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为了试探

    林含章接过账本,翻了几页道:“王爷觉得哪里不对劲?”

    “今年的军饷。”

    沈怀瑾摇了摇头,“今年何故会增加军饷?并无道理。若是为了抵御胡人犯境,可侵入青玥后,乃是我领着当地民众与北大营的队伍去抵御的。”

    “皇城内的军队压根没有动过,莫非是西北增兵了?可是也未曾听闻兵部提起此事。”

    林含章思索了一番,又对着账本瞧了半天,亦是没有头绪。

    便放下账本道:“此事还待查探。不知王爷瀛洲之行准备得如何了?今年的贡品可尽数典当出去了?”

    沈怀瑾点了点头,“托了皇上,是以解决得很快,可本府这些物什,也不过是沧海之一粟,主要还是由四皇子筹集钱财。”

    “四皇子?”林含章道:“王爷可知四皇子用的什么法子筹钱?”

    沈怀瑾微微思索了一番,“若我并未记错的话,司马珩与我提起的是他那个亲舅舅西匀王。”

    “西匀王当年战功无数,又因为皇后备受皇上宠爱,故而便与了国舅爷异姓王的待遇。”

    “……西匀王之所以会退离战场,也是因为在战场染了一身伤病,后来领了封底,在西匀将买卖亦是做得风生水起。”

    说起商业,青玥经济最为繁盛的地带并非京城,而是西匀这片土地。

    这群人像是有与生俱来的经商头脑一般,在西匀这片土地上,没有想不出的买卖。任何事,都快要成为交易。

    事实上,不少西匀人私下便将西匀成为小京都,但此事毕竟触犯天威,是故西匀王下令绝对不允许这种叫法。

    异姓王本身就容易引起帝王猜忌,再因为这种小事而与帝王离心,委实是不划算的,是以,西匀王这么多年来,一直安分守己地待在西匀。

    除却偶尔受皇上传召,平日都是醉心于各种生意的。

    朝廷内的事情,有他那个总能掀起大风大浪的妹妹来插足,便已经足够了。

    他这般安分守己,一方面亦是在帮助贾南风在宫中更好拉帮结派,避免引起嘉懿帝的过分关注。

    另一方面也是在保护自己,毕竟飞鸟尽弹弓藏,狡兔死走狗烹,这个道理,赵明义乃是最清楚不过的。

    这个做法果真令嘉懿帝放松了对赵家人的警惕,故而也让贾南风开始在朝廷内积攒了一定的实力。

    由于眼下赵明义并无带兵之力,是故西匀内只有一只规模仅可供给当地防御的军队。

    “王爷所说的那笔军饷,倒有可能是拨给西匀的。”

    林含章说到此处才明了过来,“想要增强防御,从而向朝廷申请增多军饷,倒不失为一个屯财的好法子。”

    沈怀瑾不解道:“这话何意?”

    林含章摇了摇头,“兴许只有到了瀛洲将瘟疫之事查清楚,臣才能将此事与王爷说明白。”

    想到自己尚未面圣,林含章决计走前将话说清楚,“臣有一不情之请,还望王爷能够同意。”

    沈怀瑾淡淡开口道:“说罢,我尽可能实现。”

    “请王爷回趟客栈看看子衿,她很担心王爷。”

    林含章瞟了一眼那墨色大氅,“之所以子衿会让本官将这件大氅带给王爷,亦是不愿看了徒增伤心。王爷将子衿隔绝在了自己的生活之外,并非当真能够让她安然无恙。”

    沈怀瑾不曾想到自己的离开竟是能够这般牵动苏子衿的情绪,她平日里大大咧咧惯了,甚少会在他面前展现出如此柔弱的一面。

    他眸中亦有几分愧疚,不由道:“好,我会回客栈看她。”

    言罢便将大氅收了起来。

    林含章点了点头,“那王爷我便先行一步,去陛下那里了。”

    言罢便朝着金銮殿的方向走去。

    金銮殿内。

    窥得一人缓缓踱步而来,这幅从容不迫的模样,嘉懿帝不看便知道是林含章。

    “爱卿今日怎么来得这般晚?”

    他命人带去的消息是今日未时,可林含章却是姗姗来迟,直至申时才见到他人影。

    这也并不怪林含章。

    他今日醒来后便与阿泉周旋了一番,又去苏子衿屋中看了看她,再然后去了一趟亲王府,与沈怀瑾推心置腹地聊了一聊,故而来迟也是情有可原。

    林含章躬身,“方才去亲王府走了一趟,还望陛下谅解。”

    “亲王府?”嘉懿帝笑了笑,“你与恭亲王倒是颇为亲近。不过,恭亲王确乎是以德行服众,早些时候尚未有赵氏倒插一脚,他在朝廷上乃是一呼百应的。”

    林含章面上仍是不动声色,心中却思量着恭亲王德行出众也是做与世人看的,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亦有自己的阴暗。

    身为帝王,宅心仁厚,都只能是表面话了。

    真正想要成就帝王业,除却杀伐果断,踩着无数人的尸体一步步向上,手中鲜血横流。

    血流千里,横尸遍野,皇家亦是另外一个残酷的战场。

    林含章脑中骤然间掠过千转百回的心思,直至嘉懿帝唤出声来,他才恢复了清醒。

    “林卿想甚么想的这般出神?看来近来困扰林卿的事情,比平日里多出了几倍。”

    林含章点了点头,“王爷说的不错,微臣确乎是有不少困惑。瀛洲之行,陛下明知恭亲王前去最佳,为何愿意让四皇子与之一同前往?”

    瘟疫与赈灾全然不同,瘟疫乃是一个无底洞,并无能够根治的可能,却要源源不断地花银子,花药草。

    沈怀瑾一己之力想要挽救整个瀛洲的灾情,怕是有心无力,最终还可能会将自己身体弄垮。

    是故他才会将瀛洲之事特地与司马珩说了一遍,然而却并未告诉他沈怀瑾已经提前请命,只等他自己上门来提。

    而待司马珩与沈怀瑾素来就是死对头,司马珩又是少年心气,听说沈怀瑾抢了自己的差事,势必要闹上一闹。

    而这一闹,却是能够让嘉懿帝看清楚,这朝廷上又多了哪些皇后的党羽。

    那日站出来为四皇子说话的,必然都是皇后的心腹了。

    虽说这一方面乃是在帮助沈怀瑾,可另一方面也是嘉懿帝为了试探皇后党羽的做法。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