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惊喜的眼泪

    司徒冕向来是独断专行,可做什么事,也都是多加思考的,但是,婚姻大事,不是儿戏,认识朵儿这么久,也是朋友了,昕蕊还是希望朵儿能够幸福一点。

    “恩,问个问题,你是真的喜欢她吗?还是为了阿姨和奶奶。”

    “不知道,或许喜欢吧。你不嫁给我,我只能找别人了,何况她是我妈喜欢的,重点是,她比你有趣。”司徒冕耸耸肩,对于朵儿,他说不上是不是真喜欢。

    “阿冕,我知道你对感情什么的,从来没有期待,可朵儿是个好女孩,她太重感情,隐忍着很多痛苦,看得出来,伊氏和伊董事长,才是她最不能割舍的。所以,既然你决定要走进她的人生,就该多照顾她的情绪,我相信,她是个值得你喜欢疼爱的菇凉。”昕蕊叮咛着,她总感觉朵儿有苦衷,有忧伤。

    “我记得,以前你也这样说过另一个人。”司徒冕嫌弃的看了看昕蕊。

    “司徒冕,这不一样,我以前说的是站在情分的立场,何况当时我也不懂感情。现在,伊千朵,她不同。”

    “才认识多久,就把她说得这么好,蒋昕蕊,你为了嫁给林煜那个傻子,还真是不择手段。”

    “这是我多年的经验和直觉,爱信不信。还有,我说阿冕,你是不是暗恋我啊?一直这么酸。”昕蕊撩撩头发,含着笑容看司徒冕。

    司徒冕也笑着“得了吧,你和林煜那傻小子真配,都有妄想症。快点下车吧,一会儿蒋叔叔看到了,可能你会挨骂一天,我保证。”

    “切,本小姐还瞧不上你呢。还有,少拿我爸吓唬我。”昕蕊嫌弃的开门下车。

    “行了,明天准时来参加,车,就让林煜过来接你吧。”说完,司徒冕开着车离开了。

    “唉!”昕蕊叹着气进家,司徒冕这样下去,注孤生。

    ……

    整个h市铺天盖地的都是司徒少爷即将订婚的消息,至于女主人是谁,至今还是未知数,不过大多的猜测都集中在蒋昕蕊的身上,众所周知,昕蕊和司徒冕成双入对的出现在各种公共场合,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除此之外,欧阳家和季家订婚的消息,也是热点,一时之间,两大世家订婚,让各位名流都不知如何是好,到底是去司徒家,还是季家……只有伊家订婚的消息,被压制在后面,没有多少人在意。

    朵儿没有看任何的消息,送汐汐回家后,她就一个人坐在窗台上,看着远处散发着光芒的灯光,感觉无比的温馨。她的心,却惶恐着,明天,她该以何种姿态去面对?

    手机微信消息响着,她拿起手机来看,发现是铭哥哥给她发的消息。

    “在干嘛?”

    “发呆,明天就是生日宴了,你在h市吗?希望可以见到你。”朵儿回复,突然很想见这个陪伴她三年之久的网友。

    “如果你叫我一声哥哥,我会考虑出现在你面前。”对方回复着。

    朵儿摇了摇头,回复“抱歉,铭哥哥可以,但哥哥不行,哥哥这个称呼,是留给我亲哥哥的。虽然已经记不清他的模样,虽然他离开我很久很久了,但是,我还是很想念他。

    “你还有个哥哥?听你这么说,他是一个坏哥哥,你很恨他吗?”

    “恨?,恩,应该是从来没有恨过,他已经不在人世了,我也记不得他的模样。如果我哥哥还在,我应该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妹妹吧……”朵儿走到床边,从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拿出那块半边白玉翅膀的吊坠,从新回到了窗台坐下,不知不觉,竟然红了眼眶,

    拍了一张照片发过去“你看,少了一直翅膀的我,怎么也飞不起来,哥哥在,天空就在……如玉上的字,时光能缓,该有多好啊。”

    窗台外,不远处的枫树下,那个倚靠着车门的男人留下了眼泪,他抓紧着自己脖子上的项链。屏幕上那项链上写着的“时光能缓”四个字,格外的耀眼,可他终究不敢回复那句“故人不散”。他是未死之人,不是故人……朵儿的话,一遍又一遍的落在他心里。

    很久,看到手机上的时间,男人才擦了擦眼泪,坐进车里,打开微信,回复“小丫头,虽然不能亲自来,送你一个礼物,希望你喜欢,快点走到你家阳台上吧。”

    “什么?”朵儿惊讶的问着,很久才回消息,竟然是这样一句话。

    “你还有一分钟的时间,快点。”

    朵儿赶紧推开房间门,跑到了二楼的露天阳台上,她记得给他发过一张阳台上的自拍,没想到他记忆力这么好。

    “好啦,我到了,什么礼物啊。”

    “三,二,一,丫头,十八岁生日快乐。”这是一段语音,朵儿还来不及听,就看到天空之中,漂浮着她的名字。

    上面写“伊千朵,十八岁生日快乐。”而且闪烁着七彩的光芒,旁边还有很多糖葫芦形状的图案萦绕着,

    是,是无人机,而且不仅仅是这些字,无人机不停的变幻着,祝福的话,七彩的糖葫芦……

    “哇撒,好漂亮啊,这么多的无人机,还有灯光……”

