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努力装嫩扮帅的柴公子(固定第一更,求订阅求推荐喽)

    第173章

    李秀宁生辰之宴之日。从牙雕铺子里边拿到了礼物的杨谦,在府中等到了师兄程咬金这一票绿林败类。

    一行人这才刚要出门,却有唐国公府的骑从就已经赶来了在府外迎接。

    一打听才得知,今日不是在唐国公府。而是改在城外靠近运河的别院之中举办李秀宁的生辰宴。

    跟随着这名骑从,一行人快马朝着城外的别院赶去。

    出了城,沿着河岸行了约数里,就已然能够看到了座占地极广的宅院,坐落在毗邻运河的山坡下。

    赶到了宅院门外,远远的,杨谦就已经看到了李世民正站在台阶之上东张西望。

    眼尖的徐世绩看到李世民之后,卟哧一乐。

    “哎哟,我说李二郎,你这是咋的啦,怎么整个人跟吹了气似的,才没几日又胖了?”

    “!!!”

    来了,果然来了,绿林败类扎心组合已经到达战场。

    吐槽光环瞬间对鲁班李造成一万点真实伤害。

    原本站在台阶之上,刚刚露出了笑容的李世民那张越发显得婴儿肥的小脸直接就黑了。

    很快,心怀悲愤欲绝的鲁班李目光落在了杨谦的身上。

    目光幽怨得犹如刚刚要干掉大龙,却被对面的战士连人带龙一起拿下。

    只能含着热泪躺在地上,绝望地看着战士嚣张身影远去的倒霉射手。

    “杨大哥,你是不是故意坑我?”

    杨谦满脸的莫明其妙。“我坑你什么了?”

    “你,你看我……”

    越来越显矮挫胖的李世民指了自己身上那件越发显得不合身的衣物。

    “哎呀,对了,贤弟你说过,让愚兄我不能说胖字。”杨谦一拍前额,然后认真地道。

    “贤弟,你似乎又肥了一圈。”

    “……”李世民差点就尿了。神特么的不能说胖字,你这个肥字更加的难听好吧?

    一干绿林败类几乎都快笑疯掉了。就算是老沉持重的秦琼,也是哭笑不得地指了指杨谦。

    “杨大哥,你,你为什么要欺骗我,说鸭腿对我锻炼体型有好处?”

    杨谦直接就呵呵了,你可以置疑我的人格,但不许置疑我的专业。

    “少年郎,压腿当然会对你的体型有很好的锻炼作用。

    特别是能够增强你的腿部肌肉力量,还能锻炼你的韧带。”

    看到杨谦如此严肃,不像是开玩笑,李世民有些懵逼了。

    “那一天到底需要吃几个鸭腿?”

    “???”杨谦直接就迷了。怎么肥事?这货到底是不是傻的,神特么的吃几个鸭腿……

    收到了消息匆匆赶来的李秀宁看了眼杨谦的表情,还有自己老弟那越来越肥的身材。

    “傻孩子……”

    “姐你骂我做什么?”鲁班李满脸不满地转过了头来叫道。

    “不是吃的。”李秀宁摇头,一脸怜悯地看着蹦跶不已的鲁班李。

    他那张婴儿肥的脸随着脑袋的上下抖动,腮帮子肉都在颤动。

    “……”

    双手揣袖的徐世绩嘿嘿一乐,啧啧有声地道。

    “我很欣赏你,都这么肥了,居然还敢吃那满是肥油的鸭腿。”

    罗士信想到了在荥泽大泽村品尝过的烧鸭腿,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

    “那玩意滋香应该不错啊,贤弟,今天酒宴可有,好久没吃鸭腿了,怪想的。”

    #####

    杨谦没功夫理会绿林败类在那里嘲讽鲁班李,潇洒地跃下了马背,正要拾阶而上。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爽朗高亢的笑声传了过来。

    “三妹,愚兄来迟,还请三妹勿怪。”

