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得其所愿

    风念这边,他的神识正拼命同辛息入侵的精神力做着斗争,他们一族的神识向来强大,他又全然继承了阿妈的优秀基因,因此才能在辛息闯入的第一时间抵抗住他的入侵。

    但两人毕竟修为相差甚远,若是再这样耗下去,不消多久他就会全线崩溃。

    正在几处僵持不下之时,风念腰间的传音石突然剧烈的闪动起来。风念挣扎着摸到传音石,‘叮’的一声放出了声音。

    “小念念,你在哪里,你是不是出事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的那刻,辛息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他就是死,也绝不会忘记这个声音,伊伊,绝对是伊伊。

    传音石里的声音还在继续。

    “小念念你说话啊,姑姑刚才梦到你出事了,你别吓姑姑。”

    “小念念,你回姑姑一声,姑姑很担心你,你阿妈也很担心你。”

    辛息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舒姝、风念,握着这个传音石,他就像握住了全世界。

    风念重获了自由,想抢回自己的传音石,却没快过那人的动作。

    “伊伊~”他对着传音石深情呢喃,那边的声音陡然停下来。

    辛息着急了:“伊伊,伊伊你怎么不说话?”

    他不知道,传音石的另一头,一个娃娃脸的女子正在不停的掐指演算。

    ‘怎么回事,小念念这劫竟然同自己有关。’

    ‘难道是刚才叫她的那个男人搞的?’女子拍案而起,吓得一桌的姐姐妹妹们一个激灵。

    “风漪你这是干什么?”风沁嗔了她一眼,咋咋呼呼的。

    “沁姐你可听到了,小念念的传音石居然传出个臭男人的声音,还叫我名字!!我掐指一算,小念念这劫同我有莫大的关系,怕是这男人认得我,还挟持了小念念。”

    “漪漪啊,该不是你忘却前尘之前勾引的桃花债吧!”风溪猜测道。

    “念念出事了?”一个弱柳扶风的美妇人突然捂住胸口,遭了莫大的打击。

    旁边人赶紧扶住她:“姐姐你别着急,念念福大命大绝对没事的。”

    风漪也着急了:“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救念念的。我看那人对我挺有意思,待我花言巧语哄他一哄,他定然会放了念念的。”

    美妇人抓住风漪的手,眼泪在眼眶止不住的打转:“漪漪你一定要救救念念,我就这么个宝贝,他可绝对不能出事啊!!”

    “念念可是我们整个灵梦一族的宝贝,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出事的。哼,管他是不是什么桃花债,敢害我小念念,我一定要让他好看。你们等着看吧!!”

    风漪重新坐回去,清了清嗓子,拿起传音石故作温柔的说道。

    “公子,你是谁啊?”

    这边辛息终于等到了回应,兴奋得不行,连忙抓着传音石同她说话。

    “伊伊,我是辛息!!”

    这边辛息同故意迷惑他的风漪说起话来,全然一副堕入爱河的模样。那边的孟吾已经暂时获得了清醒,且同舒姝对上了目光。

    ‘舒教主,只要你将那陶埙毁掉,我可以控制那些邪修死士。’

    收到孟吾的传音,舒姝朝辛息那处看过去。辛息虽然一手拿着那陶埙,但或许是传音石里的人对他牵制过大,他对陶埙的把控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松弛许多。

    小修士离他的距离怕是可以一试。

    ‘小修士,你注意辛息的左手,只要拿到那个陶埙,我们可以对付这人!’

