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手帕与短刀

    -

    狄诺干笑起来,下意识伸手拉拉自己裹在身上的束腰女式外衣,然后终于反应过来,把它脱下来——这是他在路过浣洗室旁时偷偷拿的,以防被人看见时,自己一身过于精致的贵族服侍太过显眼。

    但事实是他很灵巧地躲过了各种卫队和仆役,并未被正面撞上过。

    显然曼锡的军队没有余裕在女眷所居的地方派遣更多巡逻队了。

    总之,他现在站在一位公主面前,而且是在她的寝房里。

    这稍微有点……

    这实在有点过分冒犯了。

    也是在这时候,狄诺突然想到:那莫石先生怎么办?他被独自留在房间里,还拖着一只血淋淋的手……等等,等等。

    难道说因为自己太过紧张所以从头到尾都忘记了这回事?

    而且莫石先生也没有提出异议吗?

    “我猜……狄诺大人,您是过来向我要钥匙的吗?”捷洛塔看着对方复杂的神色,率先开口道。

    “唔。”狄诺回过神。同时惊讶于公主殿下的一猜即中。

    而且他的惊讶也被捷洛塔完整地看懂了。

    她调皮地笑了起来:“我就知道。您想出去找曼卡是吗?”

    “您、您……您愿意帮助我吗?”

    年轻的公主装作思索,用指节敲敲下巴——狄诺没有注意到,但其实这时她的神态与她的兄长极其之相似。带着出于快乐的小小恶意。

    “但是,”她困扰地说,“我为什么要帮助您?当然啦,我很愿意达成您的心愿,只是那毕竟是本不应当为人所知的通道,如果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对方感到困扰的时候,狄诺感觉自己都不会说话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眼下我什么都没有,可是等到事件过去,您想要什么我都会给您的,公主的殿下!无论是银狐的皮毛、是极光鹿的角,什么都……”

    少女大笑了起来。

    “我才不需要那种东西。”

    “也对啊,您是公主……”

    “嗯。所以我要更难得的东西。”虽然我其实超想要极光鹿的角的,尽管这样想着,她还是一本正经地竖起一根手指。

    “是、是什么呢?”

    “要您的承诺。”少女说。而当她在说出这句话时候,她无意识地远离了纯洁无忧的童年。她变成了渴望着虚缈之物、期望着爱情的女人。

    “承诺?当然无论什么事都会答应您的,殿下。”狄诺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

    捷洛塔点点头,郑重地开口道:“希望您答应我,以后也要永远为我捡起手帕。”

    说完,她就脸红了。

    在狄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她一矮身爬到床底下,裙摆窸窸窣窣一阵后,摸出一把锈迹斑斑的大钥匙。然后快步走回狄诺面前,把钥匙重重塞进狄诺手里:“总之你既然接过去了,那就是答应我啦!不许反悔。”

    “公主殿下……”

    “以后就叫我捷洛塔吧。毕竟,”她泛红的面颊上浮现出笑容,“毕竟你是我未来的丈夫。”

    -

    傍晚是一整日里相对热闹的时候,厨房为各房送去晚餐,而夜晚即将降临还意味着热水的准备、烛火的供应等等——就算王宫处于无序状态,女眷的住处并不会因此而大降生活标准。

    狄诺藏在公主的床底下度过了一天。等到夕阳西下时,他从床底钻出来,穿上捷洛塔替他翻找到的衣物。

    她说那是她以前的贴身女仆留下的衣服(那名女仆原本是她最好的玩伴,可惜早早得了肺病死掉了):“穿上这个,一个男人在花园里乱走要是被人看到,你可就当场完了!”

    “可是……”

    “我不会笑话你的。我对空轮发誓!”

    这就是他手中端着装满脏衣物的木盆,身穿长裙穿行在花园里的原因。

    夕阳穿透乌云,呈现出一种昏暗的橙色。

    钥匙就放在木盆底下。

    他低头走着,顺利来到捷洛塔告诉他的院落西北角,并在一排矮松背后看到了那扇低矮的金属门。

    矮松紧紧贴着铁门生长,狄诺将手伸进茂密的松树树冠中,摸索好一会儿,才摸到满是灰尘和锈迹的门锁。

    他用手肘撑开坚韧的树条,试着将钥匙插入锁孔中。

    这并不容易,对准锁孔就是一个难题,而好不容易找准位置后,钥匙只捅进半截不到就死死卡住了。锁钥与铁门碰撞发出咔啦咔啦的金属声,尖锐刺耳。

    狄诺急躁起来,额上冒出细汗。不过多久,他听到从道路那儿传来了卫队士兵铁靴踏在路面上发出的重重响声。

    狄诺本想躲藏,可是站起来左右张望,没能就近找到合适的树墙。

    等到巡逻队路过这里时,看到的是洒落在草地上的衣物。一名女仆趴在草丛上收拾。显然是个笨手笨脚的家伙,不慎将木盆打翻在地了。

    女仆注意到卫队经过,怯怯地低下头。

    卫队长停下脚步,想要上前询问两句。

    恰巧在时候从远处传来哨声。于是他回到列队旁,指示他们小跑前进。

    跪伏在草地上的狄诺长舒一口气,但紧接着,他意识到那声哨子有可能意味着已经有人发现他的失踪。

    他再次扑向树丛,这次管不了太多,抽出怀里的短刀将树枝割断,然后双手抓住门锁,用力转动钥匙。生涩的锈铁死死卡住他。

    他不得不尝试再次给双手施加并不精妙的增强法术,强忍住负荷带来的酸麻。

    他扭动钥匙——

    接着,正把锈锁碎裂开来。

    好吧,误打误撞。

    他勉力推开嘎吱作响的沉重铁门,矮身钻入那条黑暗的通道。

    通道很短,另一头就是密密的树林。

    天色在变暗,但狄诺心里毫无恐惧。

    他深深吸进充满松脂气味的城堡外的空气,风中有淡淡的牲畜的气味。

    但是紧接着他的心脏砰砰重响。尖锐的哨声响起来,并且不是在城堡内,而更像是在城堡外。这下他知道他们显然已经知道他的脱逃,在组织军队前往城堡外围搜索他的踪迹。

    狄诺朝着森林外跑去。

    他没有穿鞋,好在这样让他跑得更加快速和安静。

    树木逐渐稀疏,他可以望到远处低矮缓坡上的平民住房了,细小如同砂砾。他与它们之间隔着一片草地,而他模糊地知道,通过城堡最高的瞭望台,恐怕可以清楚看到这片草地。他该赌一把吗?还是等到入夜?可是如果在这里干等,如果待会儿卫兵进入树林,他更是无处可逃……

    狄诺慢慢脱掉长裙,露出里面的衬衫,并弯腰放下卷起的裤脚。

    他将自己携带的唯一武器——那把短刀收入腰侧的鞘中,然后深吸一口气。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