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一切尽在不言中

    秦枫的语出惊人,犹如一颗深水炸弹,让全场炸开了锅。

    媒体的视线都聚焦在了秦枫手里那一份厚厚一叠的关于中草药配方的说明,这份配方的说明是秦枫和他的弟子连夜搞出来的,也是在固本培元汤注册的时候,准备的一份最为详细的说明。

    想打败对手,那就得准备充分,为了证明中药只要配比合理,绝不会致人性命,也是对东京大学研究所的最有力的回击。

    “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论起中医,岛国都是从华夏学去的,按同根同源来说,我们可以当他的爸爸,现在让他们来论证中医中药真实性,实在可笑之极。”秦枫嗤之以鼻道。

    会场发出会意的哄笑声,华夏与岛国之间的历史渊源很深,在场的华夏国的记者听到秦枫如此评论,都觉得十分的解气。

    “秦先生,你一再强调你的药方是没毒的,只是配比出了问题,但是,东京大学为了科研的严谨,用了很多种配比,结果都是一样的。”美国记者有意跟秦枫杠上了:“如果我要是一位患者是会相信你,还是应该一个权威机构的认证?”

    这位美国记者真的是杠精托生,执意打破沙锅问到底,幸好,秦枫和海茵茨在召开澄清会之前,对各种困难都想得比较充分,所以,这位美国记者咄咄逼人的追问,秦枫也并不慌乱。

    “中医博大精深,讲究的是望闻问切,阴阳平衡,而西医对于什么都归结于冷冰冰的数据报告,而这个数据报告很可能会被人为操作,而出现偏差……”秦枫不紧不慢的说道:“东京大学研究所出于何种目的,我不太清楚,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他做这报告肯定是有问题的。”

    “空口无凭,你怎么说都行。”那位美国记者反戈一击道。

    这家伙的嘴脸分明写满了我就是收了黑钱,就要站出来给人家当爪牙,只要给他找个一个漏洞,他就会毫不客气的为了死咬不放。

    为了摆脱这条疯狗的纠缠,秦枫也就不绕弯,直接抛出真实病例道:“能够研究出这剂汤药,并不是我突发奇想的个人创造,而是在接手一位癌症已经扩散全身的老人,根据他的病情而翻遍的医籍书典而研究出来以滋补身为主,治疗癌症为辅的汤药……”

    “而且这一剂汤药,前不久也在华夏岛国交流会上使用过,也奇迹治愈了一名癌症患者,想必大家都应该知道吧?”

    秦枫稍加一点拨,在场大半的记者都回忆起,前不久,在江北医药大学国学馆里,一场让国人扬眉吐气的一场比试。

    最后华夏交流团以精湛的医术赢得了比赛,也向世人证明中医神奇,更让人相信,中医不会就此衰亡,因为,它有了一代接着一代人的传承。

    “如果说一例案例不足以说明的话,那么,两例都取得了成功,难道还不能说明,那就有点强辞夺理了。”秦枫笑道。

    一席话博得在场华夏记者的掌声,他们用掌声来支持秦枫,支持这位未来中医扛鼎的大神。

    “海茵茨教授为了能够造福全世界,便把他向我了解的中医治癌症的病例,写成了论文,并着重对固本培元的汤药进行了阐述,并配以西医思维的数据论,可是,遗憾的是,数据出现了偏差,而被有心人利用了……”秦枫话语里透着惋惜。

    这时,沉默的海茵茨说道:“我是一本严谨的医学工作者,从事医学研究有四十年了,这次论文事件,给我生活工作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我还是认为做这件事的初衷是没有错的,因为,通过中医汤药,调理病人的身体,唤发身体里细胞活力,再用西医的化疗技术,杀死癌细胞,中西医结合的方式,在我看来,也是最为科学的方式。”

    “但是,这样的理论,已经触动了某些集团的利益,招至他们的反扑。”海茵茨情绪激动道:“你们为了钱,就可以罔顾道德,着实让人齿冷。”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海茵茨言词犀利的指出了幕后那些大鳄们将这件事不断放大的真正的险恶用心,就是为了让所有蒙在鼓里的人都认识到他们丑恶的嘴脸。

    海茵茨已经勇敢的站出来指责,他敢于与世界为敌,就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身旁有一位最坚强的盟友,那就是秦枫。

    海茵茨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学者,为了捍卫真理,他愿意赌上身家性命,这样做本身就博得全场记者交口称赞。

    “我们挺你!”

    “海茵茨教授,你是好样的!”

    “揭开事实黑幕,还原事件真相!”

    “……”

    现场很多有正义感的记者们情绪都被点燃了,他们都喊出正义的呐喊。

    秦枫笑了,预期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决定趁热打铁,拿起桌上的注册专利的材料,向在场所有人宣布道:“这一份固本培元汤,我已经向专利局注册并获得批准,在此,我想向各位强调汤药配方的合法性,为了证明,我不是在信口胡说,我会向全球征集志愿者,进行亲身体验,真金不怕火炼,事实胜于雄辩。”

    热血澎湃的话,博得在场记者的一致掌声,纷纷的喊好,而那位杠精托生的美国记者见势不妙,开始慢慢地向人群后转移,见势不妙准备溜走。

    这家伙要溜,秦枫就当没看见,向在场的所有记者道:“好了,接下来是提问环节,对于你们一切的问题,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秦枫谦逊内敛的处理风格,博得在场的记者一致好感,使得现场气氛变得格外的热烈。

    话音刚落,在场的记者纷纷举手示意,有话要说。

    “那位穿红衣服的女士。”秦枫微笑一伸手,那位红衣女记者站了起来。

    她一站起来,秦枫不禁笑了,原来是认识的,就是在勇敢闯入疫病肆虐的横桥镇的美女记者江宜欣,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之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