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心劫(刘传浩)

    我从没有听过比这更奇怪的要求——在一个破落网吧的后排椅子上等人,而且从周五开始连等三天。

    要求虽然奇怪,但当时的我管不了这么多,自从被十一人阁战队坑了之后,我已经有好些天没有收入了。即使是再接代练,恐怕也得有个过程,所以只要对方给钱,那么,再奇怪的要求我也可以接受。

    来找我的是一个西装革履,穿度很精致的男人,他从皮箱里掏出很多钱,老实说,那些钱比我代练一年还要多。他告诉我,他们之前调查过我,曾经参加过十一人阁战队的青训,而我需要等的人就是一起参加青训时的一个老熟人——陈聊。我需要做到两点,一是假装和他偶遇,二是尽量和他搞好关系,对方会因为我所带来的情报将钱加码。

    说起陈聊我还是记得的,当年机缘巧合之下,我曾经坑过他一把,间接地害他丢掉了青训资格。本来对这事我有些愧疚,但当我参加完二队的训练之后,我知道,我这是帮他躲过一劫。

    虽然假装偶遇,又假装套近乎这种行为看起来有些卑劣,不过只是一些情报而已,对他应该也没什么损失。我曾经考虑过这些人为什么愿意花重金让我去窃取陈聊的情报,但却始终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虽说他因为击败外挂的事情好好火了一把,但如果是看重他的商业价值,完全可以直接找他本人谈嘛,根本没必要从我这绕一圈,而且他现在也不是职业选手,他的身上难道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给钱的同时,对方提醒我,陈聊这个人喜欢多管闲事,我要尽量装的可怜一点,比较容易引起他的关注。

    我在网吧等了两天,并且发消息问那个付钱的男人凭什么确定陈聊一定会来。对方告诉我你别管,乖乖等着就是。不曾想,到了第二天,他还真的来了。看在这么多钱的份上,我一路卖力地演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同为青训生”这事降低了他的警惕性,他似乎没怎么怀疑。

    从种种迹象来看,陈聊确实是一个人品很好的人,而且似乎也并不笨,但他却有个缺点,总喜欢把人往好的方面想。我拿出实力高过他一筹的账号与他对战时,他也只是怀疑我是因为疏于训练而导致水平下降,全然没有考虑到飞刀这个武器,你在心虚时,是根本发挥不好的,我甚至紧张得连烟都不敢点,生怕他看出什么。直到看他似乎完全没有怀疑的样子,我才稍微放下了心,在最后一刀发挥出了自己的实力。

    虽然心怀愧疚,我倒也有办法心安理得。就像很多小偷偷了别人的东西时自我安慰的一样——我是一个穷人,我需要这些钱,但被偷的那个人并不差这些东西。同样,是个人都可以很轻易地看出,陈聊的家庭条件比我优渥太多,他甚至和我说他的父母给过他打职业的机会。我无法想象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会是怎样的一种幸福,他宽容,他善良,根本上说,是因为他什么都不缺。

    本来事情到了这里也挺好办的,我只需要每天汇报他打了哪些副本,几点到几点上课,几点到几点又在玩游戏。而这些事情,就算是看他的直播也可以轻易知道,我实在想不通对方到底图什么。不过,反正有白赚的钱,谁不要谁是傻子。

    在对方的建议下,我顺带找了份外卖的工作,事实上,我只会看心情偶尔去送两单。大部分时间都在睡大觉,但是,为了避免陈聊看出来,我得减少游戏时长,以显示自己确实在努力工作。

    事情的转折在那天晚上,我那天无聊送个外卖,居然就被人邀请打职业。这个提议令我十分心动,倒不是说我有什么“电竞梦”或者“成为职业选手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只是单纯地认为,这种用情报换取金钱的工作终究无法长久。打职业看上去才像是一个更有钱途并且更加适合我的工作。

    万万没想到,陈聊居然带着谢流萤大晚上的跑来网吧,而他们的目的居然也是邀请我打职业。看来游戏新版本的消息放出之后,还是有不少人看好游戏的后续发展的。在合同金额差不多的前提下,我果断选择了陈聊他们战队,一来有月神名气的加持;二来陈聊和谢流萤这些人的实力明显要更强一些,作为队友,肯定更加容易打出成绩;三来,更方便我情报工作的开展。

    就在签订合同的第二天,剧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那天,月神拿了个硬壳本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在上面签字。我很纳闷,按说这东西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合同的附加条款,那会是什么呢?我仔细一看,却惊呆了,这是一个宣誓书,签字的人都是表明自己愿意维护游戏的正常运行,和什么想要搞垮游戏的幕后黑手斗争到底。

    我很奇怪,当即就向月神提出了自己的疑惑——还有人想要背地里搞垮游戏?这游戏难道不是自己凉的吗?

