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章:始料未及

    天无暗夜,年无四季,万仞山中,是春月藏身的地方。

    潺潺流水,飞花舞蝶,绿丛掩抑之中,两方人正在对峙。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司权暗暗叹息,他伤的不轻,没个三五月恐怕难以痊愈,眼前山灵族人都不会武功,要是平常连他的影子都摸不到,但现在却是做了人家瓮中之鳖。

    “服下,这能压制住你伤势。”

    司权一喜,接过药丸就毫不犹豫吞下,换了平时他肯定不敢吃妖女的药。但今重伤之下,又有敌人虎视眈眈,对方想要他死也不用多此一举。

    药很神奇,入口即化,只是司权脸色立刻大变。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

    司权大恨,药刚发作,连他最后能动用的一丝内力也被封住,这下还不随了山灵族宰割?

    “不好意思,弄错了。”

    司徒影嘴上说着,却没拿出解药的迹象。

    “别废话,跟我们走。”

    山灵族的战士上来呵斥道,司权偏头看去,发现他们跟人族也没多大区别,不过身材修长一些,长相俊美一些,耳朵还是尖尖的,倒是十分可爱。司权突然想起,林心的耳朵跟这些山灵族的极为相似,会不会有什么联系?可惜,她回去了!

    “影影,你怎么还不出手?”

    司权诧异,敌人如此咄咄逼人,司徒影竟然无动于衷,实在不符合她性格,难道妖女被人掉包了?

    “我练功出了差错,没解决问题之前不能动用内力。”

    司权晕厥:那你还给我下药?不会是想跟我做一对亡命鸳鸯吧?乖乖的,自己还有这么多美人,黄泉路上只有妖女陪伴也太孤乏味了。

    “带他们去见大祭司”

    两名男子将司权抬走,身长两米出头,比司权还高半个脑袋,司徒影同样被人胁持,只是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

    似乎担心司权还会反抗,一位女性突然上前,一掌将他拍晕过去。正研究伤势的司权猝不及防,昏迷之际,似乎看到司徒影阴谋得逞的样子!

    司权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绑在柱上,不远处便是司徒影,同样被五花大绑,然而红发垂下,遮住了面孔。

    观察周围,是一个丈许高的篱笆围墙,出口两名护卫看守。司权窃喜,趁看守没注意就要挣脱绳子,接着恼气:可恨的妖女这是什

    么药?现在都还用不了内力!

    “喂,影影!嘘,醒醒了!”

    司权准备将脚下石块踢向司徒影,对方刚好抬起头来:司权见了,瞬间生出不好预感。

    “影影,你没事吧?”

    司权心都提了起来:对方头发披散,双眼无神,完全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影影,你别吓我,到底怎么了?”

    “哈哈!吓你,姓司的,你还是不是男人?就在你眼皮低下,他们大祭司把我留在房间一个晚上你竟然没去救我,我大声喊你名字你装没听见是不是?”

    司徒影突然疯狂起来,司权听了犹如五雷轰顶:竟然都过去一个晚上了?

    “没事了,影影,我在这,没事了!”

    司权急切失措,心中燃起滔天大火,不敢想象对方遭遇了什么,只能尽最大努力安慰女人。

    “没事?怎么没事?你知不知道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你知不知道人家对我做了什么?”

    “我的错,是我的错,是我没保护好你,你放心,我会让他们整个族群付出代价的。”

    “现在说这些有用吗?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我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期待你出现的时候你在哪?他们大祭司剥光我衣服的时候你又在哪?”

    “我混蛋,都怪我没赶来!影影你放心,从今以后,我发誓、我保证不会再丢下你了!”

    司权心如刀割,怒火通红了双眼,强忍着不让自己失去理智,但杀心滔滔如潮,将院中空气都凝固:既然对方伤害了自己的女人,就让他们男女老少所有人加倍奉还。

    “吵什么吵,要不是美人陪了大祭司一晚上,早把你喂花草了,知道吗?”

    “你们该死”

    听到还是司徒影舍身救自己,司权再也抑制不住怒火。哪还管什么伤势,,管什么药力,直接燃烧心血换取力量。

    “不要,停下,你会死的!”

    司徒影顿时色变,急声哭喊。司权一向胆小如鼠,怎么能使出这样送死的招法?

    祭奠心血,是每个练武之人都会的秘术,但大多数连死都不用,因为这将生不如死。从祭出心血开始,全身将开始遭受万虫噬骨的痛,直到气血枯竭而死。

    “不怕,我会让他们百倍奉还的。”

    “不好,快跑。”

    司权狰狞着脸安慰女人,两名看

    守见他身上气势大作,吓得赶紧跑开。

    司权挣开绳子,没有急着追赶,走到司徒影面前先将其松开。

    “真傻,我现在还值得你这样做吗?”

    “值得,往后的日子,直到白发苍颜,永远值得!”

    看着司权着魔的样子,又听男人发自肺腑的话,司徒影仿佛感到有东西刺入自己灵魂,让她颤抖、让她抽噎、让她刻骨铭心。

    绳子解开,司徒影扑进司权怀中不再说话,泪水浸湿对方的衣服,抬头一眼,发现男人发根已经开始变白这是生命力流失的迹象,司权已经时日无多了。

    “都要死了,还说什么以后呢?”

    没有在意司徒影更加滚烫的身体,看到她露出娇嗔的表情,司权大喜,皇天不负有心人,终归是让她再次燃起了希望。

    “都还没娶你过门,哪舍得死!”

    “娶了我,那冰山你还要不要了?”

    司权瞬间僵住:妖女你这回归的也太快了吧?还准备说些好听的话,这时司徒影忽然抬起手来在他心脏点了一下,然后他身体真的给僵住了。

    “你能使出内力了?”

    “一直都可以呀,只是有人笨没发现。”

    往日的妖女瞬间恢复过来,司权反而愣住,还没开口问话,女人扶着他已经出了院子。

    围墙外面,竹木搭成的小屋鳞次栉比,一路遇到的人也投来善意的微笑。司权更加莫名其妙,紧接着,两人进入到一座镂空的矮峰之中。矮峰内是一座白玉建成的宏伟宫殿,司权没机会欣赏,司徒影已经将他扶进房间。

    房间没有窗户,没有灯盏,却明亮跟白昼无异。地面白英铺砌,屋顶水晶装饰,玉床白银镶嵌,直到被人摔进被褥之中,司权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恶作剧?”

    “怎么是恶作剧,我只是考验一下我未来的男人而已?”

    “不是要名震天下的盖世英雄吗?”

    “来不及了,只好便宜你了。”

    司权本想装成生气敲打一下妖女,这种玩笑岂是随便开的?不过抬头又见对方媚眼勾魂的模样,想着还是事后再说了。

    “这么急?太委屈你了,要不拜拜月亮先?”

    “废什么话,我都快烧死了。”

    内力被封,司权无力反抗,很快屈服在妖女雌威之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