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陈一凡发现,明德这回真是飞太高了,无法落地,眼看就要摔死。

    她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动用了这些年在地产圈所有的关系,终于约到了四大集团的负责人谈判——甚至连鼎力的老杨都来了,毕竟,他们一开始就是沆瀣一气,合起伙来坑刘念一个人。

    高档的会所包间里冷飕飕的,陈一凡递上文件:“15号地王的初期建设已经开始,过去几个月,我们投入了巨额资金清除了之前的烂尾楼,整修了管道和线路,甚至完成了建筑设计规划。如果各位可以接受,我们同意由各位来操盘——明德,正式退出。”

    老李摘下装模作样的金丝眼镜,把文件扔在一边:“陈总好气魄。”

    “我知道,明德拿下理想国的做法太激进,冒犯了各位,现在走到这个地步,明德集团愿赌服输……”陈一凡一根手指敲了一下文件夹,“这里面的价值诸位跟我一样清楚,我想,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吧?”

    然而四大集团这几个老狐狸显然就打算当一回“没有人”,老杨先笑起来:“不是明德,是刘念。”

    老李立刻拍手附和:“没错,任何地产集团无论大小,在利益上都可以做我们的盟友,但是刘念野心太大,他想把我们都从桌上踢下去,这就过分了。”

    “如果当时拍下地王的是杨总,15号地块上的烂尾楼和拆迁项目,不也一样要交给明德处理吗?”陈一凡在来这里之前已经做好了受委屈的准备,她翻到“基建已完成”那页,“明德集团不想把事情闹大,该做的我们已经完成了,现在,整个项目都是你们的了。”

    老宋抿了口茶:“该低头求饶的时候毫不犹豫,这才是聪明人,刘念那小子永远学不会。”

    陈一凡暗暗地吸了口气:“……说是和解也好,求饶也罢,各位爱怎么想,是你们的事。我只是希望能够把集团的损失降到最小。”

    老杨看了看老李,老李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了一块蓝色的丝绸,开始慢条斯理地擦他的金丝眼镜:“我个人很欣赏陈总解决问题的态度,但是……陈总,你是不是没搞清楚情况?我们想要的,从来不是理想国。”

    陈一凡放在腿上的那只手手指下意识地抓紧了自己的西服裙,她知道今天的谈判已经失败了,这几个人是跟刘念一样的人,被控制欲抹去了正常的判断,他们甚至连利益都视而不见。

    果然,老李接着说:“我小时候看过一个故事,说从前有个大官,贪婪得很,搜刮了无数民脂民膏,后来皇帝抄了他的家,偏偏给他留下个金饭碗让他去讨饭。但是老百姓都对他恨之入骨,谁也不愿给他一口饭吃,这个人最后怎么样?捧着金饭碗,活活饿死了。”

    老杨、老宋和老张都配合地笑起来,老李慢悠悠地总结陈词:“刘念那么想要理想国,我们也不好横刀夺爱,是不是?很抱歉,你的条件,我们不愿接受。”

    陈一凡脸色苍白,她还是要最后一搏:“地王的基础开发都做好了,只要一年……甚至半年,四十亿的地块价值就能翻几倍……”

    老李摆摆手打断了她:“钱随时可以赚,但是我们今天放过一个刘念,明天就会有一百个刘念站出来。陈总,换位思考一下,我们才是如履薄冰啊,别太欺负弱势群体嘛。”

    陈一凡在众人的哄笑声中站起来:“这么多年,明德一直配合你们的工作,给你们赚了不少钱,你们此时连一丝生路都不给我们。要知道,困兽犹斗,明德虽然不如诸位根基深厚,也不是可以随随便便蹍死的蚂蚁。”

    老杨的眼神冰冷又残酷:“好啊,陈总,我们恭候明德的大招。”

    老李却拦了他一下,笑着打圆场:“商场是商场,交情是交情。我们针对的人只有刘念——对陈总你,还有令尊陈秋风先生,我们都是很敬重的。如果陈总愿意退出明德加入我们,这里随时有你一个位置。”

    陈一凡本来已经走到门口,闻言转过身来,看着他们几个,一字一句:“恐怕您也搞错了状况:第一,我从来不喜欢别人看在我父亲的面上给我什么优待,对我来说那是羞辱;第二,我永远也不想和你们站在一起。”

    老李笑容更盛:“可是跟你在一条船上的刘念,也和我们没什么区别呀。”

    陈一凡完全不想思考他的话是不是有道理,她转身大步离去。

    尽管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她还是回了办公室,就算明德真要破产清算,她也得处理掉手里其他几个项目。没想到她刚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春雨就来敲门了。

    陈一凡还从来没见过春雨这么失态的样子,她怀疑春雨猜到了跟四大集团谈判破裂,也不瞒她,一面收拾自己桌上的文件一面说:“对,四大集团不接受我们的条件。没关系,还有办法,你帮我把四大集团有分量的中小股东名单找出来,我还不信了,这么多人,就没一个正常点想要赚钱的?”

    春雨咬着自己的嘴唇,快哭了,她递给陈一凡一份文件:“来不及了,刘念……刘总他疯了。他要炸掉理想国!”

