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入世出世 第三十八章,寻丹犬爬式,夺晶斗恶鼠

    小竹屋内,此时洛羽正聚气修炼。

    说来也怪,当自己吸纳灵气进入泥丸宫,再绕周天运转汇入丹田之时,他便能感到丹田内只积攒下淡淡的一丝灵力!

    洛羽知道杂灵根资质,灵气汇入丹田,大多会散失流出体外,只有很少一部分才会被提炼转化为灵力。虽然自己丹田内确实只有很少的灵力,但同时自己也没有感到灵气散出体外啊!那剩余的灵气都去哪了?

    这一个月以来,洛羽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得归结于自己是个修炼的菜鸟!如今聚气许久却不见多少长进,如此这般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冲破境界壁垒,形成灵力气旋。

    而就在洛羽独自烦恼之时,三声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听到熟悉的敲门声,洛羽心中已然猜到是谁,便缓缓停下修炼,睁开双眼请道:“是刘老吗?请进。”

    屋门轻轻打开,一位灰白束发的老者走进小屋。待见到正盘膝而坐的洛羽,他心中甚慰微笑点头,见洛羽欲向自己行礼,忙挥手制止笑道:“我宗一位老祖曾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此言虽是凡尘俗语,却也应证我辈苦修向道之心。洛羽你很不错。”

    刘老这一说完,洛羽忽然一愣!他依稀记得,老师也曾说过这句话。想起老师谆谆教诲,自己却步入玄门,只得苦笑道:“刘老,您就别夸弟子了,弟子日夜苦练近一月,也未有寸进,着实羞愧,当不得您如此赞许。”

    见洛羽如此,刘老反倒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开解道:“非也~,当年萧宗主苦练不懈,方有之后展翅之机飞升之时。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你切莫气馁才是。”

    洛羽一听,心中暗自点头,‘是啊,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若非萧宗主永不言弃自律奋发,又怎会有之后的奇遇。’

    想到这,洛羽望着此刻正微笑抚须的刘长老,感激道:“弟子谨记教诲,自今日起定永不言弃,自律奋发。”

    见洛羽如此,刘老面露赞许。随即单手一招,手中便如同变戏法般,竟凭空出现几物!对于刘老层出不穷的手段,洛羽这一月以来早已习惯。

    此时刘老接着说道:“老夫路过顺道将你的月丹拿来,还有一些辟谷丹便一起给你吧。记录之事,你也无需再过问了,只需专心修炼定有逢春之时。”

    看着摆在桌上的一应物品,对于眼前长者洛羽确是铭感五内。刘老虽然不喜凡俗礼仪,有时甚至显得严厉,但接触久了,便知晓其实他最是看重刻苦修炼自强不息的人。这也许就是他一直将萧宗主奉为神明般敬仰的原因吧。

    望着眼前丹药,他自然也不会与刘老客气,是一边乐呵呵的拿着丹药,一边谢道:“刘老诸般照拂,弟子已是感激不尽,若这记录之事再要您老费心,弟子非羞的无地自容不可。”

    刘长老一听,却是故作惊讶地望了望,此刻分明是装模作样的洛羽,笑骂打趣道:“还是算了吧,你小子记账的速度,比你修炼的速度还要慢上百倍。你就放了老夫,也放过你那些师兄师姐吧。”

    洛羽听到此处,想到过去自己‘消极怠工’,心中一阵语塞无语。

    他自然明白刘老好意,于是他便转移话题道:“刘老,弟子想了解一些丹药与灵晶的常识。实不相瞒弟子也存有一些丹药灵晶,只是一时不明其理,故一直未服用。”

    听到如此一问,刘老望着眼前似一脸诚恳之色的洛羽会心一笑,心想‘你小子哪是不明其理,分明是想知道丹药知识。’

    想到这,刘长老呵呵笑道:“这有何难,老夫正好有空,便与你说道说道丹药与灵晶的用处。”

    洛羽顿时肃然起敬:“弟子洗耳恭听。”

    只见刘老拿出一颗灵晶道:“要说这灵晶,较为简单。可分为下、中、上、极品四种级别。灵晶之优在于其内有精纯灵气,可供任何灵根者吸纳补充灵力。同时许多大阵结界也需要灵晶作为核心阵源维系。所以久而久之,灵晶便成了修真界的通用货币。至于宗门发放给弟子的皆为下品灵晶,百颗下品灵晶等于一颗中品灵晶,依次类推至上品。但极品灵晶却极其稀少,且如我宗护山大阵便是需要极品灵晶驱动,可谓有价无市哪!然而灵晶用处却又不止于此,可谓用处多多,真乃修士必备之物,待你以后历练之时自然一一知晓。”

    见刘老说了许久,洛羽乖巧的奉上热茶。

    刘长老接过茶水,浅尝一口便继续说道:“再说这丹药却是繁杂许多,其间共分七阶对应修真者境界。可若要说种类,那就更是繁杂许多,有提升修为、恢复灵力、疗伤、延寿、驻颜等等不一而终。而上次你所服用的固体丹与这聚气丹,皆为一阶丹药。”

    刘老滔滔不绝地说,洛羽也认认真真地听,他明白灵晶与丹药,是他提升修为的重要辅助物品。

    当刘长老讲述完,见洛羽还在低头沉思。他也不去打断,只悄然转身微笑离去。当洛羽回过神来再欲询问之时,哪里还有什么刘长老?