    风念这会儿脑子不太清醒,虽然辛息及时退走,但他神识还是受到不小的冲击。他顺着舒姝的话望过去,辛息手中的陶埙已经要掉不掉。

    也许,可以试试。

    他尝试着走了两步,发现头晕得有点过分。不行,他要把那陶埙抢到手;还有他的传音石,那是他同阿妈唯一的联系方式。

    风念按了按额角,摇头试图甩出那些力不从心的眩晕。还是不行,他这个状态过去了也只是送。无法,小修士只能将手背在身后,摸出个小刀来在腿上刺了两刀。

    痛意勉强刺激了他,让他清醒了片刻。就是这片刻,他猛然朝辛息扑身过去。

    辛息哪怕注意力并不在他身上,可毕竟也是大乘期修士,不过简单闪身就轻轻避过,拿着传音石的右手也顺势躲得远远的。

    可风念的目标并不是他右手的传音石,而是左手的陶埙。辛息一时不查,竟真叫他抢到了手。

    可惜,风念没来得及躲开,也没来得及将陶埙丢出或毁掉就直接被辛息抓住。而目标陶埙也回到了辛息的手中。

    孟吾眼中掠过失望的神色,但他还是很好的隐藏下来,并未让辛息发现他已经脱离控制的事。

    舒姝着急,但握紧了鞭子并未贸然上前。

    辛息当然也没把风念怎样,这个小修士对伊伊可重要着呢。要是他把这小修士怎么了,伊伊又不见了怎么办。

    风漪听到了一声闷哼,确认过声音,是自家小念念的。她手抠着掌心,恨不得把这个臭男人从传音石里拽出来打个半死。

    呼~不行,不能冲动,先稳住这个狗日的。

    “辛息,我好像听到我家风念的声音了,你能不能让他同我说说话啊!”

    风漪的声音温柔似水,同辛息记忆中那个刁蛮的小丫头大不相同,虽然他不知她为何会‘死而复生’且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但他也很享受她这样温柔的同自己说话~

    “你想同他说话?伊伊,你再叫我一声。”他嘴角噙着笑,像极了诱惑善良少女的恶魔。

    风漪把传音石捂住,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住心中杀人的暴动:“辛息~”

    甜腻腻的声音酥到了辛息的心里,他垂眸轻笑。

    “我想跟风念说说话可以吗?”叫都叫了,风漪也记得要条件。

    辛息避开她的问话,只说了一句:“伊伊,我好想你啊~我想见你。”

    他说完这句话,传音石那边突然断了声音。

    风漪将传音石啪的切断,气得跳脚。

    “狗日的臭男人,说话不算数,竟然不让我同小念念说话,还要见我?”她指着传音石,气的直想把那传音石当成狗男人踩碎。

    “好了好了,漪漪消消气!”风沁拉着她坐回来,将那传音石重新塞到她手中。

    “你再同他说说,若是他对小念念下手了怎么办!”

    风漪想到那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娃娃脸,心又软了。不情不愿的坐下来又重新打开了传音石。

    “见也不是不行,你先把我家风念放了好不好?”温柔的女声又重新传来,辛息挑眉。

    “放了?放了你怎么会同我再说话呢,我的伊伊。”这一声呢喃低沉而轻缓,听得风漪直抖手臂。

    “咦~姐妹们,这狗男人也太恶心了。我怎么可能会认识这种人的,难怪我当年要回来将他全忘了。”

    “啧啧啧,漪漪,你当年是什么眼光啊。”

    姐妹们纷纷吐槽风漪眼光太差,惹了个神经病。这边正吐槽着,传音石一闪又传出个声音来。

    “伊伊,我要见你,马上。不然”声音到这里停了一下,随即传来了一声声拳拳到肉的打击声。

    风漪捏紧了传音石,她听到了,小念念吃痛的闷哼。

    “不然我可不保证他的死活。”

    这声音放出来,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风念的阿妈,捂着胸口直接流出泪来。

    “我的念念。”

    风漪抿唇,她不能拿念念的性命冒险。

    “他不是要见我吗?让他见,我也定然让他有来无回。”

    风溪楞了下:“漪漪你要用引梦术?”

