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大闹公司上

    被叶擎天称为五爷爷的人正了正身子,说道:“擎天啊,你妹妹宋佳佳只要能够掌握廖家的财产,那么祖师爷下次就不会让你进洞而是会奖励你了。”

    叶擎天连忙点了点头:“放心吧五爷爷,宋佳佳的进展很顺利,现在已经把廖天齐给牢牢控制住了,只要他们的婚礼一举行,廖雨琴和廖苍雄就立马会被毒死,只要他们一死,这廖家的财产就属于我们了,五爷爷,帮我和祖师爷说一下,叫她老人家放心。”

    “听上去还不错。”五爷爷的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对了,有个叫魏风的人是不是最近出现在廖家了,他应该挺棘手的吧?”

    “魏风?怎么会呢,宋佳佳已经控制他了。”

    “祖师爷先去和我踢到了这个人,应该对他很关注,你稍微注意一下,这人不是个省油的灯……还有,他似乎和那个李家还有点联系。”

    “这……”叶擎天咂了咂舌:“这个,说实在的,我也不清楚,但是廖苍雄似乎认定了他是那个李家的人,嗯,你知道的,我对于曾经的事情也……”

    “休提当年!”五爷爷眯着眼睛看了看叶擎天:“不管如何,如果是和那个李家相关的事情,一定得小心行事,那个李家不简单,他们和廖家还有另一个的李家不一样,甚至祖师爷面对他们都要小心谨慎,咱们吞并这四大家族的事情,前期最好尽量不要触碰到他们。”

    “那……祖师也的意思是?”

    “不要伤害到那个魏风!”五爷爷认真道,“千万要保住他的性命,当然,如果能一直抓在手上的话,那是最好的!说实在的,我也有点不确定他是不是曾经的那个婴儿,这也是你的错,当年居然连个婴儿都看管不好。”

    “是……对不起五爷爷,当年的确都是我的问题。”叶擎天低头说道。

    ……

    在晚上准备休息的时候,甘辛大小姐提出让她来看着甘佩洛,她毕竟是印国人,而且对于瑜伽术还是很了解的,她能够做到不让甘佩洛再次逃跑。

    魏风刚刚答应之后,便看到了甘佩洛那充满恐惧的眼神,那眼神就好像是一个即将被送上死刑台的囚犯。

    说实话,她的神情深深的触动到了魏风的心,在他二十几年的生活中,似乎从来就没有人能够露出那么恐惧的眼神,说实话,他真的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够让她那么恐惧。

    这甘辛大小姐不是一个善解人意的温柔大姐吗,虽然她的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上等人”的气质,但她并不会做什么残忍的事情啊。

    “甘佩洛为什么会一直在颤抖呢,她就好像是身在北极一般。”

    “是畏惧。”魏

    风皱了皱眉头,“她现在很畏惧,就好像是被动物在面对天敌一般,畏惧到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

    “之前听人讲过印国的事情,他们好像对于阶级很是看重,即便现在已经步入了现代也一样,奴隶就是奴隶,主人就是主人,不可能平等对待,我原本以为那些都是人们的偏见,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不光是印国。”魏风耸了耸肩,“我之前见过那些所谓的主人和奴隶,但是他们并没有想甘佩洛那么恐惧,嗯……总觉得她的身上应该还有什么隐情。”

    廖雨琴和魏风此时正在电梯里,她转头翻了个白眼说道:“哟,你这表情好像是很关心那个甘佩洛啊,哼,那可是个杀手呢!”

    “哈哈哈,我怎么会关心杀手,我只会关心我的美女老板。”

    “哼,一听就知道是假话,你现在很厉害啊,说假话都可以面不改色了。”廖雨琴虽然嘴上说着鄙视的话,但她的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你听到我的假话都会笑,所以我觉得以后的假话时间得多多增加一点。”

    “虽然知道是假的,但没办法啊,耳朵舒服嘛。”廖雨琴笑着走出电梯,“对了,一会爱德华……”

    廖雨琴话说道一般愣住了,站在电梯门口瞪大了眼睛,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一般。

    “嗯?”魏风也转头看向了前面,说实话,如果他能够预知未来的话,今天已经不想来到公司,因为那宋佳佳居然再给公司的员工发请帖!

    “大家都来参加我和天齐的婚礼啊,还有几天我们就结婚了,等完婚之后,我就是廖氏公司的总经理,是我公公说的,你们可都得来参加婚礼啊,如果不参加婚礼,我到时候可得给你们穿小鞋的。”宋佳佳满脸兴奋的把手中的红色请帖发给每一个人。

    就在这时,原本围聚在她身边的员工忽然散了开来,宋佳佳愣了一下,然后转头一看:“哎呀,是雨琴和魏风啊,今天来公司挺早的啊,是不是过来给我请安的啊?”

