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酒

    “你可想好了,这可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用掉了今后可就没这个待遇了。”贺旭撇撇嘴,显然对在这里喝酒完全提不起兴致。

    “你不要跟我耍赖,这都算这一次的!”海玲脸上挂着笑意,瞟了贺旭一眼说道:“在回到北川之前,都只算一次!”

    “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会北川了?如果你想喝就回了北川再喝,到时候咱们的赌约可就算清了!”贺旭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想些什么,竟然有喝酒的想法。

    整整两天的时间,贺旭没有回北川,没见过林雪,也不知道雏鹰总部的情况,他还真是有些着急。

    尤其是现在的林雪已经输整个雏鹰一号计划的总策划了,若是真的有人铤而走险对她不利的话贺旭还是有些担心的,几天充实的生活下来之后,突然落寞下来,想到回家,贺旭才发现自己心中对于林雪很是想念。

    “好啊!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吧,我去喝酒了。”

    海玲直接停下了脚步,向着酒吧里走去。

    贺旭一愣,终于也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看着海玲孤独萧索的背影,小镇的晚风还有几分微凉,吹过有些萧条的街道,海玲的背影显得很小很小,贺旭终于还是摇摇头,叹息一声跟上了海玲的脚步。

    毕竟,海玲对于这里人生地不熟,既然是一起出来的,贺旭就不能让海玲一个人留下,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与外界的萧索完全不同,酒吧里的环境很是吵杂,几乎座无虚席,海玲微微皱眉,门被刚刚推开马上便是一股浓烈的烟酒气息扑面而来,几个穷困潦倒的醉汉拥抱在一起嬉笑怒骂,几个穿着还算体面,头发理得一丝不苟的青年,见两人进门之后马上向着这边看来,当看到海玲的时候眼睛明显一亮。

    贺旭心中叹息,自己这一次算是来对了。

    海玲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两打啤酒。

    贺旭点上一根双喜看着皱眉的海玲说道:“你要是觉得不习惯我们就快点走,不要呆在这里了,回了北川算我欠你一顿酒。”

    “哼!”海玲冷哼一声,白了贺旭一眼,说道:“想得美!今晚必须一醉方休!”

    海玲说完,直接开了啤酒。

    贺旭只能叹息一声,依旧扮演着一个倾听者和陪伴者,抿了一口被子里的啤酒之后便看着海玲高谈阔论起来。

    几倍啤酒下肚,红晕已经爬上了海玲的俏脸,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有诱人了,话也多了起来,开始对着贺旭喋喋不休了。

    贺旭这才得知,原来吴家村和海玲还有些渊源。

    海玲原来也是世家子弟,她的父亲是川州一个末流世家的公子哥,当年有着林德飞一样的遭遇,只不过那时候一个淳朴的乡下人救了她的父亲,那人便是大河村进城的乡亲,也姓吴,叫吴老三。

    当时,海玲父亲很是感激吴老三决定去大河村带着乡亲们富起来,让他们全都过上好日子。

    后来,海玲的父亲结实了海玲母亲,海玲的母亲便是燕京郭家的掌上明珠郭霞,家族嘴上说没给她安排任何联姻,也完全尊重她自己的想法。

    但当她公布了和海玲父亲的恋情的时候却遭到了家族的一致反对,原因也很简单——门不当户不对!

    不过郭霞还是义无反顾的嫁给了海玲父亲。

    经历了家族的暗害,海玲父亲已经对于家族心灰意冷,同时对于大河村心存感激,看透人情冷暖的他只想去大河村过宁静的生活,之后带领着大河村的乡亲们一起过上好日子。

    当他怀着愧疚的心情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郭霞义无反顾的跟着他一起奔赴大河村。

    两人在大河村定居了,也在那里有了海玲。

    海玲父亲一直想要帮大河村的乡亲们脱贫致富,奈何得不到财团的支持,想要修路根本不可能,那就只有靠人力白手起家,座山吃山。

    他身先士卒,亲自带领着乡亲们一起上山下河,高养殖,搞生产。

    那时候的大河村上下齐心,大家有了奔头也有了希望,他们能够看到更好的生活,满怀对未来的憧憬。

    即便条件艰苦也可以拼命干,想要干出一个海玲父亲口中的未来来。

    只是,交通成了他们最大的阻碍,近乎大半的人力都耗费在了赶路上,完全人力的赶路,背着巨大的背篓从大山之中走出来,走到小镇上,走进城里进行推销。

    两人进山的时候走的那条路就是当年海玲父亲带领着乡亲们硬生生从山里开出的一条路。

    贺旭听着海玲口中的讲诉,对于海玲父亲也心生敬意,看着海玲已经醉意朦胧的样子,他忍不住叹息一声,海玲的身世同样不一般,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都是大世家的人,却要背负这么多东西。

