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邪佛吊坠(为白衣染霜华y加更26/110)

    外功内修之法:记载了阿二以金刚门外功的基础,由外转内之法门。可指定一门内功进行使用,使其增长(膂力x100+体魄x100)点的熟练度。

    金刚靸鞋(黄金):武林高手穿戴的靸鞋,轻便凉爽,结实耐用。防御+50,身法+50,气血上限+500,内力上限+500。

    金刚皮袄(黄金):武林高手穿着的皮袄,保暖厚实。防御+150,内力上限+2000。

    邪佛吊坠(宝器):被鲜血污染的佛像挂坠,拥有一股邪恶的力量,非身具佛法之人不可驾驭。气血上限+3000,内力上限+2000,内力增幅+30%,侠义值-500(注:装备后机会扣除侠义值,装卸卸下后侠义值不返还。装备有风险,佩戴需谨慎!)。装备需求:佛法等级5。

    金刚经:一本佛经。悟性+1

    金钱:800金。

    阿二爆出来的东西说不上好坏,夜未明也不关心这些东西到底好不好,在他看来,反正没有他的倚天剑好。

    夜未明不是一个贪婪的人,在今次的收获之中,他只要一把倚天剑!

    夜未明继续跑,阿大继续追杀,小桥和唐三彩继续在阿大后面追杀,收拾了装备的刀妹,则是展开她《神行百变》的身法,朝着血葫芦谷内奔去。

    有着倚天剑在手的阿大,那绝对是生人勿进的狠角色,大家使用远程攻击还可以尝试着风筝一下,但似刀妹这种没有远程攻击手段的,留在这里除了看热闹之外实在发挥不出任何的作用。

    为了不让这个综合实力仅次于自己的超级高手闲置浪费,夜未明见阿二已死,直接让她去血葫芦谷配合藏星羽的行动了。至于具体要怎么行动,夜未明并没有过多的指手画脚,毕竟在暗中瞬息万变的战场上,随机应变的作用要远超过任何的既定战术。

    谷口外的马拉松罗圈追杀战仍在继续,不过随着战斗时间的延长,阿大那边有些渐渐失去了的耐性,招式上也不似之前那般的严谨了。

    在这里,夜未明还是忍不住为游戏设计师点了一个赞。

    要知道,两人之前的跑赛结果已经证明,阿大就算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也绝对是追不上夜未明的。但在怒急攻心之下,他却偏偏忽略了这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要追,一副不死不休,追到天荒地老的架势。

    这就给夜未明提供了很大的可操作性空间。

    果然,随着阿大开始放飞自我,跟在他身后放暗器的唐三彩和小桥终于意识到机会来了。

    前者挥手之间朝着阿大激射出三十二枚各色暗器,却无一例外的被对方用剑气绞碎成渣,挡下了唐三彩一击大招的阿大刚刚回剑再追夜未明,小桥纤手一挥,两枚飞针已经悄无声息从阿大的背心没了进去。

    -312

    中毒!

    -425

    中毒!

    第一枚暗器上附带着的是玉峰针之毒,虽然不具备直接掉血亦或是减属性的功能,但却让阿大感觉到浑身瘙痒难耐。

    此毒维持时间为1分钟。

    而第二枚暗器上附带的则是断魂膏之毒:每3秒-1000点气血,持续时间3分钟。

    两毒相加,效果就变得非常致命了。

    虽然阿大能够凭意志勉强维持着自己的动作不变形,但那股钻心的痛痒却将他折磨得哇哇大叫,而这时,唐三彩又是一记散手打出,虽然依旧被阿大运倚天剑拦下,但在玉峰针之毒的影响下,他即便再如何控制,招式上也难免露出了一丝破绽。

    而夜未明,则是准确的抓住了这一丝破绽,一记“弹指神通”直接在他肋下穿出了一个透明窟窿!

    接下来的一分钟时间,对于阿大来说,简直可以说得上是一种地狱般的煎熬。

    在三大玩家高手的围攻之下,中了玉峰针之毒的阿大防住了唐三彩的散手,便挡不住夜未明的神通,挡住了夜未明的神通,却又要被唐三彩的散手糊上一身。

    仅仅一分钟的时间,被打掉了三分之一的生命!

    一分钟的时限一过,阿大再次恢复了之前的勇猛。不过在断魂膏的作用下依旧还在以每3秒1000点的数量持续掉血,不过动作不受影响的他,此刻却是将自己周身防得风雨不透,不论三人如何努力,也没能再在他身上造成半点的追加伤害。

    又过了两分钟之后,断魂膏的药效消失,阿大的血量共跌落了15万点左右。

    然后……在稳守不失的情况下,这货的生命又开始快速的恢复起来,而且看他那小心谨慎的样子,起码在气血值回满之前,是绝对不会再出现如之前那般低级的错误了。

    总的来说,这个阿大,还是一个杀不死的怪物!

    而这时阿大也从最初的暴怒之中恢复,放弃了夜未明这个注定追不上的敌人,转头去追杀小桥,又被夜未明一个《岱宗如何》嘲讽了回来。

    然后,四个人继续马拉松罗圈追杀赛……

    一边跑,唐三彩还抽空看了一眼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然后带着哭腔冲夜未明说道:“夜兄,你到底有没有办法搞定这个家伙啊我的不死之身,最多就能维持到子时。以这个任务的等级来看,时间一到,我肯定还会在再死一次,给敌人陪葬的啊!”

    “说实在的,哥们虽然不怕死上一两次,但能不死,你能尽量让我活着不”

    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表情之悲痛,声音之恳切,简直让听者伤心,见者落泪。

    夜未明对于陪葬唐的遭遇深表同情,但对于他提出来的疑问,却只能无奈的解释道:“我也没想到这家伙的意志力竟然如此坚定,就连玉峰针之毒对他的影响都十分有限,在之前那种情况下,也能将周身要害保护得严严实实。否则我只要能趁机废掉他四肢中的随便哪一个,都可以彻底的奠定胜局。”

    说完又补充道:“我手里现在还有一枚淬了断魂膏的飞针呢,是刚刚问小桥妹子要的。本打算留作后手来着,结果愣是没找到合适的机会给他致命的一击。”

    唐三彩也知道夜未明此言不假,但还是忍不住问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继续跑圈到天明”

    “那倒不用。”夜未明一边在最前头奔跑,同时在队伍频道里继续回道:“事实上强杀阿大,也只是为了将战果进一步扩大而已,藏星羽和刀妹那边的行动没有高手阻碍,这会儿差不多已经成功了吧”

    事实上,夜未明的确想到了几种强杀阿大的计划。

    比如持续放毒,利用小桥最后几次断魂膏使用机会,将阿大生生磨死。

    再或者,就是和他慢慢耗着。只要在玉峰针之毒的药效期间,打出一两次要害暴击就可以。

    哪怕等毒性过了,被他把生命回满都无所谓。

    大不了再重新找机会让小桥给他补上一针便是,只要有机会打出暴击,就有机会打出一击必杀的效果!

    所以他并不怕拖延时间。

    但上述的两种强杀方式,却都要建立在小桥的玉峰针之毒,可以让阿大露出巨大破绽的基础上,才有操作的空间。

    可是阿大居然能抗住玉峰针之毒,而周身要害、关节防得滴水不漏。

    这就让他满脑袋的毒计,都变得毫无用武之地。

    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只能放弃强杀阿大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寄希望于藏星羽和刀妹那边的计划可以顺利完成了。

    事实证明,不论是藏星羽还是刀妹,作为队友都是十分可靠的存在。

    就在夜未明这边话音方落之际,四人便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之声自谷口传来。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