    回顾片刻,将丹药与灵晶的常识牢记心中。洛羽便将身上的丹药与灵晶取出,数了数自己的‘资产’。聚气丹十七颗;辟谷丹倒是不少,足足四瓶,每瓶十八颗;而下品灵晶也不少竟然多达八十二颗!想来在外室弟子中,如今自己已经稳居‘首富’之位置了!

    望着手中小小的一颗聚气丹,洛羽喃喃道:“如此小小一颗丹药,闻之不仅丹香四溢,色泽圆润,更能提升修炼速度!过去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渴望拥有此物,还真是造化弄人啦!”

    想到这,他也不再犹豫,便一口将聚气丹吞下,随即赶忙闭目修炼。

    此时的聚气丹入口既化,瞬间便融入全身经脉。自己只感觉周身经脉,像是被强行扩充胀大一般,奇妙异常!同时运气吐纳,是倍感通畅。而当灵气汇入丹田之时,汇入的灵气更是明显增添了些许!虽然相较之下依旧很是稀少,但此刻却能明显感知!

    见此,洛羽心中喜悦,更是废寝忘食修炼不断。

    时间流逝,当第四颗聚气丹药力消退之后,洛羽缓缓睁开双眼,呼出一口浊气喃喃道:“虽然四颗聚气丹只维持近八个时辰,但修炼结果却是显而易见。此刻丹田之中灵力倒是增添了不少,只是离突破依旧遥远。且第四颗药力明显不足,看来丹药连续服用,这药力便会大打折扣。”

    望了望剩下的十三颗聚气丹,就算每日服用三颗,也只不过四天的量!洛羽叹息一声,将丹药收回衣襟。

    心下暗道‘突破炼气壁垒,自己还不知需要多少丹药,更何况还有之后的境界。要是多些丹药就好了,看来这不管是凡俗还是修真界,钱财资源永远是重中之重。有什么办法呢?比斗!算了,就我这战斗力不足五的渣渣,简直是送人头外加送钱送粮。张武?不可!送出之物怎么可收回,岂不是言而无信,何况张师兄对我有救命之恩。那该怎么办?’

    正为难之际,洛羽忽然灵光一闪,惊醒道:“我去!前些日子仍了一颗丹药与灵晶,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想到这,只见他是鞋也不及穿,一阵风似地冲出小竹屋,向着广场边沿狂奔而去。

    而就在洛羽冲出小屋之时,藏储阁内却传出一声微不可查的疑惑之声,随之烛火缓缓亮起!

    窗边人影眉头微皱,疑惑自语道:“难道这小子还是不死心?先前所为,只是想迷惑老夫!”

    望着正向广场边赤足狂奔的身影,刘长老并不急着行动,他倒要看看这小子究竟耍什么花样?

    而就在这时,只见洛羽飞奔到广场边沿,草木丛生处时。他忽然停下,似是观察什么?可还未过片刻,让刘长老大跌眼镜的一幕突然出现!

    只见洛羽竟忽然趴俯在草丛中慢慢地爬行!同时不停耸动着鼻息,卖力的嗅着草丛下的地面,似是在寻找什么?

    见到这一幕,刘长老就算阅历无数,一时也是疑惑不解:“这小子又在搞什么花样?”

    望了望远处正如犬科爬行动物一般,不断缓缓前行搜索的洛羽。刘长老收回刚刚放出的神识,随即无奈一笑关上窗门,不多时灯火熄灭。

    而此时的洛羽,正一边卖力搜索,一边不停吐槽:“我去!怎么没了?应该就在这的啊!去哪了?不会被哪个臭不要脸地捡走了吧?真没素质!难道就不知道拾金不昧嘛?”

    他清楚记得上个月,自己坐在大青石上之时,曾向这丢弃过聚气丹与灵晶,可如今却是怎么也找寻不见!如今夜晚视线不佳,自己也只能将身体的某些器官发挥到极致,可谓望、闻、触等五感全功率开启。

    见找了许久仍旧毫无收获,洛羽却不死心,决定扩大面积继续搜寻。

    也许是洛羽的行为,实在是恶心到了上天,老天也不愿再看下去。当他寻到老松树下之时,鼻翼轻颤!顿时眼中精光闪动面露欣喜之色,随即双手轻轻拨开眼前一堆枯枝败叶!果然,在枯叶下正静静地躺着一颗仍旧珠圆玉润的聚气丹!

    见此,他是哈哈大笑自夸道:“看我这鼻子灵的跟额~呸呸呸!”

    洛羽如获至宝一般将丹药收好。此时他心中宽慰不少,丹药在此,那灵晶应该也在附近了。想到这,他再次埋头开始地毯式搜寻。

    而就此时,树梢上正有一双雪亮的小眼睛,好奇的盯着下面匍伏缓缓前行的洛羽!

