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决胜21点!

    金碧辉煌的赌场大厅中,导轨上的摄像机超负荷的工作着,这台块头有些大的黑色录像设备显然要比那些水滴摄像头性能强悍,画面通过它同步传递到一楼酒馆中的百寸抗光投影屏中。

    “一局最低500万。”教父幽幽地说,“这场对决你我不分庄家,一人一回合,轮到自己的轮次就可以加注。”

    “底注太高,一旦倍数累积起来不是一个小数目。”江白看了一眼赌桌上的数据。

    “难道你还想全身而退?”教父忽然笑了起来,“不用担心输了付不起钱,你可以把自己留下来。”

    “我是担心你付不起钱,这家酒馆加起来都不够你输的。”江白摇摇头。

    “你对自己就这么有信心?”教父仿佛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千术再强也并不是无敌的,曾经也有过一位以千术称王的人,可他一样输给了我,失去了名字与称号,现在就在酒馆中当一位青衣小厮。”

    “最新款的全自动牌桌,从洗牌到发牌完全由系统随机进行,也就是说从头到尾你只能接触到手牌。”教父指了指头上的黑色摄像机,“具备量子动态分析的摄像机,它能够记录十分之一光速的画面,也就是说当牌从机器里出来的瞬间,就已经处于监控中。”

    两种高科技反作弊机器已经将所有的出千手段全部锁死,在千术绝对无法施展的环境中,任凭你千术在强那又有什么用?

    即便是有奶鹅姬的金库,距离不够,也无法在这种场合换牌。

    “这次恐怕悬了。”季大师叹了口气,“真是太鲁莽了,想当初千王之王就是栽在这里。”

    “我早就说过见到教父的人都后悔了。”青衣小厮冷笑,仿佛是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一幕,“当你能看见毒蛇的时候,它的尖牙已经悬在你的脖颈之上。”

    赌徒们都有些诧异,他们只知道教父来到正义之地后以雷厉风行的手段一统黑道,却没想到教父的赌术居然要胜于千王之王,更是吃惊于教父不修边幅的外貌。

    这些人虽然是教父的门客,但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到教父本人,在他们的心目中黑道领袖本该是纹身如蛇般爬满全身的肌肉怪人。

    “赶紧开始吧,咱们赌快点,争取在公鸡报晓之前结束这一切。”江白按在桌面的液晶显示器上,下注500万。

    教父的嘴角微微扬起,赌博本就是个心态与谋略一体的全局游戏,如果一味的追求速度那就是在找死。

    南朝文学家任昉曾在《述异记》记录“信安郡石室山,晋时王质伐木,至,见童子数人,棋而歌,质因听之。童子以一物与质,如枣核,质含之,不觉饥。俄顷,童子谓曰:‘何不去?’质起,视斧柯烂尽,既归,无复时人。”

    高手下棋一局甚至可以长达三天三夜,可谓是步步为营,落子窥天机。

    而二十一点的精髓,就在于布局。

    “我只是赶时间。”江白看了一眼钻芒耀眼的时钟,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的时间的确不多了,不管教父是不是真正的凶手,他都必须抓紧时间调查。现在距离案发已经超过了24个小时,他必须赶在48个小时之内解决这桩命案。

    直播系统还在正常运作着,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时间限制,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这座城市十年从未有过命案,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许长安有事离开,整个守夜人团队除了薇薇安再无可用之人,如果48小时之内还没有抓住真凶,上面肯定会空降指挥官接手这里。

    那个时候不管谁来到正义之地,他肯定没有办法再和官方合作,这样一来任务就算是失败了一半……

    他并不担心无耻的系统,他最在乎的就是到底会不会被困在这里。

    观众们摒住呼吸死死盯着屏幕,甚至不敢眨眼,生怕错过任何精彩的部分。如果说之前的雀牌之战算得上是顶尖高手的交锋,那么这场21点的对局可以说是最强王者之间赌注最大的一场博弈。

    洗牌、发牌、补牌、亮牌,一局接着一局,两个人有输有赢,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无法作弊的情况下,没有人可以保证百分之百的胜利。但胜利的天平并不是永远的平衡,它在微微倾斜,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显然是教父更胜一筹。

    维持整个黑道的运转必然是一笔巨大的支出,教父开赌场的目的也在于此,无论赌客们谁输谁赢,对他来说都无所谓,赌场只是个收手续费的平台而已,金钱流水量越大他赚的就越多,他平时做的事就是搞搞活动促进赌徒们不停的参与到赌局中,当这些人踏入到赌局时,其实就已经输了。

    但他又不得不平衡这一切,不能让人输得倾家荡产想要上天台。在关闭赌场的这段时间他需要其他的方法获得大量的资金流,与贵客SOLO无疑是个不错的选择。

    赌注不断地升高,直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巨大金额。江白说得没错,累加到现在一旦他输了,这家酒馆和赌场加在一起都不够赔的。

    可他绝不会输,他的网已经织好了。

    六副牌,总共312张牌,数量很多,神算子可以记下136张雀牌,而他可以记下整整六副扑克牌,这便是他的手段。教父很清楚牌堆里的弃牌都有些什么,他从第一局开始就在慢慢地布局,先前的输赢根本不重要,最后一把才是决胜局。

    第五张牌——黑桃7,补牌后教父松了一口气,他的计算没有出错,此时他的手牌是,红桃A,红桃4,方片5,梅花3,黑桃7,正好20点。

    这个游戏五张手牌不能超过21点,一旦补牌超过了就算是“爆掉”。理论上这个游戏拿到21点才算是胜券在握,20点只能次之,但此时已经几乎不会再有21点出现的可能了。

    他对江白的手牌了如指掌,从一开始他就在布局,不断消耗着小牌。现在还没有出现的小牌只有两张红桃4,一张黑桃4,一张方片4,一张黑桃5,对方既然拿着四张手牌还没有爆掉,那么这五张牌中必然有四张握在手中。此刻牌山还有165张牌,这也意味着对方只有165分之1的概率可以组成21点。

    可以说,他已经胜券在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