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二章 不要因为害怕而停滞不前或放手

    东方单侠见太司命星君完全不念及往日情面,一下子就急了,冲太司命星君吼道:“我大哥可是蓬莱仙岛的岛主,你们杀了我,觉得他会袖手旁观吗?”

    太司命星君停住脚步,转身冷哼道:“老朽希望他最好袖手旁观,不要落得与你这一般下场。”

    东方单侠一下子瘫坐在地上,但很快又好似打了鸡血一般,恶毒的对太司命星君吼道:“人族帝君无才无德,天怒人怨,早晚会被冥王府的人推翻。我在黄泉之下等着,等着看巫马一族土崩瓦解,血流成河,尸堆如山。”

    东方单侠到最后都不忘狗急跳墙的挑拨冥王府与巫马皇室,并似疯狗一般扑向太司命星君,要拉着太司命星君一起共赴黄泉。

    太司命星君灵活的闪躲到一旁,气得手抖的指着东方单侠,冲锦衣皇室侍卫喊道:“快,快把这逆臣贼子的嘴给我堵上,堵上。”

    按住东方单侠的锦衣皇室侍卫,立刻上前欲将东方单侠叫骂不休的嘴堵上,东方单侠不敢束手就擒,猛地从地上蹿起,欲拔剑反抗。

    太司命星君右手呈虎爪,一爪抓在东方红叶的脑袋上,威吓道:“东方族长,你最好乖乖听从命令,不要乱动。”

    东方单侠微微一迟疑,太司命星君便已经飞身到了他的面前,一掌将东方单侠拍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倒在地上的东方单侠还未站起身,太司命星君就又一掌拍在了他的额头上,顿时将他头骨拍碎,七窍流血而亡。

    东方红叶见她爹惨死,登时大叫一声,昏死了过去。

    太司命星君用手弹去溅到他衣服上的血珠,对锦衣皇室侍卫道:“既然帝君有命要在午门斩首示众,你们就把他的尸体抬去斩首吧!”

    说完双袖一甩,前往午门刑场,监督行刑。

    东方单侠和东方红叶这一脉三十七口人,全被推到午门斩首,人头好似西瓜一般,滚落一地。

    太司命星君站在台上,对围观的百姓道:“东方单侠勾结魔族,扰乱大皇子成亲仪式,行刺帝君帝后,还欲摧毁帝都上京城,令我等人族为奴,听其使唤,简直是罪大恶极。还好帝君贤明,及时戳破其拙计,免除人族受难。尔等应引以为戒,同心协力,抵御魔族,莫要成为他日之奴!”

    百姓闻言真臂高呼,跪倒在地,齐夸帝君圣明。

    东方青枝也在人群之中观礼,流了几滴假惺惺的鳄鱼了,惋惜了一下东方红叶红颜早逝,便立刻奔回家,拥护他父亲东方单枳,出任东方氏族新任族长。

    东方单侠一脉被斩之后,国学府清理围剿魔族在京余孽也落下了帷幕,清查时,发现虽然有不少人受伤,但只有刘姓子弟一人身亡,国学府立刻派人去找刘姓子弟所在队伍的领队木云澈。

    木云澈与司落樱正躺在果老木屋外的木床上,牵着手熟睡,忽闻人声鼎沸,立刻惊起,就见四皇子巫马焕带着一群人,焦急奔到近前。

    巫马焕看到司落樱与木云澈牵着手,眼神儿立刻一暗,但随即笑着摇着扇子挤到司落樱与木云澈中间,一手搂着一个人的肩膀:“你们二人无事儿就好。魔族于帝都上京城内的余孽已除,咱们此番任务已圆满结束,教士叫我带你们回去复命。”

    木云澈担心司落樱的身体还未愈,而司落樱牵挂受伤严重的鸑鷟,二人正在犹豫间,果老推开门从木屋内走出,他的孙儿小果子跟在旁边,怀里还抱着神采奕奕的鸑鷟。

    鸑鷟看到司落樱立刻从小果子怀中挣脱出来,兴奋的扑扇着翅膀,飞向司落樱。

    司落樱看到鸑鷟恢复如初,立刻高兴的一把将鸑鷟搂紧怀里又蹦又跳,然后拉着鸑鷟的一对儿小翅膀,又开始她疯狂的魔力转圈圈。

    鸑鷟再次被转得差点儿吐出来,司落樱才停下,但是兴奋之情一点儿没减,一手拉着木云澈,一手提着鸑鷟,非要去醉仙楼大醉一场,祝贺她们两个大难不死。

    木云澈让司落樱冷静一下:“你们两个大难不死,乃是果老的功劳,还不赶快道谢!”

    司落樱与鸑鷟立刻朝果老施礼道谢,只是太过激动,竟然鞠了三个躬,吓得果老受最后一下时,一把将四皇子抓到他身前,替他抵挡了最后一鞠躬,道他还想多活两年。

    果老的小孙子小果子走到司落樱近前,将一个用狗尾巴草扎成的毛茸茸小兔子递给司落樱,奶声奶气道:“姐姐,这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你一定要收好,等我长大后,就去娶你。”

    木云澈一把抢过小兔子,瞪向小果子,威胁道:“我怕你是长不大了!”

    司落樱从木云澈手中抢走小兔子,笑对小果子道:“你的心意姐姐收下了。若是以后木哥哥对姐姐不好,你就替我好好收拾他。”

    说完,得意的看向木云澈,习惯性的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臭屁道:“怎么样,我就说我魅力无边,老少通吃吧!”

    木云澈说了司落樱一句“脸皮厚”,然后伸手掐了小果子脸蛋一下:“人小鬼大的小家伙,我是不会给你那个机会的。”

    小果子拍开木云澈的手,声音很轻的嘟囔了一句:“反正你也不会陪她很久。”

    木云澈微微一愣,果老将小果子揽进怀中,眼神带着担忧和鼓励,对木云澈道:“别放在心上,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就算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也不要让自己有遗憾。”

    这时,拉着鸑鷟撒欢跑到前面的司落樱,回转身冲木云澈招手道:“小澈,不要和果老难舍难分了,改天我们提上两壶好酒再来拜会他老人家。”

    木云澈朝果老行了一礼,然后快步追赶上司落樱,将总是往司落樱身边凑的四皇子挤开。

    果老看着脸上笑得十分灿烂的司落樱和木云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小果子仰头看着他外公,不解的问道:“外公,他们两个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你为什么还要向他们送上祝福。这样他们两个以后都会非常痛苦!”

    果老摸了摸小果子的脑袋:“不要因为害怕就停滞不前或松手,也许向前一步,或是紧紧抓住,老天爷会感受到你的迫切,因此给你一个不一样的命运!”

    “我听不懂。”

    “你以后,会懂的。”

    搜狗阅址: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