    尽管陈一凡早就觉得刘念不太正常,这件事还是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什么,还没有正式开工他炸什么……”她飞快地浏览了一下文件,脸色变得苍白,手都在发抖。刘念要炸的是理想国项目的基础建设工程,包括各种预设的管线,最重要的是,其中有一座已经连上城市中水处理系统的中水处理厂。

    “这是要坐牢的!”陈一凡腾地站起来,“明德这么多年来始终说要服务社会,他现在在做什么?整块地会被污染,很可能会波及半个城市,他真的疯了!”

    “他要求相关部门马上联系爆破专家,将我们承建的理想国周边基建设施都做定向爆破。”春雨上前一步,跟陈一凡一样焦虑,“通知我压着没发,可是昨天晚上我才知道,他已经亲自去联系好了。”

    “刘念呢?”陈一凡快要气疯了,“我去找他,你马上带些人去现场阻止他,必要的时候……可以报警。”

    春雨犹豫了一下:“这……对刘总……”

    “企图破坏公共设施未遂,咱们还能捞他,真污染了城市水源和土地,会判死刑的。”陈一凡撂下这句话,就风一样冲出去了。

    她在理想国的施工现场找到了抓着爆破按钮的刘念。刘念西装笔挺,看上去依然是那个商业精英,眼神里却透着跟老杨老李他们一样的疯狂。他看见陈一凡冲过来,竟然开心地笑了起来:“来得正好,我们一起送理想国最后一程吧。”

    “就算输……我也要输个轰轰烈烈,理想国不光地皮值钱,地皮上的这些基础建筑——四大集团不是想要吗?我给他们留下一片空地。”刘念痴迷地看着远处明德集团竖立的巨大广告牌——“理想国”,“已经被人打到丢盔卸甲了,一凡,我现在跪着也是死,站着也是死,你说,我刘念,临死该不该拉上他们几个垫背?”

    “你这是拉着半个城市给你垫背,你疯了!”陈一凡抽了刘念一巴掌,他却没感觉一样,甚至还笑了起来:“都到这个时候了,别婆婆妈妈的。说实话,这个爆破仪式有你在,我心里还舒服一点。”

    “走,我们换个景观好点的地方,看看明德是怎么落幕的。”刘念深深吸了一口气,拉着陈一凡就走,“一凡,你来。”

    “你不要胡来!”陈一凡用肘部黏住刘念的胳膊,几乎使出全身力气把他往后拖了几步。

    刘念笑了。陈一凡已经多年不练推手,这一下几乎是她的极限。刘念自认为是个靠头脑取胜的人,这几年却也被欧美健身的热潮影响,除了剑道以外,也练出了一点肌肉。他本来就比陈一凡高,趁着对方喘息的工夫,一把擒住她的腕子,几乎是把她生生拖上了旁边一处能鸟瞰理想国的高台上。陈一凡奋力反抗着,空出来的手攥成了拳头,一下一下捶在刘念后背上。

    刘念已经忘了上次被陈一凡“揍”是什么时候的事,有阵子陈一凡特别喜欢敲打他,他们就像大学校园里的小情侣那样,从办公室这头,友好地纠缠扭打到另一头,乐此不疲。现在,陈一凡打他的每一下都下了重手,捶得他的心脏在胸腔里几乎爆炸。

    “理想国”三个大字,静静地躺在这座城市里。从高处看去,他们无法分辨这是即将爆破的还是崭新的装置立牌,它如同理想中那样,依旧展现着最光鲜亮丽的样子。

    “明德集团,到今天为止了。”他把爆破遥控器交给陈一凡,“来,我们一起按下去!按下去就解脱了,再不用被谁裹挟了。以后我们清清静静的,没有明德,没有四大集团,烦人的,都没有了。”他露出笑容,把陈一凡拢在怀里。

    “你放开我。”陈一凡忽然平静下来。

    刘念没有放手,他永远不会放弃陈一凡的。

    “站好,刘念。如果你觉得明德只能毁在咱俩手里,就站直了看着它变成废墟。在你自己的理想面前,搂搂抱抱,合适吗?”

    刘念松开了她,理了理自己的西服,细心地摘掉了一根陈一凡落在他袖子上的头发。

    陈一凡飞快地后退两步站在天台旁边,小指勾着遥控器伸了出去:“你有本事就过来拿,让我看看你在明德和杀人之间会怎么选——你会杀人对不对?反正你已经疯了。”

    刘念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做不到就还给我!”

    “还给你?真可笑,刘念,理想国是我们的,你拿什么还我?”

    刘念号叫起来。他回答不了陈一凡的问题,就像是神话故事里被英雄将计就计困在迷宫里的怪兽。他对着本属于自己的领地咆哮着,但是一切都在别人手里了。他眼看着陈一凡的眼眶变红,这个他爱过、爱着,还将会爱的女孩子最后站在高台边缘无声痛哭。

    “我去找他。”陈一凡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滚落,“我去找柳青阳,他……只有他能请出梅先生。”

    刘念想要拥抱她,陈一凡后退了一步,把遥控器装进口袋里:“不要……刘念,我希望你知道,这是为了明德,不是为了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