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任务

    在一众弟子羡慕的目光中,王羽跟着戒空离开了罗汉堂。

    “你说的有趣事情是什么?”

    前往戒律堂的路上,王羽轻声问道:“可别是送什么东西的无聊任务啊!”

    戒空笑呵呵的转过头,“还真是去送东西的,咱们金刚寺举办武林大会,有的人会主动过来,有的收到请帖也会过来,然而还有的,必须是老衲亲自派人去请才行,而且这人地位还不能太低。”

    “你的意思我地位不低?”

    王羽笑了起来,“随便派一个了字辈的弟子去不久行了?我去能有什么用!”

    “有用的。”戒空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过去道:“往西八百里,濮阳县城,你在那里找一个姓苏的老人,把信交给他。”

    “不去不行?”

    “不行。”

    王羽叹了一口气,将信拿了过来,“什么时候出发?”

    “越快越好,那老头凡事都喜欢拖,你这会儿去,还可能来得及武林大会,要是晚点,没准就错过了。”

    戒空见他收好了信,又继续道:“去濮阳可以带那个叫勺子的少年一起去,他不是想求学吗,姓苏的老头别的没有,倒是认识很多读书人。”

    王羽点了点头:“那我就走了啊。”

    “嗯,去吧。”

    ……

    村子距离最近的县城将近一百里,是很普通的一个小村庄,附近人都把这里称作李庄。

    往日里很少有生人会来这里,因为地方太偏僻了。

    但今日,却有个神色仓皇的男人一路飞奔着过来了。

    他个头不高,模样却十分俊朗,每走一步,都能跨过很长一段距离,显示出一身不俗的轻功。

    勺子正好从山上回来,迎面就碰到了这个男人。

    “小兄弟,可有地方让我躲避一二,在下被贼人追击,一路逃难过来,已经两天没有进水了。”

    男人无比悲切的说道:“那贼人凶恶无比,小兄弟请一定帮我!”

    “哦?你赶紧和我来。”

    勺子看他不像个坏人,便准备将其带到了自己家。

    两人到了李庄,男子看着茅草屋,脸上露出惊喜,这里十分偏僻,想来一定可以躲开追杀,

    勺子装了一大碗水放在桌上,并把自己早上吃的馍拿出来,递了过去。

    “大哥你好好休息,追杀你的人不会找到这里的。”

    男人猛灌了一口水,然后狠狠咀嚼着面馍,无比感激的说道:“多谢小兄弟了。”

    勺子露出个笑容,然后便出了门,来到外面的棚子,准备做点吃的。

    正好上次的肉还剩下点,做出来刚好够两个人吃。

    男人在其离开后,脸上的表情立刻阴沉下去,将嘴里的馍吐了出来,又喝了一口水后,站起身来到木门前,观望外面情况。

    当他看到村口处走进来的一男一女,浑身肌肉顿时紧绷。

    “狗男女,老子都逃了三天两夜了,居然还紧追不舍。”

    男人无比怨毒的瞪着眼,“你们不是自诩正道吗,好,老子倒要看看,什么是正!”

    他走出房间来到棚子旁,冷着脸一言不发。

    “大哥,你肚子饿了吗?别急,很快就做好了。”

    勺子察觉到有人过来,转头笑了一下,便又继续做菜。

    “你今天有口福咯,早两天咱们村的大叔打了一头野猪,特地给我送了个前腿,肉嫩的很。”

    “孩子,你父母呢?”男人轻声问道,看着越来越近的那对男女,已经准备出手了。

    “我从小就没见过他们,听村里人说,是村长当年在雪地里捡的。”

    勺子毫不在意的说着,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他早已经不介意这些东西。

    “也好,无牵无挂,做什么都洒脱。”

    男人伸出手,直接锁住他的喉咙,在勺子无比惊诧的目光中说道:“别怪我,下辈子投个好人家吧。”

    话音落下,他手猛地一拉,将勺子给拖到了身前,直面那两个已经加快速度走过来的男女。

    这两人一个是太上宗当代代行走,另一个则是百花门的女弟子。

    男的俊朗女的柔美,任谁看了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好一对金童玉女。

    而且他们自认识以来,一直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哪里有什么恶事发生,肯定会第一时间过去惩奸锄恶。

    所以一两年下来,已经在天元朝江湖闯出了偌大名声。

    这一次两人追的,是在湘南地界祸害了许多姑娘的采花贼。

    此人手段恶毒,每次过后必定会在受害的女子身上刺字,许多姑娘事后不堪受辱,直接上吊自杀了。

    “黑蜂淫贼,这次你在劫难逃了!”云柔一举手中长剑,大声呵斥道:“放开你手中的孩子,我还能给你一个痛快,否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呵呵呵,白衣仙子真是好威风啊。让我放人?可以!你们两个自断一臂,我就将他放了!”

    黑蜂目光炽热的在云柔身上转了一圈,随即警惕的看向旁边沉默不语的男人。

    哪怕不论武力,光是百计剑君子的名头,也足以让人高看他一眼了。

    这位太上宗的行走不仅剑法超群,心智计谋也是一等一的厉害。

    黑蜂之所以被追的如同丧家之犬,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这个男人的存在。

    “自断一臂?你是在痴人说梦。”

    韩旭将手里的寻踪貂收进怀中,冷声道:“你将他放了,我让你走,并且半天之内不追,如何?”

    “呵呵呵,你别在玩这种小把戏了,有那个小畜生在,我又能跑到哪里去?”

    黑蜂手头一紧,勺子被恰的翻起了白眼,眼看就要闭过气去。

    “唉,那我就没办法了。云柔姑娘,事后咱们将这位小兄弟厚葬一下,出手吧。”

    韩旭脸色变得坚硬起来,黑蜂害人无数,是绝对不能让他逃走的。

    云柔脸上闪过一丝犹豫,随即变得坚定起来。

    “好!”

    黑蜂见两人没有受威胁,冷笑道:“名门正派?呸,也不过如此了。小子,不是我要杀你,而是他们不让住活啊!”

    说罢将勺子提在手中,随时准备下杀手。

    就在双方气氛降到冰点随时可能爆发冲突时,场中忽然响起了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施主,能否将这位小兄弟放了?”

    王羽看着已经脸色乌青的勺子,叹声说了一句。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