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师父真是无敌好

    三田智久抱着一个硬纸板箱子,里面装着相框、坐垫、颈部按摩器等私人物品,面带忐忑的走在走廊上,有点梦游的架式——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关东联合电视台解雇了,正失魂落魄中。

    最近两天各剧组人事变动剧烈,有人调职,有人升职,还有不少新人加入进来。本来他以为不关自己事的,没想到突然接到了通知,让他立刻去找大BOSS千原凛人报道,以后就归千原凛人直属,只服从他的命令就行。

    当时他就愣了,很机械的收拾好了私人物品,在一片惊讶羡慕的目光中离开了《相棒》剧组,等快走到千原凛人办公室门前了,还有点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我干什么了啊?怎么就突然得到了提拔?

    该不能……是个恶作剧吧?

    三田智久站在千原凛人办公室门前,犹豫着不敢敲门。他其实和千原凛人一点也不熟,甚至有点畏惧他——对他来说,千原凛人这种绝对就是大人物了,感觉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人,非常有距离感。

    当然,不进去肯定也不行,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敲了门,心跳瞬间上了180,和初恋打KISS时都没跳得这么快过!

    “请进!”

    “失礼了!”三田智久推门而入,只看到了一个背景就马上深深鞠躬:“千原次长,您好。”

    “不用多礼,你可以用旁边那张书桌……请稍等我一下。”

    “是!”

    三田智久迅速观察了一下室内,千原凛人的办公室可不是谁都能进的,他这是第一次来。

    超乎寻常大的一间办公室,明显是两间办公室打通的格局,书桌有两张,一张正对着门,明显是千原凛人的,他赶紧就把自己的东西放到了另一张上——白木桂马、西岛瑠美都用过这张书桌,现在归他了。

    接着他又看了看千原凛人,发现千原凛人没什么反应,正对着一张写满字的白板在思考,也不敢出声打扰,便开始轻手轻脚的把自己的私人物品拿出来摆好。

    他一边摆一边继续观察这间办公室。

    荣誉橱里是金光闪闪的奖杯、盘子,大书桌上和书橱中摆满了书籍和文件,不是很整齐,可能是想逼死强迫症患者,而整个办公室内最显眼的就是书桌后方墙上挂着的那张条幅了,上书四个大字“绝对一番”。

    看着这四个墨色汉字,三田智久马上就挪不开眼,瞬间就屏住了呼吸,似乎感觉一股“王霸之气”扑面而来。

    这就是那张传说中的条幅啊……

    三田智久听说过这张条幅,但这是第一次亲眼见到,看着看着就有些敬畏了。这张条幅也就千原凛人敢挂,还能挂到圈内人心服口服。

    这简单的四个字下,该有多少制作人、导演和编剧发出过哀嚎?做为一名圈内的编剧助理,他甚至都能从这条幅中嗅到血腥味……

    他看了一会儿这张传说中的条幅,目光又转到了条幅主人身上,发现千原凛人还是站在白板面前沉思,不由又好奇望向了白板。

    白板上写满了字,还有些被抹去了大半,而他细细默读了一下,发现好像是些剧名——

    《父女七日变》;

    《花样的男子》;

    《极道鲜师》;

    《山田君和七个魔女》;

    《深夜食堂》;

    《我危险的妻子》;

    《校阅女孩河野悦子》;

    《重版出来》;

    《白色巨塔》;

    《第一百零一次求婚》;

    《悠长的假日》;

    ……

    他正看着呢,发现千原凛人抬手在白板上擦了一把,《重版出来》这行用油性笔写出来的字被抹掉了大半,紧接着《白色巨塔》和《悠长的假日》同样被擦掉了。

    三田智久搞不清千原凛人在干什么,也不敢问,只能有些拘束的坐在办公桌后面,而千原凛人的思考似乎暂时告一段落,转过头来笑道:“抱歉,久等了。”

    他在搞排除法呢,而且就这么大模大样的搞,反正别人也看不懂。

    千原凛人是三田智久的上司,三田智久自然不可能对略等了三四分钟有什么意见,马上客气了两句,而千原凛人从书桌上拿起了一份剧本梗概递给他,笑道:“你看一下这个,找一找以前有没有过雷同的电视剧、小说或漫画。”

    这是他已经敲定的一部剧《跳跃大搜查线》,但世界不同了,按惯例是要确定一下别和什么人的作品撞了车——小心行得万年船,两个世界不一样,鬼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人发表过类似的作品但没有拍成电视剧。