    “对,引他元神入梦,我倒要看看是个什么鬼东西敢这样威胁我。只要进了我的地盘,我不把他杀得魂飞魄散我就不叫风漪。”

    她拿起传音石,声音再也不似方才那样温柔:“好,你让风念引你入梦,我来见你。”

    辛息知道她的本事,引人入梦的本事。他也知道,若是就此入梦,他可能凶多吉少。

    可那又如何呢?只要能再见她一面。

    “小修士,你听到了,让你引我入梦!”他将传音石放在风念的耳朵下面,此时的风念被两个邪修死士制住,完全动弹不得。

    “小念念,你引他入梦。不怕~”漪漪姑姑的声音从传音石的另一端传来,风念闭了闭眼,还是听话的动起了手。

    辛息将所有邪修死士都召到他身边,连已然恢复神智的孟吾也因为一瞬间的迷惑走到他身旁护卫。

    舒姝等人看着这场景只能干瞪眼,谁让他们一次打不过这么多大乘期邪修死士呢,更何况风念还在那变态的手上。

    风念双手捻指,闭上双眼默念着阿妈教他的入梦术,而辛息已经躺平睡在地上,做好了入梦的准备。

    另一边,风漪也躺平准备入梦,姐妹们纷纷围在她的周边为她护法。

    不同于风念只是将辛息带入梦中,风漪要花费的精力更大,她需要在偌大的梦之境中找到风念的方向,找到那个人。

    风念将这人送入梦后就松了手,反正他也没有要将他接引回来的意思。但他还不敢轻举妄动,四周的邪修死士虎视眈眈看着自己,他可不想这么不明不白的死掉。

    辛息入了梦,他哪里都没有去,只是站在原地,等了很久、很久,久到他觉得已经是沧海桑田。

    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其实也才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只是梦境中的时间流速不同,也许一眨眼已是百年瞬息而过。

    风漪看到了一个男人,她下意识就觉得,这人就是她要见的那个。无他,因为这人见了她就跟狗见了骨头一样巴巴跑了过来。

    哦,嘴里还喊着‘伊伊’,同传音石里那个狗男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辛息终于见到他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人,为了这一刻,他已经等得太久了。

    “伊伊,我真的好想你!”他深情的话语落入风漪耳中只有说不尽的恶心。

    “辛息?”

    “是,是我。”他急于向女子介绍自己,他知道她不认识自己了,他想跟她重新认识。

    女子嗤笑一声:“是就对了!”

    她抱着手,一步步朝辛息走近。像极了当年刁蛮的小丫头居高临下的朝他走近

    辛息痴迷的看着她的眉眼,这就是伊伊啊,当年在他最落魄时向他伸出手的伊伊。

    “伊伊~”他朝她伸出手,一如当年探寻自己生命的曙光。

    ‘噗呲’,一把短刀没入他的胸口。女子手握着刀柄,抬头像他露出个得意的笑容。

    辛息也笑,笑得开心。他将退走的女子快速的搂入怀中,紧紧的抱住,哪怕那小刀往心脏中又进了一寸。

    “伊伊,我好爱你!”他在女子的头顶落下一吻,下一瞬,他的身形化成了点点星光,飘散在荒茫的梦境中。

    而这个被他惦记着,被他紧紧搂住的女子却在原地跺了跺脚,将那幻化而出的小刀丢到一边。

    “恶心死了,臭男人,死了还不忘恶心我!咦~不行不行,要赶紧回去洗洗!”

    风念望着辛息垂下的双手,还有已然没了生机的身体。终于吐出一口气,这个变态终于死了。

    他没猜错的话,漪漪姑姑肯定是在梦中将他的神识杀了。这样一来,就算他肉身完好也不过只是一具躯壳罢了。

    于此同时,孟吾完全恢复了神智。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陶埙毁掉,并且第一时间控制了全部的邪修死士。

    舒姝见势连忙冲过去将风念抱在怀里,差一点,差一点这个小孩就在自己面前没了命。

    “小修士,舒教主马上带你回去疗伤。”

    “等等。”风念挣扎着从辛息手里抠出了那个传音石。

    传音石一闪一闪,是阿妈在焦急的呼唤自己。

    “阿妈,我没事了!”

    传音石另一边,听到回信的美妇人也终于放下了心,她紧紧握着风漪的手,说不出的感谢。

    “姐姐,你要真谢我,不如多做两罐酿蜜给我吃吃。”

    苏醒的风漪已经全然将梦中杀死的那个男人抛之脑后。

    辛息死了,死在最爱的人手下。可悲哀的是,他的死甚至都未能在那人心中溅起一丝涟漪。

    ()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