    月神诧异地看着我,说这件事这两天都闹翻天了,我居然不知道?

    说实话,这些天我都没怎么玩游戏,而世界频道这类比较杂乱的频道是被我在游戏设置中默认屏蔽的。这时,我才打开官网新闻中心后者后觉地看到关于岳倩的假赛风波,以及林寻的死因。

    接着,月神告诉我,游戏自己的机制和市场环境的改变当然也是重要因素,但是他们要对抗的这个人全程没按好心。陈聊他们暑假时在这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非常了不起。当然,这事是自愿的,也不是说职业选手就一定要签字。

    看到这里,我总算是明白了,那些花钱收买我希望我提供有关陈聊的情报的人,八成就是这些想搞垮游戏的。我暗暗惊讶,但为了避免怀疑,还是战战兢兢地签了这份宣誓。

    当天晚上,我想了很多,现在这个局势中,我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内奸?

    我这人虽然道德下限不高,但做人总是该有些底线的,而这些人做事,似乎是根本没有底线。这时,我意识到我不能再继续与他们合作,倒不是因为我突然正义感爆棚,而是这些人实在太可怕了,我得尽早与他们撇清关系才行。

    第二天,我找了个机会,给那个联络人打了个电话,明确表示自己不想再提供情报了,官网关于他们的消息已经公开,这件事情风险太高,我只是个普通人,根本做不来。至于之前他们给我的钱,我可以一分不少全部退还。

    我本以为这事多少会有些波折,而且对方势力庞大,很有可能会被报复。但没曾想却意外地顺利,他说,我只要做到一点他就可以不再追究,而且钱我还可以不用退还,那就是不能告诉其他人我们之间曾经有过交易。

    这事我自然一口答应下来,毕竟这种黑历史要是曝光了,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过的很开心,可以专心地当一名职业选手,又可以获得一笔不错的收入。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发现,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在时时刻刻的算计别人,虽然我心里有愧,但大家还是非常真诚地接纳我。我从小就会的那一套“穷人的精明”在这个环境中并不管用,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想要什么东西直接开口就好了,根本没人会在意鸡毛蒜皮的事情中是“赚了”还是“亏了”。

    现在想想,半年前第一次见陈聊时,因为他的泡面的售价比我贵一块钱,我就骗他说“我天天吃这个,想换个口味”的行为实在太不地道了。之后还怀疑他会不会有所察觉,实在是也有些可笑。

    过年的时候,家人似乎也有意识地想要和我修复关系。我很清楚,他们是看我混出些名堂了,所以想要修复关系,本质上说,还是看上我兜里的钱。当年和我断绝关系的时候说得那么决绝,现在倒是知道舔着脸回来找我了。他们和我说什么哥哥年后就要娶隔壁村的姑娘,家里还缺一笔彩礼钱,希望我能支援一下。

    呵,支援你个大头鬼,我现在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凭什么还要支援?不过有一说一,虽然父母对我很糟,但是老哥和我还是有感情的,当年我逃课打游戏,他就是帮我打掩护的那个。被发现后,面临惩罚,也是他一直在替我说话。我可不想让他真的没钱娶老婆,想到这里,我直接拨通老哥的电话,问他需要多少钱。我直接给他,免得给爸妈过一手不知道会抽多少成出来。

    我把钱转过去,老哥也一个劲地感谢,说什么将来一定会还的。我本以为事情到了这里,应该告一段落了。然而就在前天,我们去往g市参加线下活动。那个幕后黑手的人却忽然电话找到我,他倒也没什么别的目的,就是想把当初给我的钱要回来。

    这下我彻底傻眼了,老哥的彩礼并不少,当时他们给我的钱搭上了我半年的工资才勉强够,现在却哪还有钱还给他们?他们却说,让我考虑清楚,过一天再来基地找我。

    整个活动,我都有些忐忑不安,看到那个兜帽男击败了陈聊,我有些怀疑陈聊是不是也被他们收买了,故意放水才输得这么难看,他们是不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给我一个下马威?