    如果有,那就只能放弃,免得出现版权官司;没有才可以再继续往下进行。

    这是很琐碎的工作,要花不少时间,以前都是白木桂马在负责,现在自然要交给新助理。

    三田智久马上恭恭敬敬接过了《跳跃大搜查线》的梗概,而千原凛人又回去对着白板开始出神。他挑三田智久当助理的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三田智久是这三个月来出错最少的编剧助理,也是最老实肯干且服从度最高的那一个。

    他不需要助理多有才华,他需要是能给他卖力的小牛犊子,服从他的命令为第一优先,三田智久这种比较踏实的人正合适。

    他给新助理分配了工作,而三田智久对新工作完全不敢轻忽。千原凛人要招助理,愿意无薪来工作的人八成能围着关东联合电视台排一圈,这种好机会他可不想搞砸了。

    他先仔细看了看《跳跃大搜查线》的梗概,顿时就被吸引住了。

    剧本梗概不是为了拍摄,通常是主创编剧下发给分集、台词、助理等编剧下属用来统一剧本基调的,往往直指该剧核心元素,而千原凛人更是写的简单明了——这不是推理剧,不要去强调凶杀、悬疑、智斗、破案英雄,重点放在警察的普通工作上面。

    而人设同样很吸引人,青鸟俊作原本是个上班族,因对一成不变的工作感不到满,认为生活中充满了无聊,为了寻求刺激,顺便也为了正义,很干脆的报考了警察学校,突然就成了弯岸警署的一名基层警员……

    下面还有做为模版的几个简单分集小故事,缩写的很厉害,但三田智久脑补了一下,感觉很有趣,认为这剧的视角很独特,甚至能说一声是警察剧的革新。

    三田智久只看了看梗概就确定之前没有过类似的剧,但小说、漫画就说不准了。他马上就投入了工作,夹着剧本梗概就奔着电视台的资料室去了,而千原凛人没管,在《校阅女孩河野悦子》上画了个圈。

    用这部剧吧,选和泉悠子当女主角,她演个精力旺盛,好奇心强的时尚女孩应该没问题,《重版出来》中的女主角有些憨憨的,确实没这个适合她。

    接着千原凛人又把《花样的男子》抹掉了,这世界少女漫画刚开始火起来,现在拍这剧有点早,可以留给将来和偶像团体合作用,那……

    《跳跃大搜查线》已经决定了,这剧是97年的剧,时代感合适,电视剧本身反响也是极好,穿插的电影更是日剧衍生电影中票房最好的,无论从现在来看还是从未来看,这都是好剧,用在这时候很合适。

    而《校阅女孩河野悦子》这剧本身是大女子励志剧,顺便也可以借助和泉悠子在《非自然死亡》时积累的人气,想来效果应该也可以。

    那么要想再利用一下菅野信的人气该用什么剧呢?他的演技偏夸张的舞台剧风,《李狗嗨》其实最合适他了,就是这剧现在拍祸福难料,该怎么办好呢?

    《南极料理人》他拍出来效果不错,可惜那是电影,不过这电影有衍生剧,要不要让他试试《欢乐南极料理人》?

    美食剧受众还是很广的,但《欢乐南极料理人》是部低成本喜剧,收视率不怎么样,真要拍还得大改,但不一定效果好。

    或者干脆不用他了?但他现在很火,实力也有,算是一流的打手,在拿季冠准备拼刺刀时,不用他好像有点可惜啊……

    千原凛人在那里捏着下巴思考,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他随口道:“请进!”

    美千子推开门探进了个小脑袋,甜甜笑着问道:“师父,你在忙吗?”

    “在忙,不过进来吧,没关系。”千原凛人还沉浸在自己思维之中,这铺垫了三个月,终于到了拼刺刀的时候了,选剧格外重要,必须刀刀见血,不可轻忽,随口问道:“你不是休息吗,过来有什么事?”

    《无家可归的小孩》因开拍较早,预算格外充足,已经拍完了,只是还没放送完,美千子确实放假了,她笑嘻嘻从身后拿出了一个便当盒,说道:“没事没事,就是给师父做了些小点心,来孝敬孝敬您!”

    千原凛人闻言转头笑问道:“真没事?”

    “真没事,就是来看看师父您,顺便……”

    千原凛人懂了,摆了摆手:“玩你的电脑去吧!”

