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救世主大人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这个王牌,也太没用了…”

    “对方的打者只要上到三垒,他整个人的状态,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能是太紧张了吧?”

    “要是一年级也就罢了,他可是三年级的选手。面对武藏高中都紧张,那我还真是替青道高中棒球队悲哀。”

    武藏高中虽说有点实力,但也就是有点实力而已。就整个东京来说,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排进前10的,甚至排前20都困难。

    面对这样的对手,青道高中棒球队都陷入了苦战。更不用说以后跟其他豪门球队争锋了。

    “今年的青道,恐怕还是不行!”

    “自从榊监督走了以后,青道高中好像就没有一次真的雄起过。”

    “也别说那么绝对,我记得他们进过一次甲子园吧。虽然跟另外两个豪门比起来,概率上低了些……”

    “没错,是进过。就在片冈成为监督的第一年。但那支队伍也是榊监督调教的,他不过是捡了一个现成的便宜,那证明不了他的实力。”

    看台上,几个来侦查的球队,不约而同地发出这样的感慨。

    虽说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打线,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强。

    但只要他们有这样的王牌,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来侦查的这些人对自家球队的王牌或者说对自家球队的整体实力,那是充满了信心的。

    什么是豪门?

    那就是王牌和4棒组成的豪华队伍。

    这样的队伍,不存在弱点。

    或者也可以这么说,有弱点的队伍,压根就没有办法成为豪门。

    就在他们议论的时候,一个戴着鸭舌帽,长相普通,身材也很普通的中年人,缓步走进了球场。

    这个人在球场后方的角落里,已经待了好一会儿。

    他是听到周围的人议论,实在忍无可忍才站出来的。

    “秀泽在整个东京,都是非常有名的投手。虽然状态不好的时候比普通的王牌多一些,但他依然是整个东京最有名的投手之一。这样的投手,只要状态好,就不存在弱点。”

    来的人,是棒球王国杂志的资深记者,名叫富士夫。

    他的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几个来侦查的球队人员,一个个都不言语了。

    大家愣了一会,才有人问道。

    “那记者先生看,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富士夫既然肯站出来,自然早就想好了说辞。

    “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听说过?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主力捕手克里斯,在之前训练的时候受伤了。替补他上场的是一年级新人选手。”

    “之所以会出现眼前这一幕,大概是投手对捕手不信任的关系。”

    秀泽他,恐怕并不相信低年级的学弟,尤其是在有人上到三垒的情况下。

    对手随时都有可能得分。

    作为刚刚被提拔起来的新人,能不能够顶住这个压力,发挥出实力。

    这都是未知数。

    三垒有人,作为进攻的一方,武藏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自然要全力以赴。

    在这种针尖对麦芒的关键时刻,任何的犹豫,都是致命的。

    按照富士夫的猜测,这才是青道出问题的最关键原因。

    已经升上三年级的秀泽,再也不是两年前刚刚加入球队,可以什么逗不管不顾的那个少年了。

    他必须为球队的整体利益考虑。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尽管他的球速和球威,都有很大程度的提升。

    但他现在的投球,却少了几分一年级时横冲直撞的劲儿。

    这种变化究竟是好还是坏?

    现在恐怕没有人能够说清楚。

    “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出问题的不管是投手本身还是球队,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结局,都是已经确定的。”

    球场上的明白人,还有不少。

    看出问题的不仅仅是富士夫一个。

    但看出问题容易,就连张寒都有几分猜测。想要解决问题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最起码张寒自己做不到。

    克里斯的缺席,肯定会对球队造成重大的影响。

    这一点,其实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所有小伙伴,都一清二楚。

    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矛盾会爆发的这么快,来的这么突然。

    以至于到现在,他们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就不得不着手解决这个问题了。

    休息区里的片冈监督,微微皱了皱眉,就准备采取行动。

    他打算用传令的方式,给投手丘上的秀泽下命令。

    让他不用考虑球队的整体利益,只要把他自己的职责履行好就可以了。

    在球场上带领球队,这可不是他秀泽能够做到的事情。

    不仅仅是秀泽,在片冈看来,除了已经受伤不能上场的克里斯以外。

    包括三年级所有的选手,就没有任何一个人拥有那样的领袖气质。

    就在他即将开口的时候,有一个人比他先行动。

    捕手位置上的御幸,没有等片冈通知,就主动喊了暂停。

    暂停以后,他直接跑上了投手丘。

    “不好意思学长,让您担心了。但还是请您千万不要担心我,我能拦得住!”

    看起来是道歉,但秀泽却没听到半点道歉的意思。

    而且这话他怎么听,都感觉像在说他。

    但御幸又确实道歉了,他就算听了不舒服,也没有办法进行反驳。

    真是奇怪,他什么时候需要低年级的小学弟来担心了?

    御幸暂停以后,秀泽算是彻底解开了自己的心结。

    就算是他是球队里的王牌,也不可能对所有的事情负责。

    尤其是在投球的时候,他首先要保证自己的投球,然后才能再说其他的。

    秀泽解开心结,投球恢复状态。

    但武藏高中的跑者,却并不打算给他机会调整。

    就在秀泽拉架势准备投球的时候,三垒位置上的跑者直接开跑了。

    直接盗垒!

    这胆子也太大了。

    看台上的球迷,包括现场的选手,都感觉不可思议。

    但人家武藏高中就是那么做了。

    投球的秀泽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武藏高中棒球队选手的举动,他立刻勾球。

    秀泽猜的没有错,武藏高中的跑者,并没有孤军奋战。

    他们的打者,已经摆出来短打的姿态。

    打带跑?

    强迫取分?

    虽然不清楚,武藏高中原本打的是什么样的算盘。

    但他们想要得分,是肯定的。

    幸亏秀泽在投球出手之前强行用手指勾了球。

    这样一来,不管打者怎么做,都很难碰到球。

    同样的。

    面对突然改变了球路的投球,御幸一样很难接住。

    “既然跑到投手丘上跟我说那样的大话,你自己也要争气呀!”

    秀泽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担忧。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现在对刚刚提拔起来的这个新人小学弟,还挺有信心的。

    打者想碰球,却不想棒球直接砸在了本垒板上,反弹起来。

    “啪…”

    原本蹲着的御幸,一个探身把球牢牢的抓在手套里。

    “嗖!”

    与此同时,一个身影飞扑而来,直接扑向本垒。

    糟了!

    看到这一幕的青道小伙伴,一个个心都揪了起来。

    这么短的时间,御幸想要拦住,恐怕是不可能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手套突然出现,拦在了武藏高中跑者的眼前。

    “啪!”

    “出局!!”

    ……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