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庭亮被一涵挑拨

    一涵跟踪胜丽到学院之后,就伺机打听关于胜丽的一切,有同学告诉她,胜丽除了跟梁小斌走的近,其他人几乎没什么交流,两人都是学习尖子,开学第一场辩论赛,两个人舌战群儒,把其他对手辩得哑口无言,他俩就是学校里的金童玉女,羡煞旁人。一涵心里一下有了主意,找同学偷拍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越亲昵越好。

    这天,梁小斌和胜丽从图书馆看完书回宿舍,一路讨论着书本里的案例,她并未像以前一样跟他争论不休,只是默默点头同意。小斌站在对面问她是不是有心事,他们还要迎战下一轮的辩论赛,必须过五关斩六将。胜丽只是会莫名其妙的怀疑她和庭亮的感情,或许就是她绑架了他们的爱情,小斌见她不说,很着急,希望可以帮帮她。胜丽突然被一男孩狠狠地撞了一下,扑进了小斌的怀里,那男孩连连道歉,胜丽本想发火又尴尬的站稳了脚步,这一幕就被人偷偷的拍了下来,角度刚刚好。

    一涵看着照片,两人上课、读书、跑步、吃饭都在一起,举止亲密,越看越觉得两人相配。虽然是偷拍,这个村姑还是有点味道,一脸的倔强,她会让她放下自尊。只是,光这一点还不够,再多挖一些黑历史,添盐加醋一糅合,就水到渠成。

    周五,一涵早早的等在庭亮的校门口,庭亮说他有事,不能陪她一起玩,一涵就质问他为何对一个水性杨花的村姑那么执着。庭亮警告她放尊重一些,一涵就拿出照片递给他,庭亮仔细看着照片,胜丽笑容灿烂,这就是她从前的样子,再看到后面的照片,竟然和小斌抱在了一起,原来,她没有变,只是和他在一起才变得压抑。一涵见这些照片起了作用,但只刺激庭亮不够,必须递给他父亲,这样就更能事半功倍。

    庭亮甩开一涵,要去胜阳那里找胜丽,一涵暗暗惊喜却也嫉妒胜丽一个村姑却能勾引那么多帅哥。可恶的是,庭亮也是乡巴佬,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干嘛看上了他,这是跟自己较劲,还是真的喜欢上了他。

    胜丽在餐馆里帮忙收拾碗筷,庭亮把她拉到后院,质问她和小斌的事,胜丽看着照片中的自己,她都没发现自己笑过这么开心,大概跟小斌在一起没有一点精神束缚。关于小斌,她已经解释过,今天审问,岂不是为他的所作所为找借口,一看到和小斌拥抱的照片,她明白了,这不是一场意外。

    “你偷拍我,还故意算计我,那天我明明感觉有人特意从后面推我了一把,果然人心暖不住人心,既然看到了事实,又何必求证呢。”胜丽最讨厌背后算计,早跟他表明了,想分手直说。

    “这是陈一涵找人偷拍的,我担心他会递到我父亲那里,所以希望你们以后不要这么亲近。”庭亮想了想,也许真的是他冲动了。

    “看来,那陈一涵对你动真情了,我郑胜丽做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只要你不怀疑,他人又怎能左右得了。”胜丽预感他们之间迟早会被这些闲言碎语给击垮,或许这也刚刚好,让彼此看看真正的内心。

    庭亮虽然明白这些,但看到她和别人有说有笑心里醋意味特别浓,胜阳叫胜丽帮忙。庭亮落在后院有些失落,想想之前胜丽见到他和一涵在一起,眼睛都哭肿了,现在这份痛转移到他的身上。梁小斌的父母在县城也是屈指可数的大人物,各种教养按说比他好,如此怀疑是他不对。

    胜阳在厨房里问他们是不是又吵架了,胜丽说没有,胜阳讲两个人在一起就要彼此包容,周末才见一回面,不能总是争吵。胜丽说怎么人长大了,心反而变小了,胜阳解释那是因为在乎,否则谁会关心于己无关的事。胜丽听着有道理,就拿了两个泡蒜头给庭亮,庭亮说不吃,本来心里已经够酸的了,不能再吃酸的。胜丽歪着脑袋笑,糖醋蒜是甜的,很好吃的。说着就剥开一瓣放进了他的嘴里,庭亮笑着在她额头上叮了一下,说原谅她啦,然后对不起。

    胜丽说她这个情敌来头不小,肯定还会找麻烦,所以请他下次发脾气之前跟她确认一下,免得被冤枉。梁小斌在学习上帮了她很多忙,在生活上也有诸多照应,但朋友间的鼓励是相互的,她和他搭档做辩论赛几乎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庭亮确实羡慕,恨不得转到她的学校做她的学长,跟他们打擂台,看谁辩得过谁。

    到了学校,胜丽并没有疏远小斌,继续和往常一样,因为他也是唯一知根知底却不嫌弃她的人。回想他们之间也确实有些例外,高中时,余惠音吃醋她成了冤大头;现在,陈一涵吃醋,小斌无辜被冤枉。

    小斌看着照片,问能不能给他留一张,拍的挺美的。胜丽嫌他不怕事大,万一以后他女朋友看见了,不又得找她麻烦。她就是不明白,为何不找当事人质问,非要欺负第三人。如果庭亮喜欢陈一涵,她毫不犹豫的成全他们。什么是爱情,在一起就是,不在一起,说再多的天长地久也无用。

    他夸她理解的很对,现实一点好,丘比特似的爱情有几个,选了一张侧面照留下,说就算被发现,也猜不出是谁。胜丽笑了笑,其实他们辩论会上就有合影,只是这几张在室外偷拍的,还真显得自然,靓丽。能和他同学,做朋友真好!

    一涵见庭亮和胜丽并未发生矛盾,只能等黄董事长回来再告状。这天,黄董事长回来约陈董事长吃饭,一涵顿觉机会来了,就跟着一起赴宴。趁还没开席的时候,就把胜丽和小斌的照片给他看,黄董开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得知里面的姑娘是胜丽的时候就冒了句:“一个失去子宫的女人还这样不知羞耻的勾三搭四。”这话一出,惊呆了一涵,也让他自己陷入尴尬,他其实根本不想揭别人的短,一涵好奇的追问,黄董说没这回事,总之他们长不了,让她放心。一涵心底笑了一下,这才是她的致命伤,如果把这个消息散布到校园里,看胜丽还有什么颜面嚣张。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