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大火

    天刚入夜,距离青蛇村几百米外的一处河堤边,十几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脸上戴着面具,一字排开。

    “刚才我吩咐你们的事情,听明白了吗?”

    徐怀柔抱着手臂,站在队伍的正前方,夜幕下那张俏脸罕见地有些严肃。

    “小姐,我想不明白……”队伍中走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朝徐怀柔拱了拱手,沉声道:“今天可是除夕,除夕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年里最重要的节日,我们真要这样做吗……”

    “徐振波!”徐怀柔神色震怒,额上一只蝴蝶状的印记时隐时现。她娇斥道:“你们身为家臣,只需要服从命令就行。难不成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被称为徐振波的黑衣人退后一步,低下头,“不敢。”

    “去吧。”徐怀柔挥了挥手,“你们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二十分钟以后,青蛇村里面不能再有半个活人。”

    “是!”徐振波应答一声,大手一挥,对身后的众人说:“跟我走!”

    ————

    青蛇村里最大的那条街上,白天华和刘辉二人,站在路边,远远望着白悦玲跟七八个小屁孩在玩老鹰抓小鸡,脸上笑意盈然。

    “小玲除了有时候嘴巴刻薄一些,其实还是很可爱的。”刘辉轻笑道,“我就喜欢像她这种活泼的女孩子,话唠、有朝气,跟她在一起,永远不会觉得闷。”

    白天华心中微叹一声,他一开始其实是打算撮合李长靖和白悦玲的,没想到刘辉半路跑了出来,而白悦玲还对他十分有好感,他这个当哥的,虽然不是那种古板的人,明面上也不会反对,但心中难免会有些遗憾。

    “小玲她从小就被家里的长辈惯坏了,所以有些公主病。”白天华也笑道:“虽然她嘴巴厉害,但心地其实很善良,以后如果有人能够包容她的小脾气,好好照顾她,我这当哥的也就没什么话说了。”

    刘辉听出了白天华另有所指,哈哈一笑,“华哥放心,有我刘辉在,以后绝不会让小玲受到半点委屈和欺负。”

    白天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对了华哥。”刘辉目光一闪,突然低声问道:“你和小玲……其实是补天族的吧?”

    白天华脸色一变,“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刘辉打了个哈哈,圆场道:“华哥不要紧张,我也是从书上看来的,说天蝎石这种稀有且神奇的东西,只有补天族才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白天华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强笑道:“我们当然不是什么补天族,那块天蝎石只是无意中捡来的。”

    刘辉点了点头,正准备附和一声,却看见陆离从村子的另一边急匆匆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喊道:“白大哥,刘兄,我已经找到宝物的位置了!”

    白天华和刘辉面面相觑,宝物?这村子里难道还真的有宝物?那个任性霸道的徐小姐,说的话是真的?

    陆离跑到了两人面前,看得出他跑得很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指着刚才过来的方向,神色激动地说道:“你们快点跟我来,我发现的那个宝物,真的太珍贵了,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刘辉和白天华脸色惊喜,追问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宝物,你能具体说一下吗?”

    “没时间了!”陆离焦急道:“宝物的位置离这里还很远,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人发现了,你们快点把小玲姑娘喊来,我们一起过去,路上再慢慢跟你们解释。”

    白天华二人见他说得认真,不像是假的,心中对那个宝物也确实有些心痒痒,当下也不迟疑,把白悦玲喊来,三人跟在陆离身后,急匆匆朝村外跑去。

    ————

    约莫是晚上八点半。

    跟很多地方一样,夜色下的青蛇村,洋溢着热闹与喜庆的气氛,春节这种比中秋还要隆重的节日,很多在外地打工的年轻人,自然都纷纷回家,趁着难得的假期或者专门请假回来,跟亲人们过上几天团圆的日子。

    村子里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一些半大孩童奔跑的身影,他们穿着爸妈买回来的新衣服,跟同龄的小伙伴小小攀比一下,看谁的鞋子夜光灯更亮,看谁的棉袄更加厚实;或者干脆聚在一起,瞒着家里的长辈们,三五成群,偷偷溜到小卖部那边,买上一扎烟花,在离家远一点的地方去放,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合计着明天拿到的压岁钱应该怎么花。

    只有三四十户人家的小小村子,虽然很平常,却也很温馨,透着浓郁的年味。

    只是突然间,不知村上哪户人家大喊了一声,“着火啦,着火啦!”

    声音十分尖锐响亮,在夜空中传荡开来,立即在附近的几户人家里引发了骚乱,屋内正在吃饭或者聊天的大人们,不约而同地走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紧接着,更多的叫喊声开始在附近响起,“着火啦,着火啦,快点救火!”

    伴随着刺鼻的汽油味,一簇又一簇的熊熊大火,开始在村子各处冒起,一时之间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叫骂声、孩童的哭喊声,铺天盖地响彻开来。

    短短的十分钟不到,整个村子已经一片火海,在那滚滚浓烟之中,惊慌失措的村民们疯了似地从屋子里跑出来,朝村外逃去,也有一些在乎钱财的人,迟迟不肯离开,拼命收拾着家里值钱的物件,然后被路过的人强行拖走。

    在一片鸡飞狗跳中,有些村民看出了这是人为放火,除了空气中那股浓郁的汽油味以外,大火基本都是围绕着每一家的房子边沿在燃烧,而路上却畅通无阻,好像就是专门为了把所有人逼出家门似的。

    但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胆敢留在村子里,毕竟烈火无眼,一时没有蔓延到房屋,不代表等会不会烧起来,村子里可燃东西极多,尤其是堆砌在房子走廊上的一些柴垛,一但染上丁点火星,引发更大的火灾,到时候就算想跑也来不及了。

    没有人敢心存侥幸,也没有人再敢留在家里,二十分钟不到,所有人基本上已经逃出了村子,聚集在村外的河边上,远远望着那一片几乎染红了半边天的大火,庆幸的同时,也在伤心愤怒,伤心的是家没了,愤怒的是到底哪个挨千刀的在纵火,好端端的一个春节,竟然变成了这样。

    ————

    “禀小姐,你吩咐我们做的事情,已经办妥了。”

    村子的另一边,名叫徐振波的黑衣人朝徐怀柔拱了拱手,禀报一声。在他身后,十几个身着黑衣的男人,将已经倒空的汽油桶放在脚下,一言不发。

    “没有村民受伤吧?”徐怀柔望着火光冲天的村子,皱眉问道。

    徐振波迟疑了一下,应道:“不敢确定。不过我们放火时已经控制好了尺度,只要可以走路的人,应该都能跑出来。”

    徐怀柔嗯了一声。

    只是她很快便转过身,冷着脸,遥遥望向阮家大宅的方向,哼道:“本小姐该做的已经做了,你要是敢死,我立马就返回大业城,拆掉你的破店!”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