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注定有所得

    张弛看到他拿出天蓬尺心中这才对他刚才的话信了七分,至少这根天蓬尺应该是蕴藏法力的,只可惜自己并无仙力,无法将之引动。

    张国富将天蓬尺递给了张弛:“这桃木棍过去一直都是你爷爷栓在腰上的,他说可辟邪消灾,可三年前……”

    他叹了口气,他眼中的这根桃木棍可不是什么辟邪消灾的吉祥物,当初父母随同兄嫂一家去旅行,结果一家人都出了事情,只有张弛躲过了一劫。

    看来这桃木棍只保佑了他一个,既然如此干脆将桃木棍给他继续保佑他平安好了。

    张弛接过天蓬尺,比刚才接到婶子给他的两万块钱还要激动,虽然他不知这根天蓬尺究竟拥有多少法力,可也知道这法器珍贵无比,搞不好真是祖上的某代天师传下来的。

    今天这顿饭没白吃,得了不少的宝贝。

    张国富准备过阵子重修一下家谱,张弛得了高考文科状元,又考入了水木,这种光宗耀祖的大事当然值得大书特书一笔。

    这次聚餐非常愉快,张大仙人得了两万块外加一根天蓬尺,张国富分沾到了荣誉,秦香梅投资了未来,张青果受到了鼓舞,一家人各取所需,这顿饭也算吃得和和气气。

    九点半的时候张弛告辞离开,本来张国富还准备留他在家里住一夜的,张弛谢绝了他的好意,真要是留下,大家都不自在,亲戚之间的相处也需把握尺度,点到为止。

    返回酒店的途中,经过了黄春丽的旧宅,火灾后,属于黄春晓的两套房子变成了废墟,不久以后就被夷为平地,所有的建筑垃圾都已经清除,目前还没有开始翻建。

    张弛听林黛雨提起过,林朝龙否决了多个建筑规划,最后决定在这里进行翻建,利用拆除的建筑材料,最大限度地恢复这里的原貌,这也是为了有朝一日黄春丽醒来,会发现她的家依旧还在。

    从这一点来看,林朝龙夫妇也不失为重情重义之人。

    周围已经砌起围墙,大门上锁,里面的空地无人看守,张弛突然萌生出进去看看的念头,他翻墙而入,发现里面的废墟已经清理一空,房屋的旧址处被挖出了两个大坑,一个多月的光景,这片土地上已经长满了荒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凡人的生命力甚至比不上草木。

    望着眼前被掘地三尺的地方,张弛不由得想到这一切应该是林朝龙让人所为,仍然记得黄春晓利诱黄春丽交出药方的事情,难道他们夫妇仍然没有放弃?

    张弛在一块没有移走的基石上坐下,本来他下午打算跟着林黛雨一起去探望黄春丽的,可钟向南无意中把他出卖,得罪了林黛雨,估计近期内是不会搭理自己了。

    这场火灾张弛损失惨重,不但乌壳青的丹炉落在了林黛雨的手里,而且他还有八十粒的药丸没有来及带走,那些药丸中富含通窍果的成分,利用那些药丸至少炼制出四颗通窍丹的。

    自己只不过吃了一颗通窍丹,就从北辰一中的倒数第一逆袭成为省文科状元,如果顺利将所有的通窍丹都炼成并服下,那又该如何厉害。

    乌云遮住了星月,风突然大了起来,张弛抬头看了看没有一颗星的夜空,估计一场暴雨就要到来,现在的天气预报真不可信,今天出门的时候,他特地查了一下天气,预报都说是晴转多云。

    张弛准备在落雨之前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草丛中有光芒闪了一下,凑近一看,却是一只紫金色的虫子,拇指盖般大小。

    张弛认得此物名为紫电炼金虫,过去在兜率宫的时候,经常可以见到,这种虫子喜**金,但是也怕三昧真火,通常他们抓住此虫都会重新炼化,将它偷吃的精金再炼制出来。

    张弛有些纳闷,按理说此虫乃是天庭灵物,又怎会出现在凡间?看来凡间还是有不少仙根灵气存在,否则也无法孕育这些灵物,更不可能出现天材地宝。

    那紫电炼金虫在草丛中爬行,然后钻入了虫洞,张弛暗忖,此虫出现在这里证明这一带应有精金存在。

    心中大喜,此时传来雷声隆隆,张弛没有带挖掘工具,身上只带了一把削水果的小刀。他利用小刀将虫洞扩大,紫电炼金虫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存在,向里面爬行的越来越快。