    听了这话,廖雨琴都气笑了:“请安?你像清宫电视剧那样跪下来像你请安吗?”

    “没想到雨琴这么懂事啊,你要是想按电视剧里的来也可以,跪吧。”

    “跪完之后,是不是还要家属搭理啊?”廖雨琴眯了眯眼睛,眼神中满是怒火。

    “你早上吃火药了啊,没家教的东西,你是不是因为我比你有能力所以才这么讽刺我的?我公公可说了,早就想让你把总经理的位置让出来了,这本来就是天齐的东西,你一直霸占着算怎么会是啊!”

    “宋佳佳,你最好清楚,你现在还不是我廖家的人!

    ”

    “哼,过几天不就是了,就差这几天的时间吗?难道我还没和天齐举办婚礼,就不是你大嫂了?你是不是太不讲理了?”

    “结婚?你以为这婚礼能够办得起来吗?”廖雨琴冷笑了一声,“你就连去岛国拍电影恐怕都没人要吧?”

    “你,你说什么?!”宋佳佳今天的目的就是要闹事的,“廖雨琴,你这个没家教的东西,我今天要是被你欺负了,将来我们天齐还有什么脸面在公司里出现,我和你拼了!”

    说完,她一手脱下高跟鞋拿在手里,准备用它当做武器和廖雨琴拼命,但她还没靠近就被魏风直接一脚给踢飞了出去。

    砰!

    在场的所有员工都震惊了,过了好一会在有人低声的欢呼了起来,当然,最感到震惊的不是别人,就是宋佳佳本人,这魏风不是已经中了蛊术吗,怎么会对自己出手呢?

    虽然廖雨琴是站在赢方的角度上,但她还是很生气,这个宋佳佳就好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一样,廖家的脸都要被她给丢完了。

    “宋佳佳,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最好早点离开廖氏公司!我大哥是不可能娶你的!”

    “你们欺人太甚啊!”宋佳佳开始躺在地上哭诉了起来,“我可是你的大嫂啊,你居然这么欺负我,你也太不把你大哥放在眼里了啊,你们霸占了总经理的位置那么久,这本来就是我们天齐的东西,你居然想要占为己有,真是没有天理啊!”

    正当所有员工当起了吃瓜群众准备出去买零食看番剧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雨琴,这里可是廖氏公司,不是你们小两口的别墅!”

    廖苍文表情严肃的走了过来:“她是毕竟是你的大嫂,廖家的脸面不是这样被你践踏的!大哥还没死呢,你们就要开始争夺家产了?你们小夫妻的心思也太缜密了一点吧?”

    “二叔!二叔啊!你可得帮帮我和天齐啊!”宋佳佳满脸泪水的保住了廖苍文的小腿,就好像是自己很凄惨一样。

    “二叔,你看看这到底是谁在给廖家丢脸!”廖雨琴生气道。

    “雨琴,够了!”廖苍文眯了眯眼睛,“天齐本就是廖家的长子长孙,这总经理的位置也本就是他的,你霸占了那么久,他的老婆看不过去过来找你理论是应该的,别忘记了,你始终是嫁人了,廖家本来就没有你的位置!”

    “没错!二叔你说的对!”宋佳佳朝廖雨琴狠狠的看了一眼,“听见没有,廖家本来就没有你的位置!”

    廖苍文深吸了一口气,低头看向宋佳佳:“好了,你也不要这样了,赶紧起来吧,廖家还是要脸面的……你到我办公

    室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交代。”

    “廖家的脸都要给丢光了!”廖雨琴长叹一口气,“好了,我们也回办公室吧。”

    ……

    办公室内,廖雨琴不断的来回踱步着:“这宋佳佳是不是疯了啊!”

    说着,她咬了咬牙:“我原本以为她就是想要加入豪门而已,可现在她这么做,好像是要把这个家给拆散了啊!”

    魏风点起一根香烟:“她用蛊术握住了廖天齐,现在又在公司和你大吵大闹,我觉得,她恐怕是想要廖家的财产。”

    “廖家的财产?就她?”

    魏风抽了口香烟:“说实话,原本我也没有这样想过,她虽然会点媚术和蛊术,但如果想要谋夺廖家的财产,恐怕还没那么简单,但是今天……说实话,我怀疑她的身后肯定是有人在策划的……等等,不好!”

    “二叔有危险!”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号狂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