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女人的友谊

    秦枫打脸的话,唐傲不气反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似乎一点儿也不把秦枫的话放在心上。

    唐傲越是不在乎,沈梦寒越是心惊肉跳,都说会咬人狗不叫,唐傲分明就是一只吃人的老虎。

    沈梦寒真害怕,唐傲越是低调隐忍,将来爆发的越是猛烈,到时候秦枫在这股洪流中死无葬身之地,惶恐不安的沈梦寒上前拉了拉秦枫,让他适当的低调一些。

    有心结交秦枫的司徒慕白也适时挡在秦枫和唐傲中间,笑道:“秦兄,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不显山不露水的拉走秦枫,避免秦枫与唐傲再起冲突,秦枫也不是个得理不让人的愣头青,见好就收道:“谢谢司徒兄的好意,我与梦寒再呆一会儿也就走了。”

    司徒慕白淡淡一笑,他不愧君子之名,对秦枫的拒绝全然不放在心上,做了请的手势,示意秦枫和沈梦寒自便。

    沈梦寒也生怕秦枫再惹事,拉着秦枫就进了人群,自从秦枫和唐傲的争斗开始,唐莹则被她的母亲给带离开了舞会。

    唐母是个生性谨慎的人,她可不愿看到女儿裹入任何的危险中。

    一曲终了,唐莹连个招呼也就离开舞会,对她而言,真是个遗憾。

    “你与唐傲打斗,我都快紧张死了。”沈梦寒埋怨道。

    秦枫笑呵呵说道:“唐傲很厉害,我都快被他吓尿了。”

    沈梦寒摇头表示不信,秦枫二话没说就拿起她的手,往裤裆上放,沈梦寒俏脸一红,那敢真的去摸,红着脸骂了句:“流氓”

    秦枫哈哈大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

    沈梦寒真的搞不懂,秦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难道,他不知道得罪唐傲的下场。

    “秦枫,难道真不知道害怕吗?”沈梦寒扶额低喃道。

    秦枫突然面色一紧,一本正经的问道:“梦寒,你觉得唐傲和司徒慕白谁更厉害?”

    沈梦寒一怔,对于这个问题,她还真没想过,按说,唐家和司徒若论实力真的难分伯仲,比起唐傲的嚣张跋扈,沈梦寒更欣赏司徒慕白的谦谦君子。

    但是,秦枫这般问,肯定有他的原因,反问道:“你觉得呢?”

    “比起唐傲,我更担心司徒慕白。”秦枫实话实说道。

    沈梦寒觉得秦枫真的很奇怪,唐傲与他针尖对麦芒,他不担心,反倒担心那位以谦谦君子著称的司徒慕白。

    “为……为什么?”

    秦枫咧嘴一笑道:“因为他一直盯着我的胸看啊!”

    “什么?”沈梦寒对于秦枫这个回答真的哭笑不得,这是什么答案?

    秦枫并没多作解释,他有种感觉司徒慕白知道胸前的玉貔貅的来历,而且从他疑惑的眼神里,可以判断,这枚玉貔貅来历并不简单。

    司徒慕白对这玉貔貅很好奇,但表面上并不表露出来,由此可见,司徒慕白这人藏得很深,心机比起唐傲来要重。

    “唐傲不会放过你的。”沈梦寒还不忘提醒道。

    秦枫点头道:“我能感觉的到唐傲想杀我,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又改了主意。”

    一听到秦枫说唐傲要杀他,沈梦寒又不免紧张起来。

    后来,她自己也觉得得奇怪,什么开始,变得这般关心起秦枫来了,说起来,他们俩并无半点瓜葛,如果说有的话,两人只是雇佣关系。

    “秦枫,要不明天你就离开**吧。”沈梦寒提议道。

    秦枫能感觉到沈梦寒的好意,但他不会随便的离开,淡然一笑道:“祸是我闯的,如果你怕被我连累,我可以辞职,但是……”

    沈梦寒知道失言,也就没再劝说,听他的话一停顿,逐上前询问道:“但是什么?”

    “你得把工资先给我结了。”秦枫露出无赖的嘴脸道。

    这话真的把沈梦寒气得七窍生烟,她是缺那一百万的人吗?分明是关心才劝说秦枫离开的,脸色胀红的沈梦寒,巍巍壮观的胸前起起伏伏。

    “不知道好歹。”沈梦寒气哼哼的回敬道。

    “言归正转。”秦枫一本正经道:“事情已经出了,要我做缩头乌龟,我可不愿意。”

    沈梦寒的关心,还是让秦枫很感动。

    话到这个份上,沈梦寒也不再多说下去,美眸中流露出异样的光芒,这个看似吊二郎当的秦枫,没想到,还是个敢作敢当的真男儿。

    “可是……”沈梦寒还是很担心。

    话刚说了一半,司徒慕白又出现了,笑盈盈的说道:“今天我特意请的贵客到了,你们有没有兴趣与我一起去?”

    秦枫和沈梦寒互相对视一眼,他们也想不到,还有司徒慕白特别看重的人,这不免让他们产生了好奇。

    随着司徒慕白来到了庄园大门外一瞧,李涵与一个陌生男子正朝他们走来。

    “这舞会真的越来越意思了。”秦枫见到李涵也是吓了一跳,心道:“医院的冰山女神怎么来了?”

    不得不说,脱去白大褂换上晚礼服的李涵确实给人惊艳的眼前一亮,一袭玫红的连衣长裙,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性感妖娆,略施粉黛的她,长发高高盘起,镶着碎钻。

    款款走来的李涵,冷艳中带着性感,妖娆中又透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美艳。

    秦枫真被李涵自带着发光体的美丽给惊到了,惊为天人的她由远及近而来,秦枫一动不动看着美艳的李涵,好似被施了定身法。

    “你这个呆子,一看美女就走不动路。”沈梦寒真的被气坏了,当着她的面,盯着别人看,简直视她为无物。

    伸手狠狠地掐了一把秦枫腰间的软肉,秦枫吃疼,哎哟一声,赶紧把视线挪了回来,沈梦寒那张生气的小脸映入他的眼帘。

    全然是正在吃丈夫醋而生气怒容,秦枫挠着头皮:“别误会,这个女人我认识。”

    “你跟天底下美妇女都有缘,见谁都说认识。”沈梦寒那肯相信,毫不犹豫怼了一句道。

    秦枫知道吃醋的女人是不能用正常逻辑去理解的,指着由远及近的李涵,陪着笑脸道:“她是我的同事。”

    一听秦枫说是同事,沈梦寒的脸色才稍稍好了一些,刚要说话,就听李涵走过来:“梦寒,好久没见了。”

    “涵涵,好久没见。”沈梦寒露出迷人的笑容,热情上前与她攀谈起来。

    秦枫张大嘴巴,看着两人热聊,挠着头皮,搞不懂女人的友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