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飞刀古华

    “李叔叔怎么可能是植物人呢,几年前的一次聚会上我还和李叔叔说过话呢,他怎么会变成植物人呢,他和我爸差不多年纪啊!”廖雨琴皱了皱眉头,她觉得宋淑是故意乱说的,她可能是在报复魏风把她抓回来。

    而宋淑则是一脸茫然的样子:“这事情李氏公司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啊,李正兴从去年就变成植物人了,廖家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啊,你们都不清楚这件事?嗯……可能是李家做了保密工作吧,现在李家的事情基本上都是由薛旭日在管着的。”

    说实话,她的话魏风也不相信,因为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即便李家刻意隐瞒,外面该有的消息一样会有,廖家不可能一点都不知道。

    “原本我和我老婆来金陵旅游想顺便去看看李老爷子的,既然他身体不方便,那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魏风耸了耸肩说道,他并没有觉得失望或是什么的,他本来就是完成一个对廖苍雄的承诺而已,既然李老爷子不方便,那就算了。

    “嗯……我们还是去一下李家吧,虽然李老爷子身体不方便,但是我们既然来了,就得尽一份小辈的孝心,去李家看一看,还好我是蒙面去薛家的,薛旭日也不认识我。”

    廖雨琴点了点头:“我知道李叔叔比较喜欢和田玉,我们可以去找一找有没有雕刻比较好的和田玉,作为礼物带过去。”

    魏风抽了口香烟,微笑着点了点头,虽然李老爷子现在是植物人了,但是他们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在这种大家族中,最看中的就是小辈的礼数,而且对于送礼来说,送上李老爷子喜欢的和田玉,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

    在决定了一切之后,魏风和廖雨琴便直接离开酒店去逛街了,青岚知道后也吵着要一起去,魏风耸了耸肩便同意了,留她在酒店里也不太放心。

    魏风和廖雨琴在古玩市场里挑选和田玉,青岚便在附近闲逛,她并没有与魏风他们一起,而是一个人东瞧瞧西看看,一会和小贩因为一件小玩意的价格战斗一番,一会又和游客闲聊两句,似乎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在这里混熟了。

    廖雨琴看着她的样子心中暗想:这特别行动小组都是这样的的嘛,就好像是从小混迹市井一般,和女流氓一样,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其实也不太清楚,让她自己去玩吧,她看起来应该不像是危险的人物。”

    魏风在一家玉器店里看了好一会,精心挑选来几块雕刻精美的和田玉,在离开店铺的时候,看到青岚正在与一位大约四五十岁的男人在闲聊,那个男人很胖,简直有青岚三个胖,三角眼酒糟鼻,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好人,但是他的眼神里却流

    露出一种莫名的哀伤,似乎是饱经沧桑的感觉。

    “画师!”青岚对魏风介绍了这位胖胖的男人,据说他在成为画家之前是一位和田玉的雕刻大师,甚至还获得过雕刻玉最高的奖项“天工奖”,可以说是一位非常牛逼的大师了。

    他看了一眼魏风手中的玉佩,便冷笑了一声,告诉魏风,他手上的玉有两个是假的,有三个则是浪费了玉本身的造型特点,可以说是暴殄天物了,但是那些游客只喜欢在店铺里买东西,并没有几个真正懂玉的人,所以,他之前并没有提醒魏风。

    “你看看,这人一看就是个艺术家的感觉,他卖画的生意不行,所以雕刻了一些小玉在这里摆摊卖,他的雕刻功夫简直神了,只用一把平刀,就能雕刻出各种造型来,你看来看看,是不是比你们手上的看上去要好?”

    魏风和廖雨琴并不相信她的话,因为她手上的和田玉只不过是那种边角料而已,几百块钱,都是那些大师用来给徒弟练手的,正常的雕刻师怎么可能用这种小料来雕刻东西呢,而且,他们刚刚花了十几万买了这些东西,让他们立马承认别人几百块的东西比自己的好,那是不可能的。

    廖雨琴接过青岚手中的玉看了看,皱着眉头说道:“你也太眼瞎了,这雕刻的蝙蝠不像蝙蝠知了不像知了的,有什么好惊奇的呢,我们刚刚买的可是精致的玉呢!”

    魏风也把青岚的那块玉拿在手上看了看,一开始并没有觉得什么,但越看越觉得惊奇,那小小的玉上,蝙蝠栩栩如生,甚至还能感受到蝙蝠的情感,说实话,能够雕刻出这么精美的玉雕,而且只是用一种刻刀的人,就算不做玉雕也能够很厉害,嗯……比如暗杀!