    “大哥。”李秀宁一侧脸,只是嘴角微微一扬,算是很给面子的展示了一下她的善意。

    杨谦扭头,就看到了一位长相与李渊那位微胖老帅哥长相颇为肖似。

    留着两撇短须,绸袍华服,披着纯黑皮裘的李建成。

    “来来来,三妹,可还认得你柴兄?”这位唐国公长子抬手朝身畔一引。

    一位与他年纪相若,同样也是二十多岁,却不像李建成那般留须。

    而刻意将面颊刮得青溜溜的,笑容很是谦和的高大男子。

    其身边,还有一个也就是十二三岁的少年,与其容貌到有七八分相似。

    “绍见过三娘子。”

    那位少年郎也有样学样。

    这位明显看得了来,精心打扮过的青年人朝着李秀宁一礼。

    “柴公子。”李秀宁看到此人,表情却仍旧淡然无波。

    “之前,伯母就曾言今日是三娘子十七岁生辰,某特地重金求得一锭雪花镔铁。

    打造了一柄宝刀,还望三娘子能收下,以作防身之用。”

    说话间,这位柴公子从身后的仆从手中打开了木匣子,取出了一柄黑色鲨鱼皮鞘,装饰得奢华中不失俊秀的环首长刀。

    但见他刀出半鞘,乍现的寒光之间,刀身纹路,犹如雪花朵朵,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哇,真漂亮,姐,这可真是一把不错的好刀啊。”射手鲁班李也忍不住瞪起了眼低呼道。

    李秀宁两眼微眯,声音连一丝波动也没有。

    “太贵重,不合适。”

    柴绍爽朗一笑,还刀于鞘,向着李秀宁递过来,满脸真地道。

    “这样的宝刀,唯有三娘这样的巾帼才班配。”

    李建抚着自己的两撇短须,笑眯眯地帮腔道。

    “是啊三妹,柴贤弟送出来的礼物,哪里还有收回去的道理。三妹你就收下吧……”

    “……多谢柴公子。”李秀宁扬了扬入鬓长眉,接过了宝刀,却看也不看一眼,就一把拍在了鲁班李的怀中。

    “给,给我了?”鲁班李满脸难以置信地开心起来。

    门口一干人等。“……”

    李建成扯了扯嘴角,差点呵呵出声。

    “……老二啊,你就不能替你姐搭把手吗?”

    旁边,已然忍耐了半天没说话的程咬金挠着脸上横生的浓须,冲那脸上笑容微僵的柴绍招呼了下。

    “这位老兄,你在哪刮的胡子,居然刮得这么干净,看起来像是年轻十多岁。”

    柴绍:“???”这特么的是谁?年轻十多岁,我特么都才二十多点点好吧?

    程咬金嘿嘿嘿,拿下颔朝着一脸懵逼的柴绍身边的小老弟扬了扬。“你们俩长的挺像的,你儿子?”

    柴绍、柴绛。“???”

    双手揣袖的徐世绩探过头来,轻咦了一声,恍然道。

    “哎哟?连吃惊的表情也一模一样,看来是亲生的。”

    “?!?!?!”柴绍的脸黑成了锅底,其弟柴绛直接就炸了。

    “你们是哪来的混蛋,居然敢这么说我们弟兄。”

    程咬金嘿嘿一乐,。

    “哟哟哟,小老弟脾气还挺暴的嘛。原来你们是兄弟啊?

    老程看你们年纪差那么大,还以为是父子呢。”

    “……”

    李建成脸黑如锅,气极败坏地怒喝出声道。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在此胡言乱语?!都傻愣着干什么,尔等还不将他们逐离别院……”

    “我朋友。”李秀宁神情微冷,双手再次负于身后,下颔一扬。“退下!”

    睥睨天下的目光,锋芒毕露的气势陡然溢显,生生将刚想要冲上前来的一干李建成的护卫全都一滞。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