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名额

    下午的时候炼制护脉丹。

    林雨依然是唯一一个没有炼制过的。

    她的任务很重,太阳落山陆前辈离开后专门给她一个人留了家庭作业,今晚炼制两炉生血丹和三炉护脉丹,明早检查。

    往后的五天里,他们又学会了五种丹药。

    剩下的三天里,就是反复练习前七天的八种丹药。

    当然,他们自己是没有那么多灵植的,陆前辈免费提供灵植,但炼制出的丹药要交出一半来。

    不过就这样,十天下来,林雨他们也积累了很多丹药。

    十天结束,晚上的时候,陆前辈出了题目,让他们五人比试一番。

    最后是云娇第一,林雨第二,齐宏远第三,甄欢欢第四,曲高平第五。

    留下一句不错,陆前辈和和其他四个前辈离开了庄园。

    “行了,都回去休息吧,明天早点儿起来,还有别的训练。”张老师说道。

    ……

    第二天一早四十个人在一楼大厅里集合。

    人到齐后张老师带着去了外面的空地。

    张老师让有土灵根的修士在地面上起个半米高的台子,约莫十米长是米宽。

    “今天也不干别的,都上去吧,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台子上最终只能留下一半人。”

    众人站在台子上面面相觑,没有明白什么意思,但张老师已经变出把藤椅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小巧的茶壶和茶杯,自斟自饮起来。

    显然,张老师没有解释的打算。

    “什么意思啊,是让我们打架吗?”云娇嘀咕道。

    林雨点点头,看向周围渐渐聚起来的小团体,心里思量着,“应该是的。”

    说完看了眼甄欢欢,伸手把一脸兴奋的木毅然扯过来,甄欢欢把向云天也拉了过来。

    “听我说,待会儿咱们背靠背在一块儿,都防着点儿,别被人弄下了台子。”林雨说道,虽然不知道张老师这是要做什么,但显然,留下台子上的才是最后的赢家。

    想了想又道:“我和向云天负责主要对敌,你们三个主要防范,对了,符箓什么的,赶紧拿出来,不是说了吗,不管用什么方法。”

    “哦,是呢!”木毅然应了一声。

    林雨也从背包里拿出符箓,一直也没时间补充,其实没剩几张了,还有五张,还是当初第一次试炼任务时萧勤给的。

    二阶的已经被她用完了,剩下的都是一阶上品的。

    “哎,我的储物袋怎么打不开?”木毅然纳闷道。

    云娇和甄欢欢抬起头,“我们的也打不开了。”

    向云天见状试了下他的,摊摊手,“一样的。”

    “怎么回事儿?”林雨问道。

    “被封了吧。”木毅然看了眼下面品茶的张老师,不确定的说道。

    云娇一步窜了出去,“我去问问别人。”

    林雨其实心里已经有数了,“大家情况应该都差不多,这是想让大家全用术法或者剑?”

    除了林雨这个例外,就只有剑修随时背着剑了,剩下的都是两手空空。

    “那怎么办?”没了符箓,木毅然觉得很不习惯,也没有自信。

    “大家条件一样,咱们还有一柄剑,五张符箓,知足吧!”林雨说道。

    云娇回来,脸色不怎么好看,“储物袋都打不开。”

    “好了,做好准备吧,那里已经开始打起来了。”向云天看着一个方向说道。

    众人闻言迅速背靠背站好,看到一个六人的小团体将一个二人组合赶下了台子,目前,台子上还有三十八人。

    这两组的战斗像是导火索,瞬间引燃了整个台子。

    林雨这一组也很快遭到了袭击,一个三人组的剑修。

    人数虽少,但实力强大。

    跟剑修打,不能近身,不然一剑过来,还不得歇菜,原来的背靠背计划是用不上了。

    “向云天,你赶快解决一个,云娇和木毅然一组,缠住对方,给。”林雨把五张符箓递了过去,“悠着点儿用。”

