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孤独海洋(1)

    在这人生当中的一辈子,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一直到死亡,不管是活了百八十年也好,还是短暂的十来年,人生的久远真的很重要嘛?一辈子下来,到底是开心的事情多,还是难过的事情多?我们一无所知,因为当你老的时候开始回想过往,你回发现,哦~原来所有的一切,你都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我突然想到了上次在网络上看到的一段视频,一个外国男孩,他带着他的母亲来到一家肯德基里,点餐完之后,男孩兴奋切笑着对母亲说“美丽的女士,您还记得我吗?”他用着非常非常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母亲,问出这句傻到不能再傻的话,您还记得我吗?这简直如同玩笑一般的话语,哪怕全世界都不知道你是谁?但身为你的母亲,难道她会不知道嘛?对啊!她会不知道?

    他人的想法我不懂,不过在我看到这幅场景,以及男孩的话语时,我笑了,我疯狂般的嘲笑这个男孩,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等到男孩的母亲开口时,不仅仅只是视频中的男孩,就连我也震惊了,男孩的母亲就像是在开着一个特别特别幼稚的玩笑话一样,一本正经的看着男孩,随口说出“抱歉,请问你是哪位?我们认识嘛?对于你的印象,我不是很清楚~”听着自己的母亲说出这般玩笑的言语,男孩露出了微笑,久而久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点的汉堡和薯条也已经送上,男孩看着自己的母亲,在哪粘着番茄酱吃着薯条,那面露出的微笑,渐渐的开始难堪,不知从何时起,眼泪已经从眼角像个窝囊废一样的流出~见到男孩此状的母亲,随即关心问道“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也想吃薯条”说着母亲便将自己的薯条递给了男孩,当男孩拿起一根薯条粘上番茄酱的时候,母亲突然对着男孩开口笑道“薯条就是要粘着番茄酱才好吃,这是我儿子告诉我的,他很喜欢这样,从小就喜欢~”

    男孩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再一次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流出,强忍着悲痛,带着哭腔的他,对着自己的母亲问道“女士,你知道哈利是谁?”男孩的母亲笑着说道“当然,他是我的儿子,一个令我骄傲的儿子,我怎么可能忘记~”抱有一些期待的男孩,紧接着开口再一次的问下母亲“那么你知道我是谁?”男孩眼神中带着期待,满满的期待,他多么的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说出那两个字,可是结果就像上帝开了个玩笑一般,男孩的母亲,再一次的摇头说道“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谁?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嘛?我一定会记住~”男孩母亲一本正经的对着男孩说道。

    下一秒,男孩早已哭成了泪人,他对自己的摄像机嚎啕大哭“今天是我母亲的70岁的生辰,我,我想要给她一个惊喜,可是,我的天,我不敢相信这一切居然是真的,我的母亲居然不知道我是谁,他明明记得那个名字,但当我活生生站在她的面前时,她居然像看到了一个外人一般,对着我说抱歉,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母亲对孩子说的话,在上个月前还见过一面的我们,为什么再一次相见的时候会变成这种情况~我的天~这是上帝开的一个玩笑嘛?”他对着摄像机嚎啕大哭~

    观影的结束,我情不自禁的感叹:家人的羁绊难以切断,深爱你的母亲,哪怕忘记了你是谁,但她却依然能够非常清楚记得你的名字,这是家人!

    ……

    “空先生,您又在写什么啊~难道是以前那本孤独海洋的续集?如果是的我,那么直接发我邮箱里吧,这样也省得我每天去追~有我这样一个铁杆粉支持,何乐而不为?”依菲儿笑着说道。

    她如往常一般,穿着厚重的睡衣,口袋里塞着满满的零食,衣服的设计,是她特定找人花几十块钱在睡衣上装一个大大的口袋,其理由是为了方便能够装更多的零食,至于为什么穿着睡衣,那是因为两个字舒服~~

    空摇了摇头,紧接着笑道“孤独海洋的故事已经结束了,它没有续集~”

    “啊~空先生为什么啊~我觉得那个孤独海洋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写啊~而且最后的结局未免有些太惨了吧~男主死了,不知情的aeli开始在世界的大海游历寻找这男主,每一天来到一个暗礁吟唱着男孩最喜欢的歌曲,希望他能够听到……”依菲儿缓缓的走到空的身旁,随即坐在了他正对面的椅子上!