    推着蛋糕走到阳台上的伊君甫和吴叔都惊讶了,他们只是听到朵儿的欢呼声,还以为是她提前知道他们的惊喜了,没想到,现在有人比他们给的惊喜还要惊喜。

    长达半个多小时的祝福,各种各样图案的表演,让朵儿泣不成声。随后便是漫天的烟花,最后烟花展现的那一句“愿时光能缓故人不散,愿小朵儿生日快乐。”更是让朵儿泪如雨下。

    十八岁,意味着什么呢,是成长,是开始人生的另一个新的篇章,没想到,在她的十八岁里,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个彩蛋。

    她也一直以为生活是清淡,是计划好的,到现在,她才恍然大悟,生活是充满未知的惊喜,十八岁的伊千朵,何其有幸,得到如此厚爱,十八岁的伊千朵,谢谢一直勇敢乐观,活到现在……

    “朵丫头,这是谁准备的?”随后赶来的吴婶,赶紧问着。

    “一个朋友。”漫天的烟花,无比的夺目,照应着她脸上惊喜的眼泪。

    伊君甫拿过纸巾,递给朵儿“朵儿,生日快乐,来,我和你吴叔吴婶给你准备了蛋糕,虽然没有这个场景这般惊喜,但是,这个小惊喜,你也必须喜欢。”

    “嘿嘿,爷爷和吴叔吴婶给我准备了蛋糕啊。”朵儿回头,看着小推车上的粉色的蛋糕,露出了笑容。

    “这可是你吴婶精挑细选的,朵丫头,生日快乐。”吴叔开心的说着。

    “谢谢吴叔吴婶。”

    “傻丫头,我们都是一家人,来,我们把蜡烛点上,让朵丫头许个愿。”吴婶说着,便赶紧点蜡烛。

    蜡烛点亮,火焰微微晃动着,天空中的烟花肆意绽放,眼前和远方皆有光芒,照亮着朵儿,也温暖着朵儿。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伊君甫和吴叔吴婶一起唱着生日歌,朵儿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下愿望,她许时光能缓故人不散,她许所爱之人永远都在。

    睁开眼睛,伊君甫和蔼的开口“朵丫头,吹蜡烛吧,生日快乐。”

    “我们一起吹。”

    “生日快乐!”

    吹灭了蜡烛,朵儿第一件事,就是去拥抱伊君甫“爷爷,谢谢您,谢谢您陪伴了朵儿十八年。”

    “傻丫头,不哭了,生日,不许哭……”

    吴婶欣慰的摸摸眼角的泪花,吴叔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

    看着阳台上拥抱着的爷孙二人,车内的人抽起了烟,那是一种情绪很复杂,不过只要他的小朵儿开心就好。

    “爷,都安排好了,他们已经离开了,我们也走吧。”阿越打开门坐上了车。

    “阿越,我,你说朵儿她喜欢这个惊喜吗?”

    “恩?我刚才用望远镜看到小姐由惊喜开心到大哭耶,会不会是吓到了?”阿越认真的回答,毕竟这样的场景安排非一般人可以拥有呢,爷可是三个月以前就开始准备了。

    “阿越,你需要有个女朋友了。”

    “爷,你要抛弃阿越了?”阿越着急的问,他才十七岁,未成年的孩子需要监护人的。

    “唉,傻孩子……”男人摇了摇头,开动了车子。阿越是他捡来的孩子,没曾想,竟然在电脑方面格外的有天赋,就是太小,和朵儿一样,傻傻的。

    “爷,我不傻,南禹哥说我智商超级高的,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唉……”

    而车对面的黑暗处,楚南禹看了看身旁的礼物,终究还是没有选择此刻送出去,爷给朵儿准备的惊喜,他不该打扰的,索性,就在这儿陪着吧“千朵,我会一直守护你的,生日快乐。”

    ……

    司徒冕看到烟花谢幕,喝着酒,拨通了林煜的电话“林煜,今晚的夜空,你看到没有?”

    “看到了,昕蕊还在尖叫中,老大,你很懂浪漫哟,竟然连我都瞒着,伊小姐,是不是开心极了?”林煜笑着问,他老大,这情商比他还高啊。

    “不是我做的。”司徒冕一字一顿的说,那双黑暗中的眼眸,格外冰冷。

    “老大,别开玩笑了,这阵仗,无人机表演加上漫天烟火,无论是经费还是能力,放眼伊小姐身边的人,就只有你了啊。欧阳家是有些本事,但能做到这种地步,不可能吧?”林煜惊呼。

    “查,到底是谁做的,半个小时后,我等你消息。”说完,司徒冕直接挂断了电话,伊千朵,这个女人到底是惹了什么人,能力完全不在他之下。

    “怎么了?”昕蕊看着突然回屋的林煜,疑惑的问着。

    “媳妇儿,你先画图纸,我帮老大查点事情。今天这些五彩缤纷的烟花,不是老大准备的。”

    “我就说嘛,阿冕怎么会突然这么做了……”昕蕊嘟囔着,无奈的摇摇头。

    <div>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