    回去的车上,我想了很多,我意识到这些人当初轻易放过我对我而言绝不是件好事。他们知道,那个时候要回钱,或者逼我继续做眼线都是没有意义的,把我逼急了,肯定会把事情的始末和战队里的其他人和盘托出。而现在想来,本着“不知者不罪”的原则,也许那个时候我老实交代,大家可能会考虑原谅我。

    但到了今天这一步,我已经被完全套牢了,既离不开职业赛场,也没有钱还给他们。而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算准了这一步,才在这个时间点选择来找我。

    我想了想对策,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向郑铭川借点钱。尽管可能我欠的这些钱对他来说可能就是个零花钱,但大家都是队友,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去找他,却发现他根本不在房间里。在这时,幕后黑手的人却先打电话给了我,告诉我他们已经在楼下,让我赶紧下去。

    我不敢违抗,下得楼去,和那人碰了头。接着,我想找个不容易被人看到的角落和他们把这件事掰扯清楚,我本能地想到了火锅店背后,我带着那人来到这里,却意外地发现郑铭川居然也在这打电话,而他明显看到了我和那个人在一起。我吓得魂飞魄散,赶忙溜到别处。

    对方提议,我有两条路可以走,一,继续充当他们的眼线,二,立即把钱还清。如果我两条路都不选,那他们一定会“要我好看”。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陈聊他们一直以来对抗的是多么可怕的敌人,这些人非常擅长放长线钓大鱼。我甚至怀疑从不关注电竞圈的父母突然知道我手上有钱了,没准就是他们放出的风声。现在仔细一想,他们之所以能确保陈聊在那个网吧遇到我,很有可能是请了一批人,把附近所有其他网吧的位置都占满了。

    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名义上给了我两种选择,实际上在这种情况下只给了我一种选择而已。他们算准了我绝对不敢和战队坦白,因为这个时间坦白,几乎不可能得到大家的谅解,而且就算我说加入战队后没再泄露过情报,也绝对没人会相信。因为在关键的问题上不坦诚的人说的话,是根本没有参考的价值的。尤其是拉我进队的陈聊,他虽然宽厚,但处事极有原则,不可能容忍一而再,再而三的欺骗。

    那么事情曝光之后,我的职业生涯也就到此为止了,有了这样的“前科”,可以确定,没有战队会愿意要我。

    可以想见的是,就算我现在把钱还了,他们也可以拿这事继续威胁我,毕竟,只要他们拿着手中的证据爆料,我就会失去现在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

    这时,我做出了一个自认为最明智的选择,我明白地告诉对方,做眼线是不可能继续做了,有本事他就爆料吧。

    是的,我之前的十几年一直在趋利避害地活着,现在突然想热血一下会显得有那么一些奇怪,但谁又规定蔫人不能出豹子呢?这半年,我明白了问心无愧比有钱更让一个人快乐。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当然,在这种场合下,他也不能把我怎么样,只冷冷地说了句“期待我明天的表现”便离开了。

    比赛开始前,我一直觉得是不是找个机会和大家先坦白比较好,无论会被怎么样处理,我都可以接受。但从大家的表情来看,一个个似乎都心事凝重,状态不佳,我现在要是说了这种事情,肯定会影响其他人在接下来的比赛中的发挥。

    想到这里,我决意赢下这场比赛,再坦白自己的事情。然而天不遂人愿,一开场,我们便陷入被动,我想到了昨天那人“期待我明天的表现”的挑衅般的神态。我意识到必须逆转现在的颓势,我选择了一个比较冒进的打法,所谓富贵险中求,便是这个道理。谁知,却出现了重大失误,什么战果都没有取得,自己还白给了。

    接着,我们自然是不出意外地输掉了比赛。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