    剩下一个她和甄欢欢拖住,当然,尽力还是要解决的。

    “欢欢,退开,不要跟他近身。”林雨着急的喊道,他们只有术法能用,近身估计还不等术法出手,就被对方一剑劈下台子了。

    甄欢欢也着急,也想里的远些,但对方缠的紧,要不是她有些功夫在身,早就下台了。

    林雨咬咬牙,对方脚下出现藤蔓缠住,甄欢欢趁机一个接一个火球飞了过去,脚下不方便,这个剑修只能用剑斩开火球。

    林雨则趁机偷袭,十根无色透明的灵气毫针隐藏在火球间,全部扎在了剑修的脚腕上。

    剑修疼的头上直冒汗,显见得站不稳了,林雨立刻冲过去,一脚把人踹下了台子。

    这边向云天也一剑把一个剑修劈下了台子。

    现在就剩下云娇和木毅然那边了。

    只还没等他们过去救援,又有一组修士瞄上了他们。

    他们有五个人,三男二女。

    估摸着他们那边分出去两人,这只剩下三人,好对付。

    “我刚才灵气消耗的有些多,帮我当一回儿。”甄欢欢吃下一颗聚灵丹说道,也亏得她还有瓶聚灵丹搁在外面,不然补充灵气都是个麻烦事儿。

    “好,你尽快!”林雨道。

    她再能打,除非暴露焚天,否则,也做不到一对三。

    尤其是这五人中有三人都是练气四层,向云天也是练气四层,倒是势均力敌,可林雨只有练气三层,灵气量就是最大的差距。

    向云天主动包揽了三个练气四层,林雨则应对两个练气三层。

    都是用术法,没有外物,这让林雨觉得轻松些。

    先是一个藤蔓术,其中的女修避开了。男修慢了一步被缠住,女修立刻要用火焰灼烧藤蔓放出队友,林雨赶紧一个火球过去,撞偏了女修的火焰。

    女修咬咬牙,“你先等着,我先把找个解决了。”

    说着往林雨这边冲了过来,林雨见状也飞快的跑起来,时不时地一个火球扔过去,对方的速度不慢,跟林雨势均力敌。

    你来我往了几次后,双方的灵气量都不多了。

    这么下去可不行。

    余光忽然看见被藤蔓缠住的修士低头割着藤蔓,她计上心头,一个接一个的火球飞向对方,对面的女修见状冷笑道:“我看你没有灵气了还能做什么。”

    林雨却不管,看她专心躲避火球,再出手,那火球却忽的飞向了低着头的男修!

    女修气坏了,这不是使诈吗,“陶锐,小心!”

    陶锐伸手灵敏,居然做出了一个高难度的仰躺后避开了大半个火球,不过身上被火球擦了个边,衣服烧着了。

    林雨正可惜着呢,就见云娇和木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两人一人一个火球,一人一个水球,又烧又淋,男修瞬间成了个黑乎乎的落汤鸡,被云娇一脚踹下了台子。

    这边的女修气坏了,“蔡大头,你们分出一个人过来帮我!”

    这可不行,练气四层过来,就算加上云娇二人也没有胜算。

    得加快速度了,不然向云天也缠不了多久。

    好在有了云娇和木毅然,还不等女修的援兵到,就被三人合力弄下了台子。

    过来的练气四层气急败坏,直奔林雨。

    一个个术法杀过来,林雨只有躲得份儿了,不敢硬接,毕竟高一阶,术法的威力也要高一层,硬接,只会受伤。

    这时候甄欢欢也炼化完了聚灵丹,四个人被一个练气四层打的满场跑。

    好在四个人脚上功夫着实不差,居然没被追上。

    没过一会儿练气四层就放弃了,没办法,追又追不上,再追下去,他体内的灵气可就真的耗完了,还不如跟另外两名队友专心对付向云天呢。

    察觉到他的意图后,林雨四人变成了追的人,还得缠住,向云天对付那俩人就有些吃力,再多一个,真被弄下台了,他们四个弱鸡可就任人宰割了。

    谁知刚缠住练气四层,林雨却忽的察觉到了危险,她下意识的一个侧身,退出去三米,而后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一排的冰箭飙射而来,她要是没有退开,妥妥被扎成个刺猬!

