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请柬

    眼见侯爷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靖安侯府上下,已经挂满了红。

    相比于府上上上下下忙碌的人来说,李信就显得悠闲很多,他现在不用去禁军上班,也不用上朝,每天上午站完拳桩之后就四处溜达,偶尔去一趟叶家陪叶老头下棋。

    因为挖了叶老头一个人,有点不太地道,所以李信跟这老头下棋的时候,故意输给了他两句,老头子高兴的喜不自胜,差点没拉着李信的手不让走。

    这天是腊月十五,距离李信成婚还有两天时间。

    一大早,李信跟钟小小一起吃了个饭,然后就穿了身便衣出了门,陈十六犹豫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活,跟在李信身后一起出了门。

    他现在胳膊上的伤口已经差不多愈合了,不过只剩一条胳膊还是做不了什么活,不如跟在李信身后跑个腿,驾个车。

    现在是冬天,一般出门都很少有骑马的了,多半都是坐马车或者是坐轿,李信也不例外,他往马车里装了几件棉衣,然后跟陈十六一起,往城南方向赶去。

    到了巳时左右,李信的马车在羽林卫大营门口停了下来,李信先跳下马车,抬头看了看这个大营的门口,心里有些唏嘘。

    如今的羽林卫,地位很是尴尬。

    一方面,当年跟着魏王殿下闯宫门的那批羽林卫,不少都高升到了别的衙门做了官,甚至在朝堂里形成了所谓“羽林卫一系”,这些羽林卫出身的官员就对羽林卫十分照顾,因此日子过的还算滋润。

    但是也正是因为闯宫门,羽林卫有些被天子忌惮,如今的羽林卫基本不再轮值宫禁,都快成了个闲散衙门了。

    李信从马车里抱了两套棉服,手里拎了壶酒,走进了羽林卫大营。

    此时,在羽林卫门口守门的人,大多都是新兵了,很少有人认得李信,但是因为李信随身跟着亲卫,所以他们也不敢拦着,只能飞快的跑去通报,没过多久,一身甲衣的沐英,就迎了上来。

    他深深弯腰。

    “侯爷怎么来了?”

    他从南疆回来之后,就回羽林卫复职了,毕竟如今这个大晋的官职,对于沐家来说很重要,他这个羽林卫的右郎将,也算做的尽职尽责了。

    李信笑着把他扶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这厮,怎么越来越客气了。”

    沐英笑呵呵的站直,低眉道:“不是侯爷教过卑职,在京城里做官,要讲规矩么?”

    “那是跟外人,咱们是自己人。”

    李信抱着棉服,拎着酒,笑着问道:“王师父在不在?”

    “在,怎么不在?”

    沐英有些无奈的说道:“这老头最近脾气越来越不好了,前几天卑职去找他喝酒,还被他赶出来了。”

    李信摇了摇头,迈步去了羽林卫东院。

    这会儿虽然已经不下雪了,但是前几天下的雪还没有化开,天气仍旧很冷,李信拎着两壶烈酒,走到了王老头的班房门口,轻轻敲门。

    面无表情的王钟,缓缓打开房门,然后他上下打量了李信一眼,眼神动了动。

    “你怎么来了?”

    “来请王师父喝酒啊。”

    李信提了提手里的两壶酒,放在一边,然后又把两套厚袍子放在桌子上,笑着说道:“天气冷了,来给王师父送两件厚衣裳。”

    王老头一辈子无儿无女,也没有收徒弟,李信算是他唯一的徒弟。

    当然了,这老头在羽林卫里待了三十年,手底下也带过不少人,逢年过节的时候也有人来看他,但是平时的时候毕竟有些孤单。

    王钟默默的坐了下来,瞥了李信一眼。

    “听说你小子最近忙得很,怎么有空过来看老夫了?”

    “不是来看你的。”

    李信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通红的请柬,拍在桌子上。

    “你徒弟要成亲了。”

    靖安侯面带微笑:“后天办事,您是长辈,叫人通知您不太合适,所以就自己跑过来,跟您说一声。”

    王钟瞥了桌子上的请柬一眼,最终默然道:“你现在发达了,老夫一个老丘八,过去不合适吧?”

    在他看来,李信现在来往的人都是大富大贵的人,他这个邋遢的老兵去确实不太合适。

    李信瞥了这老头一眼,笑骂道:“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通知您了,爱去不去。”

    说着,李信就要往外走。

    走到班房门口的时候,他回头瞥了这老头一眼。

    “叶师到时候也去,你不去就拉倒。”

    说着,李大侯爷负手走出班房。

    班房门口,沐英在等着李信,见李信出来之后,他上下打量了一眼李信,笑着说道:“王老头怎么说?”

    “他会去的。”

    李信双手揣在了袖子里,轻声问道:“我上次带到禁军里的那个少年,现在在哪?”

    沐英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连忙低头道:“在右营的一个校尉营里,按照侯爷的意思,他现在还是一个普通的羽林郎。”

    李信说的这个少年人,是他从老家带回来的少年林虎,这个林虎是原来的那个“李信”唯一的一个朋友,带到京城里来之后,李信就把他安排在了禁军里,从一个普通的羽林郎做起。

    算算时间,那个时候应该是七月份,现在已经进了腊月,也就是说他进羽林卫已经小半年了。

    沐英低头道:“卑职领他来见侯爷?”

    “不用了。”

    李信转身,从陈十六手里接过另外两套厚衣服,捧在手里。

    “请沐兄带路,我去见他。”

    没过一会儿,李信就出现在了西院的营房里。

    脸色冻的红扑扑的林虎,有些束手无措的站在李信身前。

    如果说半年前,他还不知道李信现在是个什么身份,还可以用一颗平常心跟李信说话,那么在京城待了半年之后,他已经深刻的知道了他与李信之间,有一条多么大的鸿沟了。

    李信拍了拍他越发壮实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怎么了,不认得我了?”

    他用的是正宗的永州方言。

    林虎心里一暖,咧嘴笑道:“当然认得。”

    李信从袖子里,取出另一张请柬,递在他的手里,然后面带微笑。

    “虎子,我要娶婆娘了。”

    “就在后天,到时候你记得来。”

    林虎接过这张请柬,挠了挠头。

    “哪里的婆娘,好看不?”

    靖安侯哈哈一笑。

    “京城本地的婆娘,长的还行。”

    林虎把请柬收进了怀里,点了点头。

    “好,到时候我一定去。”

    李信又把厚衣服递在他手里。

    “虎子,这里比老家天冷,我给你带了两件衣服,你先穿着。”

    林虎犹豫了一下,最终伸手接过了这两件衣服,笑容灿烂。

    “谢谢信哥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