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驱逐的少女

    有了影子的存在,可以不知不觉地把信物传送出去,让人起不了半分疑心。至于影子到底是谁,目前她没有头绪。对方知道灵境里的一切,一般年长的灵物,根本没有这个来去自如的本事,光是灵界重启就得耗费它一半的生命。再说,灵境之门重启,动静可不小,灵物耳力不弱,怎会听不到任何动静。

    灵物出去,灵境之门必须重启,而每五百年,灵境之门却是自己启动,放一批外界修士进来,各种赠机缘,赠宝物。而其它秘境却是大家各凭本事掠夺机缘,开启与关闭完全是随缘。

    花洛想到这些,猛地惊起,灵境是活的,它有自主意识。

    想想又不对,它为什么放任外界之人掠夺自己身上的宝物,它想作什么。

    “洛长老,我们跑遍整个灵境,只有溪之谷与众不同外,其它地方别无二致。”青襄的话打断她的沉思。

    她走下台阶,朝外面方向走去,“我们一起过去再看看。”

    青黛心细,发现花洛脸色有点苍白,“洛长老,你没事吧?”

    花洛笑着安抚:“我能有什么事。只是两年前一战,有些耗损我的心血,使我有点虚弱罢了。”灵境是活的,它造出青襄两姐妹是想做什么,引得众人争夺吗!

    “真的吗?”连一向粗心的青襄也察觉到花洛自两年前回来后就不太对劲,总是愁眉不展,惹得她也不敢太过放肆,规矩地同各位长老们学习生存的本事。

    看着两人一幅你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不罢休死磕到底的姿态,花洛软了心,替两灵整理了下飞得凌乱的发钗衣饰,悄悄地画下了隐匿阵法,在危急时刻自动隐身,不用手动触发。既然灵境想利用两姐妹,引起外界大战,那她就把两姐妹藏起来找不到。

    这也就解释通了,两人一同诞生,为何性格南辕北辙,一个总想着另一个去死,原来,造她们的时候,就已经替她们决定好了性格与未来的走向。

    她们诞生之时的那场劫难,即使没有花洛的参与,灵境也会安好无损。她的出手,只是让灵境看清了她修为,知道将来如何应对她。枉她把两姐妹的性格扳正,到头来还是白废功夫一场。这一场局,连她也算在内。

    “好了,你们两个小小年纪总操心大人的事做什么。”三灵驾着云雾眨眼间到了地方。

    溪之谷悬空于灵境之内,周围灵气更加浓郁,产生的威压就能让她们立即暴毙而死,令普通灵物不敢靠近。

    花洛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却是一直没有来过,如今第一次到来,就直接进入里面,瞧了个实在。溪之谷大概在两三百年前出现在灵境之中,那时候它时隐时现,很不稳定,众灵再好奇却是不敢上来实瞧。

    如今,它的稳定程度比以往强上不少,但也只是强上不少,该隐身消失的时候,它照样隐身消失给你看。

    谷内花草繁多,还有各种妖兽出来觅食。有一则瀑布,瀑布里面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洞中奇珍极多,里面面积比外面更是广阔,出口不知通向了那里,花洛走寻了一会儿,里面还是曲径十八幽,根本看不到尽头。

    “看,这就是我上次摘珠子的地方,它又长了一串小的出来。”青襄指着它对其它两灵说。新结的珠子小了许多,颜色还不好看。

    “好漂亮。”青黛进了山洞以后,眼睛都快转不过来了,里面的每一样花草都是自然天成,带着种奇异的美感,她怕不小心会破坏了这份美感,只得小心了又小心,轻易不敢碰触这些东西。

    花洛对此感觉平平,印象中她应该见过更好的,更加奇特的景观,就是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看过。