    “雕刻这玉雕的人,他的手是不是很纤细?”魏风皱着眉问道。

    青岚愣了愣,点了点头说道:“是很纤细,嗯……跟你老婆几乎差不多,说实在的,他外表看上去和要饭的一样,但是手却很干净。”

    “嘿,你是不是故意贬低我呢,说我的手和一个大男人一样?”廖雨琴撇了撇嘴说道。

    魏风点了点头:“这块玉很小,但是他能够雕刻把它雕刻得拥有灵魂,真是厉害……嗯,青岚,你去找到那个男人,问问他肯不肯来我身边做事,嗯……他如果缺钱的话,我愿意给他高额的工资,甚至是提前制服。”

    他们并没有离开古玩市场太远,听到这话的青岚连忙答应了一声,随后快速的跑去那个男人面前告诉了他,而那个男人根本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他的年纪已经接近中年了,正式被生活压弯腰杆的时候,没过多久,青岚就把他带过来了。

    “你就是老

    总吧,你要聘用我的话,我什么都可以做的,我的孩子有很多,他们现在正是用钱的时候,说实在的,钱难挣屎难吃,如果你真的能够给我高额工资,我一定会好好做事的,嗯……我姓古,叫我老古吧。”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有些畏畏缩缩的,似乎害怕这位有钱的老板反悔一样。

    “古叔,你是金陵人吗?”

    “没错,我是金陵人,但是我老家是在北方的,我老婆现在也在那里,唉……这日子不怎么好过,我老婆在老家的服装厂上班,而我在金陵这边做点小生意,有些困难,但是也只能这么做,对了,老总,你用我是……”

    魏风笑了笑,给老古递了一根香烟,然后自己也点燃一根,说道:“古叔,我刚刚看过你雕刻的玉雕了,真的是很精美,技术应该是大师级别的吧,这样,我先给你十二万,你给家里人打过去,就当是我提前支付给你半年的薪水了,包吃包住,如何?”

    “两万一个月?老总啊,你不会是故意玩我的吧,我老古几斤几两我是知道的,你用我最多也就是给你们公司做做杂物而已,你给我一个月两万做杂物?不可能吧?我和我爱人一个月总共也就是个五六千块钱啊。”

    “不不不,赚五六千块钱的日子已经过去了。”魏风抽了口香烟,“这样吧古叔,你先回去整理一下东西,然后去湖边酒店的总统套房来,日后要你做事的地方可多着呢。”

    听了这话,老古很是兴奋,笑着说道:“老总啊,我家里啥都没有,就一张床而已,我老婆毕竟在老家嘛,嗯……我用不着回去整理,立马就能跟着你干活。”

    魏风点了点头:“对了古叔,日后可别叫我老总了,叫我魏风就行。”

    “这可不行,这可不行,你让我干活,而且还提前预支工资给我,咱们得讲良心对不对,你永远是我的老总!”老古笑了笑说道,他做事很谨慎,甚至有些微微诺诺的,似乎很害怕魏风反悔。

    而魏风也知道,他可能很久都不得势了,所以有些太过于小心,而且之前的日子恐怕过得也很苦,所以有些自卑而已。

    “行吧,那就这么定了,我们先会酒店吧。”

    在回去的时候,魏风便打听了一下老古的情况,他的名字叫古华,是写现实的,可近几年的杂志社的效益都不怎么好,所以他也做不下去,为了赚钱,他只能找一两个不错的边角料来雕刻出来卖,他一边说着,一边给魏风又雕刻出了一个精美的小玉雕,他用的并不是普通的平刀,造型有些奇怪,但是在他手中,就好像是有了灵魂一般,瞬间就把那边角料变成了一个雕刻精美的玉雕。

    魏风暗自点了点头,说实话,以老古的力道和经验,恐怕在用刀这块已经是很厉害了,甚至在与人对决的时候,别人都看不清他的武器,玉石很坚硬,但是在他手上就好像是一块豆腐一般,他绝对不可能是个普通的雕刻师父。

    “古叔啊,你以前是不是修炼过武术?”魏风直接问道。

    “是啊是啊,谈不上修炼,我小时候身体不好,我爸妈就教我了一些东西,让我健壮一点,他们教我的也不是什么武术,就是飞到而已,练得长了,就熟能生巧了。”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一号狂兵》,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