    张弛才挖了十多分钟,天空就下起了雨,他已经提前把手机关机用塑料袋封上了,所以也不怕雨淋,因为上次没有及时找回丹炉,所以中间发生了不少的波折,张弛这次是吃一堑长一智,他不能半途而废。

    雨下得很大,虽然将张弛浇成了落汤鸡,可也帮助他将土壤湿润,挖起来相对容易了许多,大概挖了半个小时,刀锋碰到了岩石状的硬物。

    张弛无法搬动石头,冒着雨在周围找到了一根螺纹钢,将螺纹钢伸入石头的缝隙中,用尽全力方才将之撬得松动,搬开石块,发现下面有一只瓷坛。

    瓷坛周围金光闪闪,却是数十只紫电炼金虫趴在那里一动不动,张弛用刀尖拨弄了一下发现它们已经死了。

    紫电炼金虫最怕遇水,本来这洞穴里面可以躲避风雨,可张弛把洞口挖大,导致雨水灌入,将这几十只灵虫全都淹死了。

    张弛暗叹罪过,他将紫电炼金虫的尸体给搜集在一起,准备带走,从这些虫子的外表来看就知道它们饱食了精金,从它们的身体中可以提炼出不少的精金。

    张弛小心将瓷坛取出,瓷坛大概如外面三斤装的女儿红差不多大小,张弛小心摇晃了一下,里面哗啦啦作响,应该不是液体。

    张弛将挖开的地洞恢复原貌,在这场暴风骤雨的掩护下,带着瓷坛返回了酒店。

    灯光下瓷坛看起来普普通通,张弛感觉这东西应该和当初梁庆去诈骗自己时候拿得瓷瓶共同出自一个作坊,瓷坛用蜂蜡封口,剥开蜂蜡,瓶口用生胶带缠绕,解开胶带,里面还有一层软木塞。

    张弛拧开软木塞,里面传来一股辛辣之气,他将瓶口向下倾倒,从中滚出几颗龙眼大小的蜡丸。

    张弛打开了其中的一颗,蜡丸里面用锡纸包裹,打开锡纸,里面是防潮的油纸,油纸里面又是棉纸,层层包裹的核心内容物却是一颗月华石。

    张弛意识到自己今晚真是捡到宝了,这瓷坛里面装着的都是用来炼丹制药的珍贵材料,如果落在普通人手中应该不会当成宝贝,可落在张弛手里可能会发挥出极大的作用,不知林朝龙掘地三尺寻找的是不是这件东西?

    张弛没有逐个检查里面的东西,这瓷坛应该是黄春丽的父亲黄老先生留下的,老先生储存得很好,在没有更好的储存条件之前,最好保持原状。

    那些紫电炼金虫他暂时泡在二锅头里面,目前他手头也没有合适的工具进行提炼。

    林黛雨这两天接到了张弛打来的电话,看到这厮的名字,就气不打一处来,林黛雨干脆利索地挂断。不过张弛也有他的办法,利用短信发了一封诚恳的道歉信,林黛雨对他还算是有些了解的,知道他诚恳道歉的背后其实另有目的。

    目的就是想从她手里哄回香炉,而不是真心为他欺骗自己的行为道歉。

    平心而论这香炉跟精美压根挨不上边,材质应该是普通的青铜,不知是年代久远还是富含杂质的缘故,显得黑不溜秋,工艺有点拙劣。

    别的不说,就在林黛雨家里随便找出一尊香炉都要比它好看无数倍,可林黛雨看得时间长了,居然越来越顺眼起来。

    她点燃了一支水沉香,心中琢磨着张弛为什么会这么看重这尊香炉?到底有什么特别?还是真如他所说,因为香炉是小姨留给他的纪念?