    “青儿,你用自己与生俱来的力量摘下这串珠子,不要用任何法力。”花洛指着一串红色的成熟珠子。

    青黛一脸不理解的表情,花洛现在没时间同她讲清楚,她想试试青襄的力量在这里能不能使用就够了。

    青襄正有此意,花洛说完,她就撸起自己的袖子,抬手使出青襄之力,力化为细剑,过去切割珠子与滕蔓相连的地方。

    剑锋凌厉,一剑即可摘下这串珠子。不知为何,剑碰上滕蔓,像是碰着金石之质,火花四冒。

    青襄再试,连续几次都是这样,剑却被劈成了两半,化作碎末飘散在空气中。

    “再试一下这处地方。”花洛另指了一地,让她去削洞壁。洞壁湿润,手贴上去,即能沾上一手的泥土下来。

    青襄用灵力化作的剑再一次尝试失败,锋利的剑遇上柔软的墙壁,像是砍在了金刚铁臂上,不能动它分毫,连点湿土也没戳动。

    “好了,我们出去,刚发生的事不要外传。”花洛弄清溪之谷的不同,就催促着两灵赶快出去,不要久呆。

    青黛是让干什么就做什么,除非你问她,否则她什么都不会说。青襄不行,打破沙锅问到底是她一贯的风格。“为什么洛长老,还有我的力量怎么在这里使用不了?”

    “出去再说。”花洛率先走了出去。青襄边走边问,誓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花洛思考着溪之谷跟灵境是依存关系,还是天外来客,误入此地。若是天外来客,众灵的生存有望。

    “洛长老,洛长老,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青襄摇晃。

    花洛对她的喋喋不休充耳不闻,一心向外面走去。

    青黛对她做了个鬼脸,青襄作势欲打,被她闪避后追上花洛的步伐,留着青襄独自一个在后面思考,这是为什么呢?

    青襄原以为出来了,花洛就会讲解原因,那知花洛根本就没往这方面想,“这两天,你们不要到处乱跑,就留在我身边。”

    “好呀,好呀。正好,我有很多问题要请教洛长老。”青襄拍手。

    “现在不行,灵境正处在生死关头,等危机过了,我再同你们解释。”三灵在溪之谷又待了会时间,重试探过几次,皆证明这里不能使用青襄之力,它与灵境无依存关系。

    两天的时间对于外界的人修来说是一场焦急不安的等待,青襄秘境几乎没有人类知道它的全况,连里面有没有危险都不可而知,未来充满了未知数。

    他们是来找机缘,而不是把命丢在这里。冥冥中传来的压迫感,让一些理智回笼的人打算离开,等下次秘境开启里再过来探险,本次就不参与了,保命要紧。

    走的人没有加入的人多,场面看着还是同以前一样壮观。

    白天河就是想要离开的修士之一,走之前,他打算把好友一块拉走,奈何好友不听。他苦口婆心地劝:“商兄,事有蹊跷,天道隐有警示,我们还是快离开,机缘下次再寻。”昨夜里天光大作,狂风暴吹,众修以为将有一场急行雨,修为不高的忙从袖中取出遮雨灵器撑在头顶。到最后,雨没下,到是风吹了一夜,电闪了一夜,至天亮方休。

    姓商的修士不领情,指着好友的摆鼻子开骂:“快快收起你那算命的一套,连自己同门的命都卜算不准的人,还有何颜面说什么天有警示,不过是你们天机宗的鬼扯罢了。”他指着天机宗里的其它人,“哼!你们天机宗真是好阴险,怕人多,便使起了这样阴毒的手段,叫人离去,自己好独占秘境里的灵宝机缘。”

    白天河心知再劝下去,两人是彻底做不下去朋友了,不过比起丢命,这些都不算什么,“商兄,你就再信我一次,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他赌咒发誓,天道给他的感应不会有错。

    “再信你一次把命交到你手上吗?”他信任姓白的,可姓白的一次次拿他们的命做实验,验证他卜算的正确性。这一次,说什么,他不会再听姓白的了。“要走你走,我不相再见到你。你我就如同这袍子一样,一刀两断。”

    对方做出割袍断义之事,也不肯听他的话,白天河低下头,掩埋心强烈的不安,再回劝同门一次,“师兄,师叔,师尊们,我们还是回去吧!这机缘它不好拿。”

    “哎呀!怕了你就直说嘛!何必遮遮掩掩的,打着天机的幌子劝我们跟你一样做一只缩头乌龟,把机缘让给别人。你说对不对呀!白~师~兄。”调子一拖三尺长,听得人浑身难受。

    白天河已经做到了自己该做的事,也尽了自己做弟子、师兄的提醒职责,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的天命如何了。他走之前,又回头再看了一眼昔日熟悉的同门好友们,永别了,祝你们好运。

    同他一样的不再少数,最后劝说无果自己叹息摇着头离开。

    新来的修士不明白现在的状况,拉住白天河问:“道友,前面是什么情况,我路途远,刚赶来。”

    对方不是自己的好友同门,白天河实话实说:“秘境还有两天开启,不过我劝你现在能走就不要留。”

    “哎,道友我与你有仇?”

