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逼婚

    司徒家不遗力的支持秦枫,瞎子也能看得出来,就在这一团和气之时,沈老爷子凑着热闹道:“你这小王八蛋,打算什么迎娶我孙女。”

    秦枫满脸错愕,这老子真是要赖定他了?

    沈梦寒为了逃避与唐家订婚,才找来秦枫与她演一场戏,可没想到,沈老爷子不但不反对,反而认定秦枫是孙女婿。

    见面没一会儿,几次三番催促他们把婚事定下来,想想这老头儿自从跟唐家决裂后,就死死抱着司徒家的粗腿,就可以看出,他真是个人精。

    司徒老爷子和司徒慕白脸上都泛起来看好戏的笑容,不过,以沈梦寒的聪慧,还有美丽大方,这种好事,别人想都想不来,落到秦枫还是一脸的不乐意,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

    沈老头也是个人精,把脸一僵:“怎么?你不同意?”

    “我……”秦枫真的很为难,也只有他和沈梦寒知道,他们之间的约定,就算假戏真做,秦枫一个人答应又有什么用?

    为了让老头子能够不失体面,秦枫又要缓解目前的尴尬,真的百转千回,想了又想道:“我觉得,这件事也应该问问沈梦寒的意见,不然,对她不尊重也是不公平的。”

    秦枫用一招太极推手,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向沈梦寒,这样,他不用硬着头皮答应,老头子也不至于沦落到被拒绝的尴尬。

    可是,秦枫还没来得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高兴的时候,沈老爷子回道:“那还不简单,你跟我回去,当着面问清楚不就可以了?”

    “我哭……”秦枫差点就跟沈老爷子给跪了,悲中心来道:“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强忍心中的悲愤,秦枫不得不强颜欢笑道:“我今天来谈生意的,生意并没谈好,就这样离开,似乎不太好吧!”

    本想找个借口暂时可以让沈老爷子消停一会儿,秦枫也好喘口气,寻思个对策,司徒慕白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该死的家伙,竟神补刀道:“秦兄,你放心跟沈老爷子走,剩下的事,我帮你搞定。”

    “我……掐……”秦枫真的很想掐死司徒慕白。

    司徒老爷子强忍着笑意,干咳两声道:“好了,慕白帮我送客,我身体不太好,就回房休息了。”

    秦枫心中重重的叹了口气,这帮家伙真的太不厚道了,也只好认命,跟沈老爷子一起离开,但这次秦枫也并没有白来。

    通过股份合作制,他已经牢牢把司徒家绑到了一条船上。

    沈老爷子也很想凑热闹,那就通过婚姻,把秦枫绑到沈家的船上,这样一来,沈家,秦家,司徒家,无形中就会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

    司徒慕白送他们出门,站在大门口眼睁睁看着秦枫上了沈老爷子的手,挥手告别。

    “误交损友!”秦枫欲哭无泪,回头望着渐行渐远挥手道别的司徒慕白,暗骂一句。

    大约半个小时,来到了沈家。

    不料,沈家上下,沈梦寒,沈梦语,沈从文夫妇都在,今天是沈母丁洁的生日,沈梦寒,沈梦语,特意请了一天假过来给母亲庆生。

    当一家人齐乐融融,温馨感人之时,一大早就不知所踪的沈老爷子回来了,他回来也就罢了,还把秦枫给带回来了。

    “既然大家都在,正好,秦枫,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什么娶我孙女?”沈老爷子一进门连口水也不喝,就向众人问出这样的问题。

    秦枫都快哭了,这是要把人逼死的节奏啊!

    沈从文打起圆场道:“爸,今天我们能不说这事吗?儿孙自有儿孙福,我……”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头子一眼给瞪了回去,训斥道:“你懂什么?这小混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搅黄了梦寒和唐傲的订婚,都一个月过去了,他连点动静也没有,再不定来,这小子八成是要赖账。”

    沈梦寒低下头,眼前的情况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当初,说怀了秦枫的孩子,只不过,情急之下的话,现在老头子竟把人压来,要把婚事给定下来。

    还真让沈梦寒为难,要是不愿意,她或许直接就拒绝了,但是,她又不愿意拒绝,只好把头低下,不愿意看秦枫求助的眼神。

    “你小子这么为难吗?”沈老爷子满面怒容道:“你当初睡我孙女的时候,不是很高兴吗?”

    秦枫嘴角抽搐,刚想解释,就被沈梦茹打断道:“姐夫,你来的正好,我们刚要开饭。”

    拉着秦枫的沈梦语,还不断的朝着秦枫使眼色,秦枫也笑了,刚要说话,就听沈老爷子呵斥道:“梦寒的婚事没解决,谁也不许吃饭。”

    老头子表现出惊人的顽固,这下子,大家都很尴尬的你望我,我望你,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是真的,秦枫肯定会毫不犹豫答应下来,但问题是,这件事并不是真的,他还拿了人家一百万,万一沈梦寒一翻脸,让他还钱,他又怎么办?

    沈老爷子一回来,就逼着沈梦寒和秦枫把婚事定下来,这下子,都很尴尬的不再言语,秦枫把心一横道:“爷爷,目前,我还想以事业为重,暂时不想让婚姻牵绊。”

    “胡说。”沈老爷子喝斥道:“再过几个月,我孙女的肚子就大了,到那时候,我沈家的脸都丢光了。”

    沈梦寒扶额,当时情急之下的话,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爸,我买了一套李大师的茶壶,你要不要看一看?”丁洁插话道。

    “儿女婚事重要,还是,咦?!”沈老爷子一怔,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沈老爷子,一生就爱两样,下棋,喝茶,尤其是对茶具更是爱不释手,深谱老头子心理的丁洁,及时出手,准确的抓住了老头子的弱点。

    “李天伦大师的作品。”丁洁的说道:“你要是不喜欢,我就送给别人了。”

    “胡说,你还没把东西给我看,怎么能随便送人?”沈老爷子不乐意了,李天伦大师出手的茶具,是他最喜欢的。

    “那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再看?!”丁洁笑道。

    沈老爷子就像一个小孩子被哄得很开心,听话跟丁洁走到了餐厅。

    沈从文长吁一口气,对秦枫道:“也就是你妈,能够驯服这个倔老头,我们都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