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血浓于水

    钟向南笑道:“通知书都到了还保密啊,杨书记在我们教工群里都发喜讯了,水木大学……什么管理系?你看我这记性。”

    张弛感到胸口有点灼热,他就算不看都知道,这怒火值是林黛雨赠送给自己的,4000多了。

    林黛雨是真火了,这厮怎么就那么无耻?明明已经拿到了入学通知书,还在自己面前装可怜,想起自己刚才被他傻子一样戏弄,还爱心泛滥地安慰他,林黛雨气得就快原地爆炸了。

    钟向南看两人之间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太对,赶紧挥手告辞离去。

    张弛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不想听我解释……”

    林黛雨指着他道:“闭嘴!”

    张弛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林黛雨因为愤怒胸膛剧烈起伏着,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如此愚弄过:“是不是觉得愚弄别人很有趣?是不是想证明你比我聪明,是不是利用别人的善良和同情心感觉特别开心特别痛快?”林黛雨愤怒道:“你无耻!”

    张弛道:“我……”

    “你下流!”

    张弛有点哭笑不得,说我无耻我认了也无所谓,可我怎么下流了?女人发起火来都是那么不理智吗?

    林黛雨有种要痛揍他一顿才能解恨的冲动,可终究还控制住了,愤怒让她就快抓狂,张弛却在这一瞬间感觉到了她突然显露的武力值99,张弛认为是自己的错觉,楚楚可怜的林黛雨,弱不禁风的林黛雨,过去我可不止一次为你出头保护过你,不会这么坑吧?你不会全都是装得,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吧?

    远方一辆黑色迈巴赫朝这边驶了过来,是老徐过来接林黛雨了,林黛雨深深吸了口气,她向那辆车招手。

    张弛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问道:“探望师父的事情……”

    林黛雨道:“你敢跟过来,我就让老徐开车撞死你!”

    靠!用不着那么毒吧?

    张弛还真不敢跟过去,失去理智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眼看着林黛雨上了那辆迈巴赫,张弛大声道:“喂!说话算话啊,你得把东西还给我啊!”

    坐在迈巴赫舒适后排的林黛雨很不淑女地向他竖起了中指。

    林朝龙感受到了女儿的愤怒,他实在想不起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又得罪了这个宝贝女儿,问过老徐才知道女儿和张弛见过面。老徐还特地将小姐在车上的表现描述了一下,林朝龙感到吃惊,女儿竟然会做出这种不雅的手势,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他发现自己还是对女儿的生活缺少关注,已经变得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无论一个人的事业怎样成功,可一旦回到家庭中来,他就仍然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一个为女儿操心的父亲。

    黄春晓对丈夫的惶恐表示理解,在女儿和张弛交往的问题上,他们秉持的观点一致,张弛这小子品行不好,一个高中生居然能够在高中三年低调隐忍,到最后高考的时候方才展露真正的实力,这厮的心机可见一斑。更何况他就算有点才华,可这长相也配不上他们女儿,更不用说他的家庭。

    让黄春晓介意得还有一件事,张弛和妹妹的师徒关系,这小子曾经向警方举报过自己,正是因为他所以警方一度将自己列为嫌疑人。

    林朝龙去打了个电话,询问关于张弛被水木录取的事情,这件事很快就得到了确认,放下电话,他皱着眉头向妻子道:“真的,他真被水木录取了,听说是一个今年新成立的专业,新世界精英管理专业。”

    黄春晓道:“你有没有搞错?会有这样的专业?”世界精英管理?他怎么不去管理全宇宙?

    “不可能搞错。”林朝龙感觉也有些不好了,这下女儿和张弛进了同一所大学,以后见面的机会肯定很多。

    黄春晓道:“他品行不好,年轻轻的就和女人开房。不行,我得告诉小雨。”

    林朝龙阻止了她:“你想跟小雨说什么?现在他们还是同学关系,小雨又没有明确跟他交往,如果我们现在这么紧张地去找小雨,肯定会让小雨觉得咱们在偷偷跟踪调查她,反而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有了上次的经验,林朝龙在对女儿的关系处理方面非常谨慎,他知道女儿外柔内刚的性情,如果逼得太紧反而等于把她推向张弛。

    黄春晓道:“那怎么办?女儿那么单纯,我们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那小子骗。”

    林朝龙道:“冷静,我看也未必那么严重,也许小雨跟他之间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是我们想多了。”

    黄春晓摇了摇头道:“普通同学关系会那么生气?谁会为一个不在意的人生气?”