    这大弟子自制力还行,比一般同龄孩子可成熟多了,拍了三个月的电视剧竟然没搞娱乐活动,特别是八月她放暑假都一直在认真表演,那现在休息了,玩玩完全说得过去,没毛病——十二三岁就开始工作了,还是成年人的工作,对她得好一点才对!

    美千子确实盼了很久了,马上欢呼一声就奔着电脑去了,飞快开机,满心期盼着等着玩原始网游,嘴上依旧像是抹了蜜一样拍千原凛人马屁:“师父最好了,师父是天底下最好的师父!”

    千原凛人忍不住笑了笑,接着就不管她了,又把心神放到了白板上。

    很快美千子就进入了《龙的宝藏》,开始她的“冒险生活”,但小嘴没停——她师父是个怪胎,以前写着剧本都能分心和她闲聊,她不觉得自己说话会打扰到千原凛人——她继续问道:“师父是在准备下一季的剧本吗?”

    “是,在头痛呢!”

    “师父对工作真是够卖力的,换了别人早开始享受生活了吧?”美千子小手灵活的打着字,充分表明了这么多年钢琴没白练,又状若无意地问道:“《无家可归的小孩》的剧本写的怎么样啦,师父?还顺利吗?”

    千原凛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斜了她一眼。

    这小丫头今天特意跑来,估计主要就是想问这一句话,玩电脑八成倒是顺便的——自己这弟子人小鬼大,心思从来很复杂,估计这辈子变不了了。

    他心里明白,但嘴上没拆穿,随口道:“没写。”

    “真的吗?收视率不是很好吗?”美千子眼睛盯着屏幕,仍然像是在闲聊:“现在已经30.92%了吧,我听他们说,超过35%肯定没问题,那不拍第二季没关系吗,师父?”

    “没关系。”

    “真的……没关系吗?”

    千原凛人没看她,视线还是在白板上各剧剧名之间游移:“真的没关系。”

    “但现在收视率对师父你很重要吧?”

    “是很重要。”千原凛人不否认这一点,看她似乎很关心这件事,间接挑明了,“但你还记得《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吗?我更担心哪天一回头,看到你滑过我的窗外,我可没有让时间倒流的能力。”

    他说完了,房间内一时寂静起来,而美千子半晌后才小声道:“谢谢你,师父,你确实是天底下最好的师父。”

    她一直有点担心《无家可归的小孩》会拍第二季,毕竟成年人总是把利益看得很重,现在成绩这么好,很难说师父还会不会遵守约定,而现在她完全放心了,师父就是师父,一部国民热剧说放弃就放弃了!

    有点小感动啊!

    千原凛人则轻轻点头,感觉自己这猴精徒弟这次应该是真心话了,而不是小嘴习惯性抹蜜,忍不住开玩笑道:“真觉得我是好师父,赶紧把作业交了。”

    美千子马上不好意思起来,千原凛人让她补完《为倒立少女而弹的奏鸣曲》,她都快把这事儿给忘了,这弟子当得完全不合格。

    她马上保证道:“我会好好写的,师父。”

    “慢慢来,不着急,反正你也快拖了两年了。”千原凛人笑着说了一句,神态转为了认真,问道:“你真要隐退了?这三个月演戏不是挺开心的吗?”

    他一直没找美千子谈过这事,默认就是执行当初的约定,但现在美千子主动找来了,那肯定还要是正式确认一下的,而美千子实话实说道:“是很开心,但我从没有过过别的生活,我很想试试,也希望可以大口吃肉,不用多计较身材管理、容貌管理。师父,我暂时真不想再表演了——我从三岁就开始了,已经快十年,我想改变一下。”

    顿了顿,她又迟疑道:“只是,师父,我这样是不是太自私了?其实如果真需要,我再拍三个月也没什么……为了师父你,我应该可以!”

    这就是她纠结的地方了,她不想拍了,想过正常生活,但又觉得好像有点对不起千原凛人,而千原凛人没想到美千子还能有这份心意,忍不住转头望向她,欣慰道:“真没关系,师父不缺好剧。当然,我觉得你隐退确实有点可惜,但你情况特殊,花点时间好好考虑一下未来也挺好的……不用担心什么,师父希望你能好好的,这比一切都重要。”

    “师父!”美千子真的感动了,自己竟然比一切都重要……

    这师父真是无敌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