    白天河:“无。”

    对方一把抓住他的胸前衣襟,“这就有意思了,我与你无仇,你却咒我,道友说说,这笔帐该怎么算?”

    白天河本是好意提醒,却不想惹出个大麻烦,他不想在此地久留,软和陪礼:“是我口无遮拦,还请道友高抬贵手。”

    “你们听到他说让我高抬贵手。”对方几人哈哈大笑,“你们天机宗不是很牛吗?也会跟人说高抬贵手,我还以为你们眼睛长在头顶,只会以下巴看人呢!”

    “道友,我已道歉,还请松手。”白天河冷了脸,他好说话不代表好欺负。

    “哟,生气了。”对方不依不饶。

    白天河唤出自己的天机盘,将正在嘲笑的几人掀飞了出去,移形换影间离开了秘境之谷,好几百里远。

    在一众修士或焦急或平静的等待下,秘境大门缓缓开启,九宗打头率先进入,其余门派争先恐后地涌入,一时之间,大打出手的有好几个,有的连门都还没进,就丧生在了秘境门口。

    灵境四门同时开启,众灵恐惶地躲在境中界看着外界修士疯狂践踏灵境,所过之处如蝗虫过境一个不留,连地上普通的杂草也被拔了去。灵境以可见之势秃了下去,向着灵中界而来。

    “洛长老,我们该怎么办?他们就要过来了。”

    “洛长老,我还不想死,也不想变成灵丹,供修士进补。”

    “我还小,还没长大。”

    “大不了,我们冲出去,跟他们同归于尽。”

    ......

    有胆小的胆大的,青襄更是看的怒气腾腾,要出去拼命,被青黛死命拉着。“不要出去,你出去会死的。”

    “快看,这有个灵物。”不知是那个灵物想要偷偷逃走,被眼尖的修士看到了,当即嚷了起来,众修士向其围拢。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其它灵物在中央的境中界里,你们快去寻她们。”灵物为了活命,慌不择言。

    修士狞笑:“不急,等我们先抓住了你再说。”那人一个布袋子过去,灵物化为了原形,竟是一株上好的灵药,吃了可增五百年的寿命。

    境中界里的众灵看到了逃走之灵的下场,心中六神无主,寄希望的眼神于花洛身上,只求这个与灵境一般寿命的灵长辈能带她们渡过此次灾难。

    花洛正在算计着时辰,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出去只会全军覆灭。“境中界的阵法快破了,大家集中精神,再支撑一阵。我已经找到了另一个可以容纳我们的新世界。”她的话给了众灵希望,阵法很快又再次升起,境中界周围在外界眼中还是虚无一片,不得其门而入。

    九大宗早已形成联盟之势,共享情报。他们头一个进入,灵境中最有价值的东西,早已被他们收罗在怀中,其它的门派不过是捡他们不要的东西当作自己的机缘,为此,有好些人拼得你死我活,只为了所缘的机缘与天材地宝。

    “你们哪边有境灵的消息吗?”太虚宗这边问。

    其它宗都传来无的消息,照目前情形看来,境灵还在其它地方,他们还没有找到。这秘境应该还有个神秘的地方,他们不得而知。

    “原来你们在这里。”突如其来的声音闯入境中界,众灵惊慌,阵法密不透风,这人是怎么进来的,一点感觉也没有。来人持有秘境请帖,进入境中界畅通无阻,别人看不到,他们未必看不到。

    “走。”花洛一声令下,众灵跟着她撤走。

    进来的修士眼见到手的灵宝要飞了,顾不上传信,追着灵物而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