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撩妹的代价

    同哥走到哈雷摩托车前,异常骚气的点了个眼,用老司机的口气说道:“嗨,妹子,不错啊,看着美国最新的哈雷,不过我说句实在话,你玩不了这种哈雷,想要体验真正的速度和激情吗?我带你一圈。”

    “把你的脏手从我的车上拿开。”猎鹰冷冷的说道。来人正是猎鹰。

    “不错,还是个冷艳姑娘,我喜欢。”喝了酒的同哥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凶险,反而笑哈哈的贴近猎鹰的身旁说道:“我叫陈同,大家都叫一声同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老公。嘿嘿。”

    “别。”魏风走过来准备拉架,但此时已经晚了,他知道猎鹰的手段。

    只见猎鹰单手抄出,直接将同哥的手臂钳住,用力一甩。

    “疼疼疼。”被反钳的陈同不停的叫着。

    战鹰随后又是猛地用力,咔,魏风似乎听见了脱臼的声音。战鹰又是一脚踢出,陈同在路上踉跄了几下,就扑到在地上,嘴上不停的喊着疼。

    魏风赶紧走过来,拿起陈同的胳膊,用力一拧,咔,他的胳膊才好了。

    “师父,你的技术不错啊,哪里学的,这要是搁在我们村,你可以发家致富啊。”陈同好了伤疤忘了疼,依然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教官。”猎鹰走过来,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微笑。

    “教官?”爬起来的陈同,嘴巴大的像是可以吞进一个鸡蛋。“这么说你们两个认识啊。师父,不带这样的。”

    魏风白了白眼:“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今天不知请了你一个。”

    “什么嘛?你不是说来的是个五百多公斤的胖子吗?”陈同幽怨的说道。

    魏风很是无语:“我什么时候说过。”

    陈同说:“看看你这记性,你刚才还说,这些东西都是给别人点的,还不一定够,能吃这么多的,一定是个五百多斤的胖子。”

    这也是魏风很想知道的问题?他疑惑的扭过头看着猎鹰。

    猎鹰撇撇嘴,似乎这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从小就这样,无论吃再多,都长不胖,我也很苦恼。”

    苦恼,你这是炫耀吧。

    “看来你是天赋异禀啊。”陈同见缝插针,贱兮兮的伸出一双手:“我叫陈同,你可以叫我同哥,如果我没听错的话,你叫风哥是教官,这么算的话,咱俩也算是同门师兄妹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一声师哥,有红包的哟。”

    陈同的眼睛格外明亮。脸上的笑容像是拿着一根棒棒糖引诱小姑娘。

    猎鹰冷笑的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做到了座位上,拿起一根羊肉串开始吃,好像根本不屑于做陈同的师妹。

    “好了,你们两个没有见过面,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陈同,我的好兄弟,这位是战鹰,我的。”还没等魏风说完,陈同急声说道:“不对,是徒弟吧,师父,我可是清晰的记得,你收了我当徒弟。”

    “来师妹,师哥第一次见你,没什么好请你的,就请你吃根鸡胗吧。”陈同将一根鸡胗放到猎鹰面前。

    “同哥,不对吧,这顿烧烤好像是我请的吧。”魏风对于陈同这种见了美女忘了爹的行为异常愤怒。

    “我都看过了,身上根本没带钱。”陈同反驳。

    魏风一阵汗颜:“我去,你这都能看的出来。”

    陈同得意的笑道:“这就叫术业有专攻。”

    猎鹰抬起头,冷冷的说道:“别废话,教官你找我什么事情。”在猎鹰的脑海里,魏风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根本不会约人出来,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好吧,言归正转,我今天叫你们出来主要原因是。”魏风赶紧把昨日自己丢掉吊坠的事情前后叙述了一遍:“你们赶紧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才能找回来,找个吊坠对我很重要。”

    “我草,狗日的真是反了天,师父,你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说完陈同就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不一会看见他打通一个电话,嘴里骂骂咧咧的吼了几句,随后一脸神采奕奕的走了回来。

    “师父,你就等着听信吧,我陈同在江城市混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就这点小事,不出半个小时,我给你搞定。”

    “怎么样?我厉害吧,师妹。”陈同有意在猎鹰面前显摆自己的能力,

    猎鹰冷哼一声:“就你也配给我当师哥,还没有我一半厉害。”

    “咳咳。”陈同的脸涨的通红,义正言辞的说道:“师妹,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虽然我的修为没你高,但是我的辈分不能乱,来,叫声师哥。”

    “我入门比你早。”

    “我年龄比你大。”