    “其实我不是什么好人!”已经喝多了的海玲开始胡言乱语起来:“所谓的资本市场,就是单纯的巧取豪夺,说白了就是从他人的口袋里将钱抢过来,只不过这种方式已经变得合理合法了,当年我还沉迷在其中不能自拔,现在想想……”

    “你喝多了。”贺旭微微皱眉,脸上带着浓浓笑意,兴奋异常的海玲叹息一声,还是开口道。

    贺旭有着比海玲更强大的世家背景,眼界也更高,他自然看得更是清楚,金钱不过是一个交易的货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只有极度不自信,或者曾经极度贫穷的人才会对金钱产生依赖,拼命地赚钱。

    而到了他这个层次,钱根本就不重要,他更像做一些自己想做的,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

    就好像他一掷千金投资了雏鹰计划,投资了李强五金店,不过是想要保林雪周全,不过是想要让成就林雪,雏鹰二号计划也是一样的,他的想法真的很简单,就是想让山里的人过得好一些。

    以前他并不知道大山里还有着这样的一群人,还过着这样贫穷闭塞的生活,现在他知道了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他本心的诉求,并非利益,他也从来不会想要什么回报,只是有了这个心思变去好好达成。

    “不,其实我心中是有愧疚的,当初我要是……”

    “够了,你喝多了,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了。”贺旭直接打断了海玲的话,这种状态他何尝没有过,只是当时的他是孤单一人,自己从阴霾中走了出来,若是海玲陷入了这种自责之中,后果只会走向极端。

    人生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是与非,黑与白,有时候只要不违背自己的本心,认识到了自己不对重回正道就是了,对于那些自己曾经辜负和伤害过的人,心存歉意,如果可以伸出援手已经足够了。

    “不!我要说!让我说!”海玲明显已经醉的有些不省人事了,疯狂的拍打着贺旭伸过来的手臂,嘴里不住的叫嚣着。

    “兄弟,这小妞要说就让她说嘛,你这是干啥?”

    就在贺旭想要扶起海玲离开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只见刚刚那几个穿着体面的青年已经来到了贺旭和海玲的背后,乐呵呵的看着他,继续道:“小美女要找人聊天,你不想听我们可以听啊,你这样用强就不好了。”

    贺旭皱眉,果然,海玲无论是妆容还是穿着都可以一眼被人看出根本不是本地人,一定是城里人,现在即便自己在身边都有人过来耍流氓,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帮人的胆量。

    “啪!!”

    就在贺旭和几人对峙的时候,一个酒瓶子突然从背后飞了出来正好砸在了那为首青年的脑袋上,鲜血直接从青年的脑袋上流了下来,青年嚎叫了一声,直接倒地,捂着脑袋,身边的几个跟班也一下子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他们瞪着贺旭和海玲的目光马上更加凶狠了几分,上前两步,隐隐已经将两人完全包围了,其中两个手里已经操起了酒瓶子和椅子,随时准备动手的样子!

    刚刚直接用酒瓶子砸人的竟然是海玲!

    海玲单手搭在贺旭肩膀上,将整个身体挂在贺旭身上,醉醺醺的盯着对面几人,手中不知何时已经又多了一个酒瓶子,正拿着酒瓶子指着对面几人,口中放肆的笑着,大声喝道:“几个混蛋毛都没长齐就敢调戏老娘!?你们过来一个试试!”

    酒吧里的众人注意到了这一幕纷纷离开,扭头便走,酒吧经理也是一脸忧心忡忡的看着这一幕,被吓得瑟瑟发抖。

    贺旭看到眼前众人的反应已经知道,海玲这一次是踢到铁板了,他心中一阵抽搐,本来他还想在几人面前周旋一番,看看能不能平安离开,但现在看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了,海玲率先动了手,而且下手很重,刚刚那为首青年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地板,整个人脸上手上身上沾满了血迹,再度站起来的时候,盯着两人的目光已经变得狰狞了起来。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