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因与果

    程若水在身后看得清清楚楚,俏美的脸带着苍白,紧紧抓着睡衣的袖子,心急如焚。

    李长靖胸口气血翻腾,心中对钱贵所使用的冲击掌感到十分震惊,没想到他居然隔着几米远就可以伤到自己,看来这就是所谓元力的作用了。之前元阳姐姐对付老匹夫徐振海的时候,也是这样,隔了几百米远,轻描淡写地挥挥手,老匹夫的脸就被当场打烂。

    李长靖脑袋昏昏沉沉,直到耳边一片喧嚷,脚步声临近,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震退了五、六步,已经离开了那个楼道的门口。五名黑衣人楼梯处蜂拥而上,李长靖下意识冲上去想抢回那个重要的位置,但平时灵敏的身子此时沉重得像灌满了铅,动作笨拙又缓慢。刚跑过去,敌人已经抢先一步到了,一把刀立即向他喉咙砍来,李长靖连忙后跃起一步,躲过锋利的刀刃。

    李长靖退后几步,来到程若水身边,举起双拳,护在她面前。

    五名黑衣人在对面一字排开。

    程若水朝李长靖挨近了一下,很快那股熟悉的感觉又涌上来了,她小心翼翼偏过头,虽然还是无法看清他的脸,但却能听到面具后的呼吸很急促,举起的双拳轻轻颤抖着,脚步不稳,显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程若水轻声问道:“你是我的朋友吗?为什么要保护我?”在她印象中,自己好像并没有这么厉害的高手朋友,凭借一身蛮力,居然将五名刺客挡在楼道里整整十多分钟。

    李长靖并不回答,只是将她护在身后,瘦弱的身躯站得笔直。

    黑衣女人冷哼一声,下令道:“杀了他!”

    钱贵和郭明,以及另外两个黑衣人齐齐应了一声,立即呈扇形朝李长靖包抄过去。

    钱贵首先发难,他毫无花俏的一拳递出,直击李长靖胸口。

    李长靖不闪不避,故技重施,将双手护在面前,钱贵的拳头打在他手上,当场将他震退两三步,撞在了身后的程若水身上。

    李长靖大喝一声,不管不顾,朝钱贵直扑而去,看似破罐子破摔,实则暗暗将火焰催发出来,准备在近距离给与他致命一击。

    然而钱贵十分机警,连忙后退几步,根本不给他近身的机会,“喝”地发出一记冲击掌,打在李长靖身上,打得他仰面摔倒在地。

    李长靖连忙爬起,继续前冲,但是又一记冲击掌打来,继续将他打倒。

    就这样,已经无计可施的李长靖,一次又一次的站起,但又一次又一次的被打翻,程若水看着他的惨状,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喊道:“够了,我又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这么拼命保护我,快点住手,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那边不断施展冲击掌的钱贵,同样累得气喘吁吁,他盯着眼前已经摇摇欲坠的李长靖,心中惊骇非常,想不通这家伙到底是靠怎样的毅力支撑到现在的,用血肉之躯硬抗自己二十三次冲击掌,换成寻常人早已经死了吧?

    “别浪费时间,他已经没有战斗力了。”黑衣女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冷冷道:“这个人交给你们处理,程若水我来杀!”

    郭明应了一声,手持砍刀,来到李长靖面前,就要将他的喉咙隔断。

    但是李长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他无力地一屁股坐在程若水面前,视线逐渐模糊的他,依旧张开双臂,做出守护的姿势。

    “算了,两个都交给我来杀。”黑衣女人夺过郭明手中的砍刀,来到李长靖面前,用力朝他喉咙切去,程若水尖叫一声,将李长靖往后拉了拉,砍刀悬之又悬地斜着从他下巴划过,将他胸口的衣服切开一道口子。

    黑衣女人冷哼一声,重新抬起刀,根本没有丝毫犹豫,再一次朝李长靖喉咙挥去。

    就在这时,透过天上皎洁的月色,李长靖戴在脖子上的一个月亮状水晶吊坠,从衣服撕裂的口子掉落出来,在月光下折射出琉璃般的耀眼光芒。

    黑衣女人瞬间僵住,她紧紧盯着那枚吊坠,又看了看年轻人脸上的唐僧面具,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原来是你……”

    “我们走!”黑衣女人收回刀,斩钉截铁道。

    身后四个同伴惊道:“小姐,这是为何,我们好不容易才……”

    “来不及了。”黑衣女人指着徐家主别墅那边的方向,只看到有一整片火光,正浩浩荡荡地朝这里赶来,速度极快,只怕不用两分钟,就能来到这里。

    四个黑衣人纵然不甘心,但也只好跟在黑衣女人身后,一行五人迅速从楼道往下逃窜。

    等到这些刺客走后,程若水总算松了口气,她全身衣服几乎都被汗水浸湿了,忍不住去推了推坐在地上的男子,如释重负道:“没事了,徐家派人来救我们了。”

    可是她不说还好,一说这个黑衣服的男人就挣扎着爬起,跌跌撞撞地往前走去。

    程若水急道:“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去哪?”

    黑衣男子不言不语,爬上楼顶的围栏,纵身一跃,直接从三楼跳进了下面的人工河中。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