    林黛雨才不相信他的理由,这厮就是个骗子,满口谎话的大骗子。

    信息声响起,张弛不打电话了,反正打了林黛雨也不接,于是这厮改成了用信息轰炸,他也没直接提出要林黛雨兑现承诺归还香炉的事情,除了道歉之外,就是想去探望一下自己的师父,林黛雨的小姨黄春丽。

    想起小姨,林黛雨感到难过,她今天又去探望小姨了,听专家说,小姨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只能保持现在植物人的状态。

    外面传来母亲的声音,林黛雨起身开门请她进来。

    黄春晓今天心情不太好,因为专家组有人说了句不该说的话,说黄春丽目前的状况活着跟死了没有任何分别,建议他们可以考虑一下是否还让这样的状态持续下去。

    黄春晓知道对方是在建议放弃治疗,她气得当场就把那名所谓的专家骂了一顿,她说过只要能救妹妹,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何况家里根本不缺钱。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有一个妹妹,只要还存在一线希望她就不会放弃。

    黄春晓道:“小雨,有没有考虑去欧洲上学?”

    林黛雨愣了一下,她这才拿到水木的入学通知书没多久,母亲却又提出这样的问题,她摇了摇头道:“暂时没有这个打算,而且外国的月亮未必圆。单就生物学来说,水木在世界上也是顶级的。”

    “可出去游学总是好的。”其实在女儿初中的时候,黄春晓就产生过把女儿送出去的想法,因为丈夫林朝龙的反对所以只能作罢,现在看来丈夫的决定未必都是正确的,尽管他的初衷很好,可他并未考虑过女儿的成长,以及在成长过程中心里的变化。

    “妈,您就那么想把我送出去?”

    “早晚不还是一样要出去?”

    林黛雨看出母亲的心里藏着事情,微笑道:“假如我要是出去,您陪不陪我一起去?”

    换成过去黄春晓一定会随同女儿一起去陪读,可现在不行,妹妹变成了植物人,没有家人在身边照顾又怎么可以?她放心不下。

    黄春晓道:“你不是整天都嫌弃我干涉你的自由吗?现在这种情况我也走不开。”

    林黛雨道:“妈,您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有事别瞒着,说吧。”

    黄春晓欲言又止。

    “您要是不说,我可就睡了。”

    “那你得先答应我,不许生气。”

    林黛雨笑了起来:“妈,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吞吞吐吐的,我答应你就是,我绝不生气。”

    “我听说张弛考上水木了?”

    林黛雨听到母亲提起张弛的名字已经猜到了她想说什么,懒洋洋道:“他成绩这么好考上水木有什么稀奇啊?”

    “他选择水木是不是因为你的缘故?”

    林黛雨有点哭笑不得了:“水木又不是咱们家开得,选择那里是人家的自由,妈,您到底想说什么?别掖着藏着,把你的问题全都说出来,我今天心情不错,保证有问必答。”

    黄春晓看到女儿果真没有生气,证明她心情不错,这件事压在黄春晓心底已经很久了,丈夫的意思是静观其变,可黄春晓真没有那么好的耐性,她点了点头道:“那个张弛是不是在追求你?”

    林黛雨想都没想就摇了摇头。

    “我看得出来,他对你好像很殷勤。”

    林黛雨忍不住笑了起来:“您看错了吧,他对我殷勤?他根本就是处处和我作对。”

    “这也是追女孩子的一种手段,欲擒故纵你懂不懂?”黄春晓是过来人,男人的追求手段花样繁多,她对此非常了解。

    林黛雨笑着问:“妈,我爸当初就这么追您的?”

    黄春晓道:“他怎么能跟你爸比,我不是对他有偏见,我反正没看中他那长相。”林朝龙年轻的时候品学兼优,绝对的校草级别。

    林黛雨搂住母亲的肩膀道:“妈,您想多了,我和张弛啊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我向您保证,我对他没有任何其他方面的想法,我也没看中他那长相。”

    黄春晓听女儿这么说顿时放下心来,女儿不至于眼光这么差吧,就凭他们的家庭背景,女儿的自身条件,怎么也要找个门当户对英俊潇洒的青年才俊。

    张弛那小子长得臊眉耷眼的不说,人品也不怎么样。

    放下顾虑的黄春晓决定把那天遇到张弛的事情说出来,她把自己偶然看到张弛带着一位女生去酒店开房的事情说了。

    林黛雨听她一说,俏脸顿时沉了下来,放开母亲道:“你就是不喜欢人家也别在背后乱说,这可关乎一个人的名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