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张小同打发走了最后一拨来打探消息的记者,身心俱疲地准备打烊,却看到陈一凡穿过马路,迎面向他走来。张小同从来没学会过“赶走熟人”这项神奇的技能,以至于等他反应过来陈一凡不适合出现在他店里的时候,陈一凡已经占领了有电源插座的角落卡座,点了沙拉和咖啡,打开电脑开始加班了。

    “我觉得吧……”张小同给她送沙拉的时候艰难地开口,“虽然很晚了,但是万一再来一拨记者,看到你在这里,没准又要问那些……绯闻了……”

    “没关系,他们要来问,我就给他们讲讲本城最近的房地产行业趋势。”陈一凡被张小同送来的海鲜沙拉惊呆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盖了满满一层甜虾、金枪鱼、鱿鱼圈和北极贝,几乎看不到菜叶的海鲜沙拉。她忍不住说:“你这样肯定会亏钱的。”

    张小同挠挠头,笑起来:“熟人得加码呀,其实这些刺身都是柳青阳存在我冰箱里的,他妈不让他吃这些冷飕飕的生东西,所以就藏在我这儿偷吃,没出息着呢。”

    陈一凡忍不住笑起来,她用叉子戳起一只甜虾,尝了一口,果然是鲜甜美味:“我有点事要问他,你能帮我联系一下他吗?嗯……他不接我电话。”

    张小同的脸立刻就红了,原因无他,这个从事服务业的咖啡馆老板活了二十多岁,依然没有学会“撒谎”这种高级技能。对待记者们,他还能靠一问三不知糊弄过去,对待陈一凡,他就没辙了,尤其是刚刚陈一凡一进门,他就躲在储藏室里呼叫过柳青阳,可惜柳少拒绝过来。“你傻吗?”柳青阳当时是这么说的,“我好不容易把这帮人的重点转移到四大集团上,这时候跑到你那个小资的咖啡馆里跟陈一凡见面,又要被传成‘约会’或者‘偷情’了,你赶紧叫她回家,我明天去公司再说。”

    “那我等他。”陈一凡看张小同的样子,就明白了大半,她客客气气地说了谢谢,就开始认真地吃东西,然后对着电脑加班。张小同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叹了口气:“那我再给你热杯牛奶吧。”

    他这杯牛奶还没弄好,又有人来了,而且根本不理门口挂着的“打烊”标牌,开始不屈不挠地敲门。张小同不得不一路小跑出去开门,陈一凡也放下手里的工作,期待地看向门口,她希望是柳青阳,她有很多话要跟他说。

    可是来的并不是柳青阳,而是春雨,已近深夜,她依旧穿着一丝不苟的职业套装,妆容精致,抱着一个厚厚的资料夹,踩着十公分的高跟鞋,就像早晨走进会议室一样,十分干练地走到陈一凡的桌边,递上资料夹:“刘总让我把资料交给您,明天早晨十点,明德在金融中心开媒体发布会,请您准时参加。”

    “其实你可以用邮件发给我,最多再打个电话。”陈一凡仰头看着她。春雨在明德工作了好几年,却始终跟着刘念,与陈一凡不过是点头之交,发封电邮就能解决的事,她为什么要亲自跑一趟?

    “所以你肯定有别的事跟我说,请坐,喝点什么?我请。”陈一凡说着,把桌上的电脑挪了挪,给春雨腾了块地方。

    “这件事本来不该我说,不过……”春雨从包里掏出一只U盘递给陈一凡,“照片和视频泄露的事,与刘总无关。”

    陈一凡并不知道这就是陈秋风给刘念的那只U盘,她疑惑地接过来,却没有插在自己电脑上,而是放在指尖转来转去:“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

    “负责布置练习室的孙思明是四大集团放在明德的内线。”春雨把她前阵子在孙思明电脑里放监控软件的事说给陈一凡听,“但我考虑到他的级别根本接触不到集团的核心机密,就不想打草惊蛇,于是没有上报。U盘里就是他给四大集团传递消息的证据,如果陈总不信,可以再到公司的网络监控中心调取原始数据。我想,这些视频可能早就到了四大集团手里,他们现在才觉得配合那些……”她环视了一下这间小小的咖啡馆,“……在这里拍的绯闻照片放出来。”

    陈一凡半信半疑,表面上却不露声色,她向后靠在卡座上,刻意与春雨拉开距离:“为什么是你来跟我说?”

    春雨低头专心致志地品尝张小同送过来的咖啡,并不回答这个问题。

    陈一凡接着说:“你和刘念……我不想评价他也不想干涉你们的关系,但是……何苦呢,值得吗?”

    春雨的笑容和她的妆容一样,标准而精致,丝毫看不出她真实的情绪:“这是我的工作,我做一天刘总的助理,自然就要全心全意巨细无遗地帮他做一天事。”

    陈一凡略一沉吟:“你在指责我吗?我们原本……原本没打算‘扮演’商界的偶像情侣,后来……大概是我们没有缘分,却不得不为了明德,继续走下去。”

    “刘总的内心,比你想象的更温柔也更容易受伤。”春雨说到刘念,眼神变得很温柔,“他以前吃了很多苦,对于如今所得就格外执着,从小没有人给予他最基本的尊重,所以现在就格外心高气傲,无法容忍任何指责乃至背叛。我也不想谈论你们的关系,毕竟,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到底这么多年,是谁亏欠了谁,谁付出真心,谁又只是逢场作戏。”

    陈一凡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刘念是她不知道如何应对梅恒的时候,慌不择路抓住的备胎。时隔多年,她没办法否认,因为这就是事实,而刘念对她,无论之前之后,始终比她用情更深。从这个角度上讲,无论刘念有多少不是,始终是她不对在先,是她对不起刘念,也对不起梅恒,甚至,可能又对不起柳青阳。

    春雨说完就站起来,径直走到张小同那边结账。她笑眯眯地说:“这里的咖啡真的比我们会议室里那个咖啡机做出来的好喝,嗯,我要办张会员卡。”她好像忘了陈一凡说要请她,飞快地给自己买了单,然后选了个猫咪头的印章,在积分卡上戳了今天这杯咖啡的印花,然后就与来时一样,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了。

    陈一凡看着她纤细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的夜色里,沉默良久,收起了自己电脑和文件,对张小同说:“我不打扰了,非常感谢,如果柳青阳……如果他回来,麻烦你告诉他,明天有时间的话,给我打个电话。”

    张小同当然赶紧点头,帮她拎着电脑包,一路把她送上出租车。见陈一凡走远了,他转回身,只见柳青阳站在街对面的路灯下,双手插在裤兜里,静静地望着陈一凡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已经在那里站了多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