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绝境

    房子二楼,那个唯一亮着灯的房间,房间们突然被撞开,一名四十多岁保姆模样的妇人,跌跌撞撞地闯了进来,只见她脸色苍白,有点摇摇欲坠的样子,声音微弱地喊道:“程小姐,不好了,有人要来杀你了!”

    房间里的豪华大床上,躺着一名十八九岁的女孩,女孩长相十分出众,申字形的脸上不见丁点瑕疵,白嫩剔透,像煮熟的鸡蛋白一般,仿佛轻轻一捏就可以捏出水来。她眼如明月,弯而长的睫毛十分秀美,淡淡的柳眉,高耸的琼鼻,以及淡粉色的唇,无一不堪称完美,搭配得当,好像已经超脱了人体学,达到了各部位成长的最巅峰。哪怕她睡眼蓬松,不施粉黛,光是素颜就已经出落得十分动人,尤其是唇边各有一个浅浅的酒窝,可爱之余,更是给女孩的脸增添上几分莫名的柔弱。

    “有人要杀我?”

    程若水怔了一秒,随即立即惊醒,掀开被子下了床,立即就闻到了一股怪异的香味,让她大脑一阵晕阙。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她还是下意识用睡衣的袖子捂住了口鼻,正想问那名保姆发生了什么事,可是保姆已经一头跌倒在地,很快就不省人事了。

    程若水意识到这不是闹剧,她连鞋都来不及穿,光着白嫩的脚丫“腾腾腾”走到大门方向的窗口,往下面看了一眼,正巧看到几个黑衣人从外面快步钻进房子,不一会外面的楼梯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程若水心中慌乱,连忙过去将房间门反锁,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头顶上的电灯还“啪”一声灭了,她过去反复打了几次开关,都毫无反应,立即知道是被人关了总电闸。

    不到一分钟,那些急促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了门口外,紧接着门把被人用力扭动起来,外面的人发现门被反锁,低声交谈了几句,立即就有人开始撞门,一下接一下,十分用力,“咚咚咚”的巨大撞击声,在漆黑的环境下,每撞一下,就像撞在程若水的心上,令她绝美的脸毫无血色,额上香汗淋漓,连发丝都浸湿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窗口被人打开了,一个黑影毫无征兆地钻了进来,吓得程若水发出一声尖叫,“啊!”

    她下意识想躲,但是那个黑影已经上来一把抓住她的手,用沙哑的声音对她说:“快点跟我来!”

    程若水见他声音焦虑,但是十分平和,不像是要杀她的样子,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些,忍不住问道:“你是谁,要带我去哪?”

    黑影没有解释,只是更加用力地拉了她一下,加重了语气说:“赶紧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程若水冰雪聪明,仔细一想,就知道对方应该跟撞门的不是同一伙人,于是点了点头,跟他走到窗户边,黑影搂住她,十分熟练地将她拦腰抱起,通过窗户把她放了出去。

    这时候,房间门“砰”的一声,已经被人用蛮力撞开,两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闯了进来,见到这一幕,立即大喝一声:“站住!”

    但是程若水已经通过窗户来到了外面的走廊,然后那个黑影也跟着出来,还不忘顺手将窗户的插销顶上。

    “跟我来!”黑影重新抓住程若水的手,急匆匆沿着走廊往前跑,然而才刚跑出没多远,走廊的尽头已经出现一个体格健壮的黑衣人,似乎早就在那里等着了。

    黑影停住脚步,想也不想,拉起程若水朝走廊的另一边跑去。

    这栋别墅虽然只有两层,但是很大,经过徐家人特别吩咐,有接近二十个保姆下人住在这里,一方面是照顾她,一方面也是监管她,可是现在过了这么久,那些黑衣人撞门的声音也不小,却没有一个下人来帮忙,很显然已经全部像之前那个通风报信的保姆一样,遭了迷烟的毒手。

    黑影拽着程若水跑到走廊尽头,打开一扇门,拐过两个弯,立即到达了通往一楼的楼梯,两人沿着步阶往下跑,才跑到一半,黑影突然将她拉住,大喝一声:“小心!”

    程若水被迫停住速度,下一刻,一把明晃晃的刀子从她下巴横着切过,砍在旁边镶了瓷片的墙壁上,火星四溅。

    程若水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不是这个黑影拉住她,刚才自己已经人首分离了。

    “一楼也有人守着,下不去了。”黑影声音十分焦虑,飞起一脚,将那个持刀冲上来的黑衣人踹下去,索性将程若水一把抱起,用最快的速度往上跑。

    “你是谁?”程若水问抱着自己的黑影。刚才在走廊上的时候,通过皎洁的月光,她发现这个黑影明显是个男人,穿一件黑色上衣,脸上戴了一张卡通的唐僧面具,年纪应该不大,身材虽然单薄,但手臂十分有力,将她像个棉花包似地挟着。这姿势,让她很不好意思。

    对方没有回答,只是一个劲地沿着楼梯向上狂命地奔跑,可以听见,面具下面他在轻微喘着气,奔跑时候全身热力放射,在他怀中的程若水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男子气息,让她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奇怪的是,她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反而有了一股亲切而熟悉的感觉。尽管她连这个人的面目都没见过,却感觉到,这样在他的怀抱中,是十分安心的事情。

    戴着卡通面具的男人,抱着她,没有在二楼停留,迅速又上了通往三楼的楼梯,程若水不禁出声提醒:“上面是平台,没有路了!”

    面具人没有理会,直奔而上,奔到顶端时候,一道铁门挡住了去路。他放程若水站了下来,摸索一阵,很快打开了门闩,把门一拉,一股寒冷的清新空气涌了进来,平台上的月光迷离。

    出来平台上,站在冰冷的月光下面,程若水才发现,身边的面具人身上,确实透着一股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她忍不住继续问道:“你是我的朋友吗?我们见过吗?”她不敢揭开他的面具,只好伸头过去想看他的眼睛,可是面具人却故意偏过头来,不让她看。

    这时候急速而杂乱的脚步声音已经响起,追杀的人马上要到了,面具人做了个手势,示意程若水躲到一边去。程若水明白事情紧急,自己留在旁边,对这位身份神秘的救星是个妨碍,于是想也不想,立即退到了距离门口远远的角落里,凝神观看,整颗心紧张得怦怦直跳。

    楼顶上虽然有围栏,但是如今已是初冬天气,只穿了睡衣的程若水莫名地感到一阵寒冷,娇躯轻颤,不由自主地搂住了自己的双臂。

    李长靖独自站在门口,单薄的身影在寒风中却透着一股巍峨般的气势,他不动如山,等待着下面的人上来。

    不到几十秒,下方出现了两个黑衣人,见到他挡在这险要的位置,都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很快,那名黑衣女人带着另外两个同伴也匆匆赶到,一行五人全部到齐,站在下方,与李长靖两相对视。

    李长靖面具下的脸,十分紧绷,他双拳紧握,目光坚定。

    这个门口,他就算是死也要守住。

    只因为身后那个女孩,已经是他这辈子最重要的人了。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