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万物皆有灵

    是一头豹子。

    准确说,是一头金钱豹,因为它头圆耳短,尾长,四肢略短,金黄色的毛皮颜色鲜艳,密布许多椭圆形黑褐色斑点,远远望去就好像身上覆满了铜钱一样,极好辨认。

    眼前的这头豹子,静静站在月光下,肚皮上那一条白色的轮廓线显得格外清晰。它身体曲线优美,四肢看上去非常健硕,修长的身体、微微翘起的尾巴、还有那双冰冷的眼睛,无一不说明它具备着极强的攻击性。

    “你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了吗?”白悦玲盯着远处的黑影,拉了拉李长靖手臂,紧张问:“我怎么感觉它在看着我呢?”

    李长靖皱起眉头,如实说道:“这是一头金钱豹,体重在150斤左右,毛色很鲜艳,应该是刚成年的。”

    “豹子?”白悦玲吃惊道:“怎么偏偏遇上如此难缠的家伙,这可怎么办?”

    “先别紧张。”李长靖看着远处那头豹子的眼睛,轻声道:“只要人不乱动、不乱跑,或者高声喊叫,豹子一般都会主动回避的,除非……”

    白悦玲不是傻子,呼吸一下变得紧促起来:“除非它是头饿豹对吧?”

    李长靖点了点头,有一个坏消息他没有告诉白悦玲。

    如今正值深冬,天寒地冻,能吃的动物不是冬眠就是躲在窝里,所以这头豹子其实已经是一头饿豹,从它那渗人的目光就可以清楚看出。

    “该怎么办呢?”白悦玲抓着李长靖的手的力度又重了一分:“要不咱们上树吧,我爬树的速度很快的!”

    李长靖看了她一眼,古怪道:“豹子最擅长的就是爬树,你跟他比这个东西,不是找死吗。”

    “对哦?”白悦玲喃喃自语,但随即又跺了跺脚,焦急道:“那到底该怎么办嘛,逃跑吗?”

    李长靖示意她住嘴,低声道:“要想活命,就别吵,豹子很聪明,会从你的情绪判断出你到底有没有害怕。”

    这可不是他危言耸听,豹子是所有大型肉食动物之中最为完美的猎手,动作矫健,灵活,奔跑时速最高可达90公里,既会游泳,又会爬树,性情机敏,嗅觉听觉视觉都非常好;智力超群,隐蔽性强,这些是老虎狮子都办不到的。而且豹子的体能极佳,性情机警,善于跳跃和攀爬,在它面前爬树逃跑,纯粹就是找死。

    豹子智商很高,喜欢攻击猎物的要害部位,如咽喉、肚子等柔软的地方,李长靖将已经熄灭掉的火把拿在手里,充当棍子使用,再让白悦玲护住自己的颈脖,顺便让她把匕首也拿在手里,以防万一。

    不知是不是他们占据数量优势的原因,那头金钱豹站在远处静静看着他们,既没有动,也没有上来攻击。

    “嘿,它好像怕我们了!”透过天上莹白的月光,白悦玲终于看清了那头豹子的真容,在看到它半天都没有动静之后,长长松了口气。

    “不对!”李长靖紧盯着这头豹子,突然从它眼里看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白悦玲讶道:“有什么不对?”

    “你是猎户出身,应该知道豹子是独居动物吧?”

    “当然知道。”白悦玲撇嘴道:“豹子一般只有三四月份、初春来临的时候,才会寻找配偶,进行短暂的两人世界,其他一整年的时间,几乎都是独行侠。”

    李长靖脸色微沉,“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才不对。”

    他伸出手去,低声道:“抓住我的手,快点!”

    白悦玲不明所以,但听他语气焦急,还是乖乖按他的话去做。

    李长靖突然冷哼一声,将白悦玲拦腰抱住,朝前扑出。

    与此同时,头顶的树上飞快扑下一道修长的身影,刚好落在他们刚才站的地方。

    “果然还有另一个。”

    李长靖暗骂一句,现在是冬天,还没到交配期,为什么这两头豹子会呆在一起,实在太不符合常理了。

    李长靖抱着白悦玲在地上滚了两圈,很快便翻身而起,白悦玲已经懵了,正想爬起来,李长靖低喝一声:“趴下!”重新将她摁回地上。

    下一刻,两人头顶快速掠过一阵腥风,刚开始的那头一直没有行动的豹子,终于发起了攻击。

    李长靖手持棍子,单膝跪地,警惕地环顾四周,发现在黑暗中,两头豹子已经汇合在一处,果然是一大一小、一公一母,目光皆是异常凶恶,像四盏绿灯,在黑暗中散发着渗人光芒。

    白悦玲看着两头豹子,面无血色,呆呆趴在地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长靖用力把她扶起来,连拖带拽地开始往后跑,那两头豹子很快便跟上来了,速度越来越快,还没等他们跑出多远,齐齐一个前扑,在空中张开血盆大口,直逼两人的喉咙。

    李长靖看白悦玲还是一副呆滞的模样,不由暗骂一句傻比女人害人不浅,再一次搂着她扑倒在地,躲过那两头豹子的进攻。

    两头豹子三番四次的扑空,不由变得暴躁起来,体型较小的母豹索性小跑至近前,开始用前爪去抓白悦玲的脸,李长靖拉了她一把,堪堪躲过,但自己的手臂却被母豹抓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一时间钻心的疼痛袭来,让他一阵火大,忍不住骂道:“你要是不想活,那就说一声,别把我也给带上!”

