施工的行为,毕竟,如果那栋楼在老人们入住以后才塌,可能就会出人命了。柳青阳哼了一声:“如果你要我像你们那样为了赚钱不择手段,那确实不适合我。”

    刘念笑了,他挑眉看着柳青阳:“我们?我们至少可以体面地活着。”

    柳青阳环视刘念巨大豪华的办公室,看着他手工定做的西装、嵌钻镶金的名表,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妈说做人要对得起良心,这种钱我拿不回去。”

    刘念微微咬牙,不知道是为了“良心”还是“妈”,他很久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直白的指责了,可是偏偏无法反驳。柳青阳说完,转身就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转过头问刘念:“你喜欢陈一凡的,对吧?”

    刘念拿着文件的手几不可见地抖了一下,语气却平静而冷淡:“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

    “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比我还可怜一点。”柳青阳忍不住勾起嘴角,不知道是自嘲还是无奈,他像个成熟的职场精英那样叹了口气,离开了刘念的办公室,还妥帖地替他关上了门。

    令他没想到的是,听说了这件事的陈一凡竟然在销售部的办公室里等他,看着他真的开始收拾自己的物品,陈一凡忍不住轻声说:“柳青阳,你要想清楚,留下来,你还有机会,你是有潜力的,我不会看错。”

    “承蒙错爱,不胜感激。”柳青阳用武侠小说里看到的文绉绉的词拒人千里,“但是,高价把有质量问题的房子卖给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来赚钱,这样的潜力我估计我是没有的。”

    柳青阳抬头看着她,他还是喜欢陈一凡,这种感情并没有因为她的拒绝而有所减退,反而愈演愈烈,他甚至想放弃所有的骄傲留下来,起码这样,每天都能看见她,跟她说两句话,然而他还是做不到。他深吸了一口气:“这段时间,给你添麻烦了。还有,曹菲的事,我得谢谢你,不过……已经过去了。”

    “曹菲人很好,也有能力,她是真的很欣赏你。”陈一凡轻声说。

    “下次吧。”柳青阳小心翼翼地把桌上的相框折起支架,用纸袋妥帖包好,放进纸箱里。相框里面是从老柳办公室里拿回来的全家福,他曾经想过,要在老柳的注视下,在明德干出一番名堂。

    然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或许根本就不该开始。柳青阳看着他心爱的姑娘,又露出他们初见时那毫无阴霾的微笑:“下次,你遇上什么长得像你的姑娘,介绍给我,说不定我就很喜欢了。”

    他说完,抱着装满了自己私人物品的纸箱,在众明德集团员工的注视中,大步离开。

    陈一凡在那里站了很久,抱着纸箱的柳青阳和背着装备包的梅恒,他们的背影截然不同却又那么相似。有那么一刻,陈一凡觉得梅恒再次走出了她的生命,下一秒,她又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次离开的人是柳青阳。昨天在温柔的街灯下面,柳青阳问她的最后一句话又回响在她的耳边:“一凡,对我这个人,你有感觉吗?除了我像‘他’之外。”

    陈一凡意识到,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无法承认,却也无法否认。

    无论最初是否因为梅恒,此时此刻,柳青阳确实已经在她的心里,占有了一席之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