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临危受命的张寒(第二更)

    比赛之前,片冈监督虽然让青道三个投手,做好上场投球的准备。

    但他原本并没有打算派张寒上场。

    张寒现在的投球,有些特殊。

    首先张寒更喜欢右手投球,毕竟他的右手投球,之前已经用了三年,早已经成为习惯。

    但事实上他的右手投球,球速提升慢,球威也不强。

    尽管张寒刚刚加入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时候,他的投球就有一定的战斗力。片冈监督和教练组的教练们还是一致认为,张寒继续磨练下去,意义不大。

    相比于当一个职棒的三流投手,还不如专心致志地当一个强棒游击手。

    从未来的发展考虑,让张寒放弃右手投球,对他的未来更好。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大家才发现张寒竟然是天生的左投手。抱着试一试的心思,他们就让张寒试着练习了一下左手投球。

    结果:球速迅捷,球威也不错。

    虽然现在还稚嫩,但要是磨练的好,说不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于是片冈监督和教练组的教练们,又给张寒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让他试着练习左手投球。

    张寒的左手投球,没有辜负他们的期待,的确很有天赋,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开始展露出威力。

    秋季大赛第一场,片冈直接把张寒派上场,张寒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在那场比赛里,张寒完投比赛,没有丢分。

    看起来,一切都在向着好的一面发展。

    可事实上,张寒的左手投球练习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月,还非常的稚嫩。

    说白了,还没有形成战斗力。

    张寒到目前为止,总共投的比赛,包括练习比赛在内,也就三场。

    在这种情况下,片冈怎么可能在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打比赛的时候,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投手丘,交给张寒?

    那不是开玩笑吗?

    丹波,川上。

    片冈监督一开始,就打算靠这两个投手,撑完今天这场比赛。

    结果丹波不成器,两局就被人家给干下去了。

    川上又投出了触身球,这孩子太善良了,竟然因为内疚,影响了自己的投球节奏。

    触身球丢了一分,紧接着又投出4坏,又丢一分。

    总比分变成了6:4,青道再度落后两分。

    在满垒的情况下,片冈实在不愿意换人。以免给新上场的投手,太大的压力。

    尤其是像张寒这种情况。

    如果他刚刚上场就被打爆,那么影响的可能不止是今天一场比赛,这很可能会影响到张寒高中的棒球生涯。

    这种失败,代价太过昂贵。

    如果有的选,片冈监督是绝不会让张寒在这个时候登上投手丘。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压根就没有选择。

    照着川上现在这样的状态,如果让他继续投下去,简直就是给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送分。

    那么青道高中棒球队,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只能放弃比赛。

    而青道高中棒球队的风格,就是绝不放弃!放弃比赛这种选项,从来没有从片冈监督的脑子里出现过。

    所以哪怕风险非常大,他还是毅然决然的派张寒上投手丘。

    “投手下场,外野手张寒担任投手,麻生顶替张寒,守外野。”

    这段时间,一年级被提拔起来的几个新人选手里,其实白州更稳重些。

    如果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跟对手势均力敌,又或者青道高中棒球队现在占据一定的优势。

    片冈监督一定会让白州上场,以便稳住局势。但很可惜,现在青道高中棒球队,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稳扎稳打那一套,就有点不太实用了。

    这个时候青道高中棒球队需要能够出奇制胜的选手。

    麻生在中学时代,就已经是球队的四棒,打击很强势。另外他回传球的速度,在整个青道里,是排名前三的。

    在满垒的情况下,对手即便打出高飞,也会直接跑。

    从这一点上来考虑,麻生也比白州合适。至于说麻生原本并不是右外野手,这在片冈看来根本就不是问题。

    三个外野手,技术要求相差不多,换一下位置,也没什么关系。

    张寒换好了装备,去替换川上。

    张寒原本以为,在这种情况下被替换下场,川上会落荒而逃。

    毕竟那个触身球对他的打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但川上却并不是那样,他看起来依依不舍,不愿意下场。

    这大概就是投手的执念吧!

    以前在松方比赛的时候,张寒被自己学弟替换下投手丘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觉。

    就在张寒以为,川上还要僵持一会的时候,川上好像自己想通了,他主动把球送到了张寒的手套里。

    “对不起!”

    对不起,把这样危险的局面,交给你。

    这家伙,善良过头了吧?

    张寒感觉头大无比。

    在这种局面下被替换上投手丘,他本来压力就够大的了,川上还要给他增加负担。

    这样一来,他还怎么逃避呀?

    “交给我吧!”

    张寒认真说道。

    川上抬起头,对上了张寒的眼睛,他在那双眼睛里,丝毫没有感受到埋怨。

    那里面只有坚定。

    “嗯!”

    川上如释重负,从投手丘回到了休息区。

    “比赛结束以后再反省,你先看看张寒是怎么做的?论投球的质量,他不如你,也比不上丹波。但他可能比你们,更适合担任这个球队里的王牌。”

    片冈在休息区里给张寒拉仇恨。

    丹波和川上,顾不得悲伤,都目光森冷的盯着投手丘上的张寒。

    张寒就感觉自己后脖子上发冷。

    秋天,果然天气变凉了吗?

    一人出局,满垒。

    稻城那边站上打击区的,是小黑人卡尔罗斯。

    御幸趁着换人的工夫,主动凑上来,跟张寒商量接下来的投球战术。

    “你用左手,还是右手?”

    御幸用手套捂着嘴。

    “我倒是想用右手,可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将近半年没有用了,你以为我们临阵磨枪,能行得通吗?”

    张寒不爽的说道。

    “那也就是说,只能用直球?”

    御幸总结。

    “你应该这么想,球速还快呢……”

    张寒右手的球速,一般就一百三十五,一百三十六,最快也就逼近一百四。

    只是逼近,还达不到。

    但是他的左手投球,基本上都能超过一百四,哪怕在高中生里,这也属于非常迅猛的快速球了。

    他最快甚至投过一百四十五点五,跟成宫鸣比,也就少了一两公里。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