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鸡蛋与石头

    销售美眉也算是资深销售,但她还是有了活久见的感慨,刚刚她还以为秦枫只是一个靠着一张帅脸,就为所欲为的小白脸。

    结果,现实结结实实的打了她一个耳光,人家买起豪车来就跟买白菜一样,刚才沈梦寒要给他买辆,分明就是人家秀恩爱。

    吃了一地的狗粮,还被结结实实打了一记耳光的销售美眉,认识什么是低调的土豪。

    现在东方美颜大卖,账面上虽说没有多少资金,但谭惜玉还是每个月都给秦枫一百万作零花钱,一张黑卡里已经有上千万资金。

    上千万虽说不多,但是买几辆奥迪,就跟玩一样,平时,秦枫并不怎么花钱,但是这时候,该花还得花,不能在自己女人面前丢了人。

    买了几辆车,最后连沈梦寒买的悍马一起结了账,一共也就花了四百多万,秦枫很豪气把黑卡递了过去:“拿去,刷卡。”

    销售美眉揉了揉几乎快麻木的脸,她真从来没见这么买车的,以前接待的客户买一辆又是询价,又是要优惠,口水都快说干了,最后说不买了。

    这个也没怎么说,这对男女就在她的面前秀了回恩爱,就买了四五辆豪车回去,销售美眉都快哭了,自己咋就遇不到这样好男人。

    这几辆豪车光是提成,销售美眉都有十万块进账,所以特别殷勤的办手续,提车,除了那辆悍马,买奥迪的,秦枫特意给了个地址,让他们送过去。

    对于这一大单生意,4S店老板都惊动了,亲自把二人送出了门,还特意让人把几辆奥迪送到了东方美颜办公写字楼。

    沈梦寒特意没坐她来时开得车,上了秦枫的悍马,一对在别人眼里的壁人,开着霸道的悍马,行驶的江北的环城公道上,一路帅气拉轰的悍马,都是爆棚的回头率。

    坐在副驾的沈梦寒很喜欢坐在车窗边上吹着风,任由着长发飞舞的感觉,满足了她一切对美好爱情的向往,这也是她买这辆悍马的初衷。

    开了几圈,正打算找个路口返城的时候,手机响了,是林强打来的。

    “老大,救救我的妹妹吧!”林强一个铁打的汉子哽咽道。

    秦枫听他声音不对,一听林雪儿出了意外,要知道,林强可是他的好兄弟,他出了意外,秦枫心难免会一沉,说道:“林强,有话慢慢说。”

    “老大,我妹妹被姓倪的划伤了,差点还被他污辱……”林强哽咽道。

    “姓倪的?!”秦枫想到了倪仁白那张阴狠的脸,于是道:“兄弟,你现在在家吧?电话里说不方便,我们见面再说。”

    很快,挂掉了电话,秦枫露出阴郁的神色,就连沈梦寒都感了害怕,她从没来见过秦枫生气的样子,从刚才的电话中,她大致猜到了,秦枫的朋友出了意外,多半与倪仁白有关。

    秦枫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如果有人敢伤他的兄弟,就等于打他的脸。

    “我送你回去?”秦枫询问道。

    沈梦寒摇摇头:“我要跟你一起去。”

    秦枫不再说话,开车下了绕城公路,直奔林强所住的小区驶去,大约半个小时以后,驶进了小区时在,一进小区,就听见两位大婶在议论。

    “也不知道是那家的坏小子,看上了林家的姑娘,得不到了手,竟拿刀划伤了她的脸,真是天杀的混蛋……”

    秦枫胸中的火蹭的一下就窜起来了,眸露凶光,犹如一头要吃人的野兽,沈梦寒觉得有些害怕,在一旁小心的问道:“秦枫,你没事吧?”

    “我没事,但我敢保证倪仁白肯定会有事,而且是大事。”秦枫双拳紧握道。

    沈梦寒很害怕,也很担心秦枫的状况,生怕他会惹出事来,低声劝道:“秦枫,你要冷静,暴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最起码,能解决一大半问题。”秦枫把悍马停稳,下了车走了四合院,沈梦寒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林强家的大门没锁,秦枫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一进院门就看到林强正哭丧着脸在院子里熬中药,看他这副没出息的样子,秦枫就气不打一处来。

    “打起精神来,平日里不很狂吗?怎么今天跟霜打的茄子似的?”秦枫骂道。

    林强被秦枫这一骂,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嚎啕大哭起来:“倪仁白这个王八蛋,我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可是……”

    秦枫明白,林强不是不想报仇,可是,倪家财雄势大,他就是一个帮会的老大怎么跟人家斗?倪仁白分分钟就能捏死他。

    心里的憋屈,让林强很苦闷,堂堂七尺男儿,好歹也是一条汉子,这会儿哭得就跟小孩子一样。

    秦枫一把搂过他来安慰道:“兄弟,我们什么都可以没有,但绝对不能没有血性,我们命都可以丢,但绝对不能丢掉脸面。”

    林强抬起头,像是不认识秦枫一般,一直盯着秦枫看。

    “好了,带我去看看雪儿吧!”秦枫拍了拍情绪已经平复的林强。

    林强嗯了一声,带着秦枫和沈梦寒走进了屋子,一见屋子,秦枫就觉得浑身的血在沸腾,真的是怒火中烧。

    林雪儿蜷缩在墙角,光滑脸蛋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处医用纱布包裹,眸子流露出的惊恐不安,好似一只受伤的小鹿,让人心疼。

    看到她这样,秦枫心都快要碎了,他真不明白,倪仁白怎么就能忍下得了手的。

    沈梦寒在一旁也抹起了眼泪,为林雪儿感到惋惜。

    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姑娘,竟被划伤了脸毁了容,人还被吓得精神都快失了常,这就连好脾气的沈梦寒也不禁生气,骂道:“倪仁白真不是人。”

    “不管他是不是人,以后,不用再做人了。”秦枫阴冷的说道:“他惹上了我,我就让他在江北待不下去。”

    “秦枫,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我还是劝你冷静点,千万不要跟倪家斗,这无疑于是鸡蛋碰石头。”沈梦寒还是劝他冷静。

    “鸡蛋碰石头?!”秦枫冷笑道:“谁是鸡蛋,谁是石头还不一定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