    空则是微笑的摇了摇头“活在这个世界,就不应该期待着自己有着什么美好的结局,因为很多东西都来得太突然了,你其实根本想不到下一秒的自己会怎么样,兴许下一秒就死了,兴许下一秒有人会给打电话,一切的一切,你都不能知晓,就好像故事中的男主一样,他于村子里的所有人格格不入,他是一个善良到容易被人欺骗的傻子,在村里人眼里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因为你需要他的时候,只要一声令下,他就会像一条如你样的哈巴狗一样,二话不说的过来帮忙,不奢求回报~这是村里人对他的看法,但是他内心的想法时什么?”空对着依菲儿问“菲菲,你清楚嘛?”

    依菲儿笑道“空先生,这我当然清楚,你写的那本《孤独海洋》我可是看了不下3遍好吧~”说着她便开始解释“男主是一个拥有强大实力的神之子,而在他所在的村子里,所有的人不过都是普通人罢了,至于男主内心所想要的东西,其实非常的简单,他希望自己能够融入村子当中,期盼这村子里面的人将自己当做村民看待,不要用异类的阳光看向自己,不要因为自己与村子里的村民有些不同就排斥自己。为了让村子里的人不排斥自己,他不断的扮演村子里英雄的角色,他开始去屠杀上山的妖怪,将那些能够危机到村民的狮子老虎,全数消灭,可是结果是怎么样?没人感谢他~因为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突然有一天一个村民在山中打猎的时候,被猛虎袭击,导致最后尸骨无存,等到所有人发现的时候,看到的只是那名村民被划破挂在枝头上的衣服~对于他的死亡,村民就像是傻子一样的将罪过怪在男主的头上,他们用着侮辱性的言语码问候了男主早已死去多年的母亲,死去丈夫的妇人怪罪他,怪罪他为什么要说谎,为什么要说将野兽全数被消灭了~一巴掌狠狠的扇在男主的脸上,旁观的村民们也凑热闹的上去给男主补了几脚,他们吧罪过全部怪在了男主的身上,想要结束的男主,百口莫辩~”

    “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两年前,他的确已经将所有的野兽消灭了~至于为什么还会有村民遇害,在被村民们暴打的时候,他这才想起来,原来自己当时并没有杀光所有的野兽,因为有两只猛虎给自己放跑了,不过当时他们也不是猛虎,而是两只小老虎,小小的老虎,将他们母亲杀害的男主,眼见此状有些于心不忍,其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善良,更多的是他在杀死猛虎的时候发现,原来那只猛虎从一开始就一动不动的缘故,是因为在他将自己的两头孩子紧紧抱在怀中,被野兽母爱触动的男主,这才于心不忍的放走了两只小老虎~想到这些的男主,顿时缓缓的闭上眼睛,一切真的是怪自己嘛?”

    “这样的想法一遍又一遍的出现在他的心里,在他即将要暴走的时候,脑子里突然一股声音响起“孩子,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这座村子,村子里的村民他们并不坏,他们其实并不讨厌你,只是因为你的力量太过强大,让他们难以靠近罢了,只要你保护好这座村子,到了最后他们一定能够与你和睦相处的,我永远相信着我的孩子,回是世界上最温柔的……”这是男主母亲在死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其实她话还没有讲完,很多想要对男主未来的关心话语都还没有讲出口,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听到自己母亲话的男主,这才冷静了下来,天空下起了大雨,村民们纷纷吐了一口痰在男主脸上后这才离去,雨水敲打着男主的脸庞,眼角缓缓的出现水滴,那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无人知晓,回复体力的他,也没从泥地里立刻爬起,而是躺在地上,无声痛哭~”

    “等到雨停后的许久,男主这才缓缓的从地上爬起,因为想要洗干净自己身上的衣服,所以他这才跑到海边,就在他清洗自己衣服的时候,只听一身轻盈动听的音乐突然响起,这首音乐,男主非常的熟悉,因为他经常半夜的时候能够听到,虽然听村民说这是噪音,但对于男主来讲,这如同天籁之音一般,声音越来越大,男主这才确信了,歌声的发源地,就在附近,直到他看到了暗礁上……有着一头蓝色长发,身下湖蓝色尾巴的人鱼女孩,这是他与aeli第一次的相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