    “我功夫比你高。”

    “我脸皮比你厚。”

    眼看着战鹰就要暴走,魏风赶紧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对了同哥,我现在刚想起来,我扶那个老头起身的时候,好像他带着一个项链,上面有一个天字。”

    “天门,我知道,不就是小偷里的一个部门,师父我给你说,现在的小偷很正规的。”陈同得意洋洋的说道。

    “正规。”魏风和战鹰互相对望一眼,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对了,我觉你最好还是让他们过来一下吧。”魏风说道,毕竟他手上还有两个钱包,随便帮助打听一下失主啥的。

    “好吧。”陈同依依不舍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睛瞟了一眼战鹰,不情不愿的走了。

    陈同离开。

    魏风笑哈哈的打着趣:“战鹰,你难道没有发现,这小子喜欢你。”

    战鹰冷哼一声:“我宁愿阉了自己,也不会爱上他。”

    “阉了自己?”听战鹰生猛的口气,魏风的嘴巴大大的张开,一副怀疑的眼神看着战鹰,嘴里忍不住问道:“你有吗?”

    “有没有不重要?重要的是心里有就行,师父,你难道不知道吗?其实咱俩的胃口一样,都喜欢女人。”战鹰嘿嘿一笑,说完拿起一根羊肉串爽快的咬了一口。

    打完电话,陈同得意的回来。

    “师父,搞定。”说完,陈同拿起酒杯,对着战鹰说道:“来师妹,咱俩碰一个。”

    战鹰冷哼道:“你以为小偷公司是你家开的,你说来就来啊。”

    “哈哈。”陈同像是终于找到可以炫耀的地方,得意洋洋的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他们小偷公司虽然牛,但是他们怕我们这些混社会的,试想如果他们惹了我们这些混社会的,他还怎么过。”

    “但是,现在是不是有点晚。”魏风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

    “不晚,不晚。你是知道的,现在的小偷其实有严格的考勤制度,还分白夜班,我哥们据说刚升职,为了了解下面的情况,天天加班。”

    不打一会,烧烤店的路面就驶过来一辆帝豪,车门打开,走出一个胖乎乎的小个子,夹着个公文包,穿西服带领带,笑盈盈的走了过来。

    “他是小偷?”魏风伸长脖子。怎么感觉像是白领啊。

    黑虎是个自来熟,见了陈同哈哈大笑:“我说同哥,今晚的伙食很丰盛嘛,怎么有啥好事?咦,还找了小姐,那个单位的,什么价钱?我怎么没见过。”说完一双胖乎乎的手就往战鹰的肩上达。

    “你找死。”战鹰眼中寒光一闪,顺势从腰间抽出一把军刀,朝着黑虎的脖间挥去。

    “别。”魏风出手了,他的手比战鹰更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先让黑虎脱离生命危险,然后用力一带,从战鹰的手中夺过了军刀。

    “战鹰,放过他吧,我想他已经得到了教训。是不?”魏风扭头看向了黑虎。

    此时黑虎脸色早就吓得苍白,虽然这小子混了十几年,但是还真没见过一言不合就动手的狠主,而且还是往要命的地方招呼。

    “对对对,这位大侠说的没错。”黑虎赶紧点头。

    陈同拍着黑虎的肩膀说道:“我说你小子这么回事?几年没碰过女人啊,我可跟你说了,我这位师妹可不是一般人,特种兵出身,武力值大大地。”

    “对对对。”黑虎赶紧点头,随后拿起一瓶啤酒,直接拿牙咬开,对着战鹰赔礼道:“这位女侠,一切都是小弟的错,小弟没什么表示的,一瓶酒表示歉意。”

    说完,直接扬起脖子,咕咚咕咚,十秒不到,一瓶啤酒下肚。

    一旁的陈同砸吧砸吧眼:“黑虎,你不会以为这就完了吧。”

    “同哥,这话不用你说,今天的这顿饭我请了。”黑虎也是个会来事的人,直接对着老板喊道。

    “别别别。”魏风赶紧站起身来:“今天是我有事求你,这么能让你请客呢。”

    “丢吊坠的人就是你吧。”黑虎看了魏风一眼,接着说道:“可是我刚才问了,根本就没有这回事,该不会搞错了吧。你确定你是在永安街那一片丢的。”

    “这还能有错,怕是的情报不准确吧。”魏风说道。

    “这不可能,我刚刚升为科长,那个孙子敢骗我,况且这几天我刚上任,你是知道的,新官上任三把火,我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能行,他们即便是骗我,这个节骨眼上也不可能啊。”黑虎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