    忽然!洛羽再次惊喜道:“找到了!”

    此时,他指间正夹住一颗白色的灵晶,灵晶微微转动,在月光下闪烁着乳白色的光晕煞是好看。

    洛羽心中乐极正满脸笑意地望着指间灵晶,可就在他将要收起灵晶之时,情况却陡然惊变!

    只见眼前好似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带起丝丝清风,脸上还仿佛被一毛茸茸的东西抽了一记耳光!!

    洛羽惊呼道:“什么鬼!?敢偷袭”

    不及多说,洛羽本能的看了看手中灵晶,顿时惊呼道:“恩?我去!灵晶呢?”

    此刻手中哪还有什么灵晶?早已不知所踪!寻影望去,只见身旁大石之上,正蹲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

    小家伙两耳小巧细尖,灰色的毛发卷曲之中夹杂片片白色长绒,犹如天上流云,其形倒是酷似松鼠。它那卷曲蓬松的大尾巴,正欢快的左右摇摆不停。此刻小家伙正直立蹲坐,同时两只黑色的小爪,正抓着洛羽的那块下品灵晶,欲送入自己口中!

    洛羽一见,顿时双目圆睁惊呼道:“慢着~!口下留晶!”

    一声惊呼,卷毛小松鼠竟然停下动作,似乎听懂洛羽之言,将灵晶伸出‘吱吱’地叫唤两声。

    洛羽一见,只当是小家伙要把灵晶还他,心中欢喜正要上前去拿。可小家伙却是咧嘴一笑,露出两颗闪亮的大门牙,同时连忙收爪,并作出欲要继续吞食威胁状!

    见此,洛羽是目瞪口呆,心中暗道‘这小畜生成精了!居然威胁我?’

    甩开脑中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待调整了下情绪,洛羽立刻换做一副讨好的神色道:“那个小祖宗,我们商量下?”

    洛羽一边说,一边脑洞大开组织语言,可是想了半晌他也不知与一个松鼠如何沟通?

    当他不经意间望见,这蹲坐直立的小家伙身下某部位时,洛羽顿时眼前一亮,笑咪咪的对着古灵精怪的小家伙试言道:“我看你也是位爷们儿,要不咱们来个男人之间的约定。你呢,只要将灵晶还我,我便给你找果子吃,如何?”

    洛羽说完却见小松鼠居然人性化地摇了摇小脑袋,显然是很不满意洛羽开出的条件!洛羽一见这小松鼠如此行为,比看见一堆灵晶丹药还要惊讶,暗道‘我去!难道它能听懂人言?见鬼了!’

    心中虽然惊讶万分,可洛羽脸上却是强自微笑。

    只见他眼珠一转,顿时一策又出,同时一脸坏笑道:“~要不这样,你把灵晶还我,哥给你找个毛色靓丽的母松鼠做媳妇如何?嘿嘿~是不是很诱惑?”

    洛羽自认为自己的这个条件,应该是任何雄性松鼠都无法抗拒的。然而事实却是小家伙听到之后,那咧嘴嬉笑的小脸瞬间随之一怔!还不等洛羽得意之时,只见它吱吱乱叫暴怒地上蹿下跳,更是在一脸惊诧之色的洛羽面前,示威一般地将灵晶吞入小嘴中!

    一瞬间,时间与空间似是完全禁止!小松鼠不跳了,洛羽的表情也僵硬了。不过若仔细观看,便发现洛羽此刻的眼角正不停地抽搐四周一片沉寂,只有微微的凉风,正吹动着洛羽将要崩溃的心。

    “咯嘣~咔!”

    就在这万籁寂静之时,随着一声硬物破裂声响起,洛羽心里那正面临崩毁的防线也随之彻底粉碎!

    小松鼠铁齿一合,坚硬如铁的灵晶竟然应声碎裂一角!洛羽一见先是没来由的牙根处一阵酸疼,随即惊醒!双目怒睁瞬间暴走谩骂:“你个卷毛小畜生,平时落井下石阴我也就罢了,如今还敢抢夺哥的灵晶,今日定要将你大卸八块!”

    带着怒吼与咆哮,洛羽纵身跃起扑向小松鼠。而小家伙却露出一副人性化的笑容,只是那两颗大门牙却显得无比滑稽。

    此刻洛羽正欲将它擒拿,可小家伙也不急着逃走,反倒是当着近在咫尺的洛羽面,松开了钢牙,随即一口便将灵晶吞下!洛羽顿时凝固石化,僵死在它两尺之外!

    一息之后,咆哮之声皱起:“~我要杀了你!”

    随后便是四处狂奔追逐,树上石下杂草从中不时冲出一鼠一人的身影。

    只是不管他如何努力,自己竟连人家一根毛都没碰到过,更别提什么大卸八块云云。倒是他自己跌跌撞撞弄的好不难看。

    若是传将出去,估计他不仅在宗门‘一鸣惊人’,更是要在这山海神赐大陆修真界扬名立万。

    只是此刻深夜未有人发觉,倒是不幸中的万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