    这下林雨恼了,这是比试切磋,这人怎么一出手就这么狠毒,真要中了这一排威力不小的冰箭,她不死也得残!

    林雨沉下脸,藤蔓出手,被避开了,火球也被避开了,没关系,灵气毫针进去了!

    被她压缩了二十多倍的灵气毫针!

    林雨轻叱,“爆!”

    男修膝盖一软栽倒在地。

    旁边立刻有人惊呼道:“李建文!你对你李建文做了什么?”

    早就被一排冰箭吓得停了手的云娇等人迅速围了过来。

    “林雨,你没事儿吧?”云娇问着,她自己也被吓得脸色惨白。

    看着其他人关心的目光,林雨心里微暖,“我没事儿。”

    只是看向周围人的目光渐冷。

    甲组精英班只有她一个散修没有势力,剩下的要么是道观的,要么是像木家这样修仙家族的,所以,有林雨这个没靠山的,几乎很多人都针对他们组,一个打完接一个。

    她也不傻,那些人就算打,对着另外四人也是能留手就留手,要不然云娇和木毅然能撑到现在吗?

    到了她这里,就是拼尽全力,巴不得把她赶下台。

    现在连偷袭都开始了,说白了,还不是看她没有靠山。

    “那就好!”云娇说道,“你别怕,是他先出手的,我们都可以作证。”

    这时,对面忽然喊了张老师,还有人质问林雨,“你用了什么伤的,为什么李建文现在站不起来了?”

    林雨没有去搭理,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他眼神不好使躲不过去可不是她的错。

    台上的战斗彻底停止了,张老师也上台检查了,末了,给李建文塞了颗丹药,“回头养上一个星期就好了。”

    说罢,扫了眼台子上的人,皱起眉头,“还有二十七个人。”

    “李建文,你下去吧。”

    “前辈,我不下去!”李建文阴沉着脸,“我被林雨打伤,就这么算了吗?”

    张老师没搭理他,他又不瞎,指了台下的人,“你们俩上来,把李建文送下去。”

    又看向台子上剩下的二十六人,“继续……我强调一点儿,这只是比试,切磋,这里站着的,都是你们的队友,不是敌人,不要出手太狠毒了!”

    这是警告,也是提醒。

    但是,林雨还是被盯上了。

    “这几个都是三清观的,和那个李建文来自一个道观。”甄欢欢低声介绍道,他们四个几乎次次挡在林雨前面,因为大家身份都差不多,要是伤了谁,回头也不好交代的。

    云娇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李建文是自找的,你们也看到那一排冰箭了吧?他是自己找死!不听劝是吗?真打是吧,那就真打!”

    云娇可真是怒了,林雨跟她一队,属于她罩着的人,这些人既然不给面子,那就打吧,谁怕谁!

    不过云娇确实挺菜的,要不是对方有意留手,她早就被轰下台了。

    林雨有些无奈。

    好在这时候又有几个人被打下了台子,人数现在是二十三,只要再有三个人下台,就可以结束了。

    但是剩下的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又都到这地步了,谁又想下台呢?

    云娇不耐烦之下,直接扔出一张符箓,弄下去了一个人,向云天又解决一人,目前台子上还有二十一人,还差一人就可以结束了。

    不远处几人对视一眼,一块儿走了过来,“林雨,你下去吧。”

    这是阳谋?林雨挑眉。

    “凭什么?”

    云娇和木毅然也跳出来道:“要打就打,不打滚蛋!”

    这几个人也很无奈,台上剩下的除了实力强劲的,就是家里老头厉害的,只有林雨和这个没靠山的,他们能怎么办?

    “打!”看懂了他们的眼神,云娇暴喝一声,简直给道观丢脸!

    向云天也道:“打,我们奉陪!”

    这几人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那边就传来一声大笑,“好了,二十个人了!”

    林雨几人看过去,见是一个桃花眼的男生,头发染成了非主流,不像修士,倒像是不良少年。

    而在他对面的台下,一个男生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好你个钱串子,你给我等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