    林朝龙哑然无语,在这方面女人的感觉向来是敏锐的。

    黄春晓心烦意乱,她去拿了手袋准备出门,前往紫霄湖的别墅去探望妹妹,黄春晓昏迷数月,虽然他们夫妇两人遍请名医,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可是仍然不见有半点好转,黄春晓渐渐开始接受了现实,或许妹妹这一辈子都将在植物人的状态中渡过。

    自从张国富一家买下了原本属于张弛的房子,张弛就从未去过安逸世家,如果不是叔叔一再相邀,张弛可能这辈子也不会踏进他家的大门,今晚前来也并不是谅解,而是代表着放下,对张大仙人来说,他和张国富一家并没有所谓的亲情,可是身体内血缘的纽带却又不容否认。

    从张国富最近的表现来看,他应当是产生了愧疚之心,想要做出一些弥补。

    就当是给他一个了却心结的机会吧,张国富一家注定只能在自己的人生中充当过客。

    张弛出于礼貌还是买了一些水果,来到小区门口看到堂妹张青果站在那里等着自己,看来应该等了不少时候,张青果看到堂哥,欣喜地挥舞着手臂,亲切道:“哥!”张弛已经成了她的骄傲,也成了她心目中的偶像。

    张弛笑了起来,人所在的高度决定了你的胸怀,张弛也不得不承认大学录取通知书将自己的命运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阶段,大的方面不必说,就说眼前,至少他变得宽容,不再锱铢必较睚眦必报,也可能只是暂时状况。

    张弛将水果递给了张青果。

    张青果看出水果都不便宜,张弛虽然没几个钱可向来出手大方,就目前而言,他兜里有了两万块,这两万块足够他挥霍几天的了。

    张青果道:“我妈说要去外面吃,可我爸非得坚持在家里,他说要亲手做饭给你吃。”

    张弛暗忖,如果自己没有考上水木,没有得到燕南省文科状元,大概不会受到叔叔家如此的礼遇,途中遇到了张青果的邻居,张青果逢人就介绍她哥哥燕南省新科高考状元。

    秦香梅虽然因为张弛的事情和丈夫冷战了几天,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让步,虽然燕南省高考状元不是什么达官显贵,可这段时间她从外人的恭喜和议论中也意识到这是何等的荣誉,而且更为重要的一点意味着她眼中的傻小子从此会前途无量,听说水木大学出来的都是大才,出了不少的大富豪,搞不好还会平步青云,过几年说不定真当了大官,现在如果不做点表面功夫,到时候人家又怎会搭理他们这样的穷亲戚。

    不过秦香梅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张弛,毕竟他们这几年没怎么照顾过他,甚至还做了许多对不起人家的事情,秦香梅一度想要回避,最后还是张国富的一句话劝她留了下来,血浓于水,我是他亲叔叔,咱们过去是占了他的一点便宜,可比起其他避之不及的亲戚,他们还算是帮了忙的,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张青果带着张弛进了家,张国富慌忙从厨房里出来,热情地招呼道:“小驰来了。”

    张弛点了点头,笑着叫了声叔,又冲秦香梅叫了声婶子。

    秦香梅这才放下心来,本来还担心这小子还像上次一样怒怼自己不留情面呢,看来老张没说错,血浓于水,骨肉亲情摆在那里变不了的。

    其实张弛跟他们压根没有什么骨肉亲情,只是犯不着和这势利的一家人一般见识,他今天过来还有个目的,每月张国富在他的救济金里扣了260元,说是留着给他上大学用的,按照过去的智商,他是肯定没希望踏进大学门槛的,张弛甚至认为如果自己上不了大学,这笔钱就会被叔叔婶子给黑掉。

    可现在他真考上了大学,叔叔张国富已经表示要把那钱还给自己,如果不是冲着那小一万块钱,张弛还真不一定接受叔叔的邀请。

    张弛本想换鞋,秦香梅道:“别换了,自己家里,客气个啥,快进来坐。”

    张青果扬起手中的水果道:“我哥买的。”

    秦香梅眼睛一瞟看到里面的车厘子蓝莓火龙果,可都不便宜,平日里精打细算的她可不舍得买这么贵的水果,由此可见张弛还是很懂事的,秦香梅暗叹,到底是高考状元,这老张家的人猴精,自己眼拙一直没看出来这孩子居然这么厉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