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7章 意外

    李涵用水打湿了毛巾,给自己擦了把脸,随后又给秦枫擦了擦脸上的汗,眼看着木针插入心脏快一半的位置,忍不住道:“你这样做能行吗?”

    “你怀疑我?”秦枫咧嘴一笑,还不忘卖弄道:“我的医术可不是随随便便吹大牛出来的,这一针也是有说法的。”

    李涵最看不惯就是他这副洋洋得意的模样,伸手就给了他一记暴栗,被她狠敲了一记,秦枫才收敛了许多,嘿嘿笑了几声道:“你别着急呀,我这一针叫阎王愁,从阎王手上把人抢下来,刚才替病人放了毒血,使得新鲜的血液在身体里流转……”

    “新鲜的血液带来了勃勃的生机,能够让人起死回生,焕发新的生机。”秦枫一本正经的说道:“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我就有希望把她从生死线上拉了回来。”

    李涵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做何评价,不过对秦枫医术,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先前北斗七星针法,能够把病人毒血给清除,然后再用斗转星移,把身体的毒血放出来,这步骤不能乱,所以,每一步我都会很小心,生怕会出任何的闪失。”

    “别的说那么玄乎,到头来,病人也救不回来。”李涵真怕他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忍不住在一旁打趣道:“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了。”

    秦枫笑而不语,把注意力转移到病人身上,看着插在病人心脏位置的木针,这木针还有大半截留在外面,他伸手一弹,木针的尾翼开始抖动。

    木针尾翼抖动的同时,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病人身体也跟着抽搐起来,随后,她的身体泛着莹莹的白芒。

    这道白芒更像是还魂的圣光,被这道圣光普照,病人立刻就能起死回生,灵魂重回人间。

    五分钟过后,秦枫伸手探了探病人的腕脉,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长吐一口气道:“这次手术很成功,病人终于是被我救回来了。”

    “可是……”李涵看了看躺在病床上还在昏睡的病人,还有点不敢相信。

    秦枫微笑道:“她身上的木针还没有拔掉,等过一会儿,待她身体里的真气平息了,我再逐一拔去身体上的木针,这样一来,她就会醒过来了。”

    要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李涵几乎不敢相信,秦枫所说的都是真的,人民医院里视这个病人如虎,生怕给她治疗以后会出现意外,连累自己的名声。

    秦枫不躲不藏,勇敢的站了出来,这让李涵真的很感动,她心里很清楚,他是为了自己才甘愿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仗义出手的。

    李涵平静看着秦枫,喃喃自语道:“阿枫,你的医术到底怎么学的?我怎么感觉,与你差距越来越大了?”

    秦枫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对这个问题,他还真不好回答,随着,他对衍天诀了解的深入,对于浩渺无边的中医,也是越来越痴迷,医术也在不断的学习中进步。

    “我真心的为你感到骄傲。”李涵实话实说道。

    话锋一转,她的美眸又是一黯:“对于你,我也很矛盾,家族的反对声实在太强,一度让我不得不远走他乡……”

    秦枫一想到李涵曾经为了躲他,消失了一段时间,他一直想弄明白,这其中为什么会如此大的误会,可是,李涵并不给他机会。

    趁着这次,秦枫发问道:“涵涵,能告诉真正的原因吗?”

    李涵犹豫了,但很快摇头道:“对不起,我不能说,总之,是我对不起你。”

    这话说得太暧昧了,秦枫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以沉默应对,过了半晌,才转移话题道:“我们再等一刻钟左右,病人就会苏醒过来。”

    秦枫没有逼她,这让李涵很感激,嗯了一声,与秦枫一起等着病人苏醒。

    ……

    icu重症监护室外面,王才良一直在默默的等侯着,他虽然听不到秦枫和李涵的对话,但是,氤氲散去后,他亲眼看到了秦枫施针的全过程,这在他的眼里简直就是神乎奇技。

    与此同时,办公主室老梁已经按院长的指示,把秦枫出手施治病人的消息放了出去,还特意配上了一张图片,挂在了网上。

    消息一经登出,医院的服务器差点被挤得瘫痪,网站的评论区,一瞬间就有上千条留言。

    “秦院长,他怎么会在人民医院?”

    “难道,他也出手了?”

    “我听说,秦枫为了帮助心爱的女人,才会出手去救那个濒临死亡的病人,这要是万一失败了,他可就身败名裂了。”

    “……”

    网上各种评论不绝于耳,不但医院的网站,就连渣浪的微博,企鹅的微信群都在疯传着秦枫出手救人的消息。

    微博上,微信群里,有夸秦枫的,也有骂秦枫的,总之,秦枫出手救人的消息热度已经达到了峰值,在江北,秦枫的大名比起那些流量小生,更有ip价值。

    要不是秦枫明确表态拒绝做广告,不然,那些广告商肯定挥舞着大把的支票本让秦枫随意开支票。

    就在外界喧嚣吵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病房里的情况并没有向秦枫预料的方向发展。

    病房里

    病人心脏位置的木针抖动终于停止了,颤动针翼所带来莹莹的白芒也渐渐黯淡下来,按照原先的计划,这时,秦枫就会拔去木针,然后静静的等着病人醒过来。

    拔针前,秦枫习惯性的替病人搭了搭,这一搭脉,着实把秦枫吓了一身冷汗,原来,跳动有力的脉膊,突然微弱下来。

    如果不是,木针还吊着病人一口气,说不定,病人已经一命呜呼。

    “怎么回事?”秦枫很不解,纳闷道:“为什么病人的呼吸和脉膊都在不断的衰弱,这与我先前想像的并不一样啊!”

    秦枫这一说,让李涵的心也没来由得一紧,呆了呆道:“那该怎么办?”

    “我……”秦枫还没来得及搭话,躺在病床上的病人身体出现了颤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