    白悦玲吃他一吼,总算有了些精神,她苍白着脸,声音颤抖道:“你……你看一下那头母豹,是不是缺了一只耳朵?”

    李长靖皱了皱眉,下意识朝那头体型小一点的母豹望去,发现它果然少了一只左耳,只不过因为金钱豹耳朵本来就短,加上情况紧急,刚才才没有看出来。

    “没错,确实少了只左耳,伤口很平整,应该是被利器切的。你问这个干什么?”

    白悦玲的脸色更白,呆呆看着自己穿在身上的豹皮裙子,失声喃喃道:“我去年杀的那只豹子,就是眼前这只母豹的妈妈,当时因为她还没成年,而且受了伤,连耳朵都被偷猎者割了,我才放了它……”

    “哦,原来是你杀了它妈妈,她现在带着男朋友回来找你报仇了。”李长靖恍然大悟,冷哼道:“既然你连她妈都敢杀,为什么还怕这个小的,难不成是心里有愧?”

    “去年那头母豹身上已经中了三枪了,我不杀它它也一样会死!”白悦玲尖声道:“我就是不想浪费了,所以才把它的皮制成了裙子的……”

    李长靖嗤笑一声,“我可不管你们之间的恩怨,但你要是不想死的话,就得乖乖听我的话。”

    “好,我全都听你的!”白悦玲擦了擦额上的冷汗,重新抓住李长靖的手臂,好像在抓救命稻草似的,颤声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你说。”

    李长靖甩了甩肩,没甩掉她的手,脸色不自然道:“赶紧把裙子脱了。”

    “什么?!”,白悦玲苍白的脸色一下子涨红起来:“你,你……”

    “你别误会。”李长靖解释道:“这头母豹不是为了找你报仇的,而是想要回它妈妈的这张豹皮。”

    “这……”白悦玲捂住自己的衣领,一时语塞。

    就在这时,身后的黑暗处亮起了大片火光,然后一个熟悉而粗狂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小妹,听他的话,把裙子脱了吧。”

    看到白天华带着四五个人出现在视线中,白悦玲惊喜出声:“哥!”

    “别磨蹭了,快把裙子脱下来。”白天华肩膀上还背着一头白屁股的肥硕狍子,身后另外一个村民也背着一头小一点的,除此之外,剩下几个人也都似各自揪着几只好像松鸡之类的动物,看来今晚的收获非常丰富。

    见到她哥也这么说了,白悦玲这才下定了决心,兄妹两人随即去了不远的黑暗处,过了两分钟回来之后,白悦玲的豹皮裙已经脱了下来,换上了她哥的宽松上衣。

    “你怎么知道它们要我的裙子?”白悦玲将裙子递给李长靖,问道。

    李长靖没有回答,接过裙子之后,看向了那两头因为害怕这群猎人而躲在了远处的豹子,高声道:“你们要的东西在这儿!过来拿吧。”

    那两头豹子好像真的听懂了他的话,悄悄折返,其中那头壮一些的公豹胆子比较大,小心翼翼来到李长靖面前,一张口就把裙子刁在了嘴里,然后又看了李长靖一眼。此时李长靖发现它眼中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股暴戾,安安静静的,好像还对他挺感激。

    身后光着上身的壮汉白天华奇道:“长靖兄弟,你真是神了,居然能弄懂豹子的意思。”

    李长靖依旧没有回答,而是对那头母豹说道:“看在东西拿回来、而且那个小女生去年看你受伤,没有忍心伤你的份上,你们能否不再跟她计较了?”

    两头豹子静静看了李长靖一眼,又看了看身后的白悦玲,虽然都没有发出声音,但李长靖从它们的目光中看得出来,它们已经答应了。

    李长靖松了口气,这才转身对白天华说:“白大哥,这两头豹子没有恶意的,而且它们答应不会再找你们麻烦了,也请你们以后看到它们,可以手下留情。”

    “这是当然的。”白天华走上来,用大手拍了拍李长靖肩膀,“这种动物的珍贵程度,给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打啊。这不,去年有一伙偷猎的王八蛋,就是给我们赶跑的呢,而那条裙子的母豹,也是那伙人给打成重伤的。”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身后的几个同伴也都跟着脸色沉重起来。

    两头豹子却不管他们说什么,得到东西之后,几个跳跃,眨眼间便消失在黑暗中。

    李长靖松了口气,准备跟白天华一起回去,就在这时,白悦玲惊叫了起来:“快看,它们又回来了!”

    李长靖回头一看,果然看到那两头豹子去而折返,这一次那头母豹直接跑到他面前,抬起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它们刚才离开的方向。

    “你是想带我去什么地方?”李长靖有些吃惊,瞬间就弄明白了它的意思。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